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7:第一次在一旁看别人战斗,虽说很像全息游戏但其实还是会有点难受的(Main Tal

第二天,刚结束午觉的白果就看见秋双手抱臂站在她的睡袋前,眼神中写着明显的“怜悯”二字。
“啊怎么了怎么了?”白果一点点地爬起,揉着睡眼,打了个哈欠问道。
“你的梦话,我可全都听到了哦,什么女巫长生不老的,哎呀哎呀~”
秋侧开身子,开始模仿白果说梦话时的动作。
“——魔法使啊,我要你帮我寻找长生不老药,那样我以后就不用化妆了!——女巫啊,报酬就定为公主怜吧!——啊,恶龙啊,去死吧!把你洞穴里的学分都留给白果吧!嚯嚯哈哈!”
这、什么跟什么啊?不是说好帮女巫找长生不老药的吗,怎么最后去打恶龙了?!魔法使也变成对着学分流口水的反派了吗?!原来白果的怨念已经深重到影响梦境了吗?!
而且还被听到了,好丢脸啊......
白果羞愧地捂住脸,声音从指缝间闷闷地传出。
“好吧......学生会找白果什么事?”
“也没什么,昨天你不是好好搞了卫生嘛,今天作为奖励就让你跟着我们去巡逻一下,顺便学习学习。”
秋蹲下拍拍她的枕头。
“所以快点,快点啦!我可不想把时间都耽误在你这!”
“哦好好好好!”
白果听令飞快地跑去洗漱了。
可以去巡逻了!好高兴!感觉会很帅呢!
然而——
“不不不不!怎么回事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此时白果正在和管理部的几个前辈一起巡逻,大家都很正常地走在校园里,有说有笑,这本该是普通校园生活的一幕才对。
“但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啊?!白果是被保护者而不是什么可疑的违纪份子吧?!”
白果终于忍无可忍地喊了出来。
她现在被秋、寒行和星宫围在正中间,三人走出几步就要回头看她一眼,秋还抓着她的一条手臂,用下的力道简直像是抓着什么犯人一样。
“你们把保护和管制搞混了吧?!难道还要白果这个被保护者来教你们吗?”
“啊?不是这样吗?那看来还要加个项圈才行。”
寒行淡淡地“哦”了一声,从外套内衬上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质项圈和一条不锈钢的链子,在白果面前晃了晃,解开链扣就作势要帮白果戴上。
“等、等一下!寒行同学,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白果慌里慌张地挣扎反抗,无奈只有一只手,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看,怎么样?不错吧?”
寒行甩了甩那条链子,嘴角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不、不得了啊!学生会的管理部居然混入了个抖S啊!还随身带着这种东西吗?!
白果已经放弃反抗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打扮——怎么说,真的有种不良的感觉。
“寒行,别闹了,那种东西不能随便拿出来的。”
双胞胎中的另一位,星宫好声好气地劝说道。至于为什么重点是落在“不能把这东西随便拿出来”上,白果还是理解为天然呆吧。
“怎么,小白,你已经能够认出他们两个了?”
秋见状也松了手,看样子是很满意项圈的作用。
“嗯?哦,是啊,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发现的。”
白果愣了一下才从刚才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寒行的左眼下方有颗泪痣啊。”
“这不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嘛。只是这样吗?无趣的答案呢。”
秋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禁撇了撇嘴。
“不是,还有的!只是形容不出来,大概是给人的感觉之类的。”
白果急急地补充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在睡袋里重新回想了一下白天见到的所有人,然后就发现这两个人真的不同,具体的除泪痣外她也说不出什么,但那跟泪痣好像没什么关系。
就是不一样啊,那种感觉。
“这个,不错啊~”
秋又笑了起来,她看了看一脸不置可否的双胞胎,走到了队伍的前方。
“走了走了!接下来还要去餐厅巡一圈,寒行你的链子记得抓好~”
“不是吧?!你们真的打算就这么拉着白果了啊?!”
白果惊恐地大喊。
“那你要怎样?再加一条束缚带?”
寒行斜眼看向她。
“不用了,这样就好......”
白果处在三人的包围中,默默地流泪,在内心里为自己点了一根蜡烛。
说好的保护呢?!已经从女仆降级到宠物了吗?!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怎么感觉只是走路也好累啊?

餐厅还是同往常一样热闹,还好这所土豪学校财大气粗,建的餐厅又大又好,学校里也不算有很多人,现在午餐时间才不算人满为患。
总觉得,这是这所学校拥有的少数的和普通学校一样的建筑了。白果很是感慨。
“那么,来吃饭吧~”
秋欢呼一声就冲去排队了,留下三人在原地冷漠地看着她的背影。
“就去吃饭了吗?不是要巡逻吗?”
被遛来餐厅的白果一脸懵逼。
“到了饭点为什么不吃饭?”
寒行反问道,扯起链子就跟着去排队了。
“不能为了工作不吃饭呀。”
星宫凑上来说道,脸上的笑容甜度颇高。
白果再次震惊了——真的,这所学校,好多天使啊!
诸位看看,怜,以泽,修,攸介,现在又多个星宫,白果的周围都是天使啊!
排完队后,白果被拉去和大家坐在一起,看着秋他们丰盛到吃不完的食物,和自己万年不变的绿茶泡饭团,又叹了一口气。
“欸,别这么伤心嘛,给你吃啊,反正我本来也吃不完,每天都要浪费的。”
秋见她这副模样,笑嘻嘻地从自己的盘子里夹过去一块炸猪排,然后是蛋卷、西兰花......
“恩人!”
白果惊呼一声扑上去围起自己的小碗就开始狼吞虎咽地消灭秋夹给她的菜。
“白果同学,我的也给你一些吧。”
星宫见她这么可怜,也从自己的盘子里夹去几个炸春卷,还逼着寒行夹去了几块秋刀鱼。
“大家都是好人啊呜呜呜呜......”
白果感恩带谢地吃得更起劲了。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白果竟然吃到了这么多东西!进入这所学校以来好像是第一次吃饱啊?怎么办好开心好感动!简直就像快要干死在沙滩上的鱼看见了还有饮用水的瓶子——应该是还剩很多运动饮料的瓶子一样啊!
这顿饭吃着,白果的眼睛都快要变成心形的了——饱含对美食的爱意。
“多谢款待!......嗝!”
白果满足地说道,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有些不对劲......”
一旁的秋却停下了筷子,警觉地打量起四周。
“嗯,有火药味。”
寒行也应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不明真相的白果对星宫小声地问道。她见两人的神情都是严肃得很,完全不敢出声说什么自己搞不懂状况,只好调头来问这个明显看上去老实又善良的星宫。
“我、我们学校不是全日制的嘛,有很多学生是不接受这个制度的,所以一旦找到机会就会制造些混乱引来警备趁机出校。那个,白果同学?”
星宫略微掩着嘴答道,因为白果靠得有些近还有些脸红,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白果感叹了一下这孩子的内向,稍微移开了一点,继续问道。
“所以说,之前宵间会长所说的‘有点危险’就是指这个吧?”
“......大概是了。”
啊——这不是相当危险吗?!
“要不要去看一下情况?”
终于搞清楚状况后,她转回头看向秋和寒行问道。
然而两人并未有所应答,沉默一阵后除白果外的三人都猛然站起,目光锁定餐厅的一个座位。
寒行低低地说了一句。
“......不用了,他来了。”
说完他和星宫都冲了出去,秋留在原地大声命令道。
“你们两个搞定那几个异能者,我去疏散人群,白果你来帮忙!”
话音刚落,白果就听见一个方向传来了爆破的声音,“轰”的一声,直贯双耳。
同时还响起了齐刷刷的砸桌声——整个餐厅的人——除了还傻坐着的白果——都站了起来,开始搜索爆炸声的源头。
——对哦,都忘了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异能者来着了。
“秋,这些学生可以帮忙......”
她开口想问,但话刚出口就被秋强硬地截断了。
“不能让他们帮忙,混战中会误伤到自己人的!”
秋说着对那些站起的学生厉声喝道。
“都离开餐厅!在学校里未经校方允许使用异能武斗是违反校规的行为!你们都想被退学吗?!”
那些学生被这样吼,虽心有不甘但也还是乖乖地收了手,按秋的指示准备撤离饭堂。
白果也挤进人群中帮忙分批疏散,却平白无故又遭受了许多不善的目光。有的是因为对学生会不满,有的还是因为刚才看到她没有异能。
还是这样......真让人不爽!
白果咬咬牙,决定忽视这些目光。
这些学生有的显然也经历过差不多的场景,有的虽然害怕但还是好好听了指令,都有秩序地在几个出口中走着,但毕竟还是人太多,到现在还有一大半的人堵在通道口出不去。
这时,又有几个爆炸的轰鸣声同时在餐厅的不同地方响起,白果不是很能分辨有几个,但身旁的秋轻轻地、又很笃定地说。
“五个。”
有五个爆炸同时产生。
学生群突然开始骚动起来,有的人甚至开始要不顾校规使用异能了。
其实白果也能理解他们的举动:没有了异能他们就只是普通的学生,面对这样的爆炸束手无策,但是有了异能就不一样了,那就真是魔法使了,什么都不怕。
“都别动!你们想被波及到吗?!”
秋怒吼道,但有些学生看来是打算和她杠上了,手中身上的光芒就没熄灭过。
突然,几条被炸断的桌腿飞了过来,秋冷哼一声,食指向左一划,那几条桌腿立刻改变了行进的轨迹,砸到了那些有所举动的学生旁,吓得他们身子一颤,手里异能的光芒也暗了下来。
同时,两个身影从爆炸产生的硝烟中闪出,身上都有些不大的伤痕。
“寒行和星宫?!你们怎么样了?”
白果待看清两人后想要上前询问,而星宫却横起了左臂,阻止了她。
“白果同学,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你还没有觉醒,太危险了。”
“可是......”
好歹白果能帮上什么忙的吧?白果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后来有些难过地发现,她还真的什么都帮不上,她一个还未觉醒的普通学生在这里什么用都没有。
“那就不能把狐狸......修老师之类的人找来帮忙吗?”
她还是问了一句。
“不能,这是管理部的责任,不能找老师来。”
星宫摇了摇头。
寒行甩掉手臂上蜿蜒而下的血流,不屑地“切”了一声。
“刚才是没用异能,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们自己搞定!”
话音落下,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三个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应该是三胞胎,三人之间毫无各自的特征,都是个子小小的。
“我们要回家!让开!”
其中一个大声喊着,手中多出了一个炸弹,上面有一个张牙舞爪的笑脸。
“还回家?你们是小孩子吗?恋家啊,脑子还没长大吧?”
寒行毫不客气地嘲讽道。
“不准说我们的坏话!”
另一个很生气地反驳道,扔出了手中的炸弹,其他两个也跟着做,顿时有十几个炸弹向寒行星宫两人飞来。
飞来的炸弹气势汹汹,然而在两人的身前却像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屏障,还未近身便已爆炸了。
怎么回事?观战的白果什么都没看到。
“他们终于要使用异能了。好久不见了呢,磁能力场和重力结界~”
秋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样扬起嘴角笑了起来。
此时在寒行和星宫四周的是两个类似于结界的能力场,一边的荧蓝电流串起无数的钢筋环绕成一个个圈,一边的血红光云则以更暴力的方式直接压扁了下方的地面,甚至连一颗碎石都无法被扬起。
这是......他们的异能?白果在一旁都看呆了。寒行的蓝色磁流很适合他,而星宫的重力压制真的是完美的暴力美学。
站在学生群前方的秋刚才也是不停地使用着异能,双手舞动,不断地让战斗中飞出的锋利瓦砺碎石擦肩而过,总体来说没受什么特别重的伤,但她还要应付暴动的学生,两面兼顾,总有些疏漏,因此肩上还是有了一道大约有成年人无名指那么长的伤口,也没时间去包扎。
“学生会管理部在此,所有违反校规且不听命令者,允许以武力镇压!”
秋大声说道,眼神凛凛。那些还打算挣扎一下的学生在这气势下都输了,总算是肯退了回去,继续按照指示向外撤离。
她这边没那么麻烦了,但寒行和星宫那边仍是艰难得很。那三胞胎的异能很是难缠,炸弹简直源源不断。
两人与对面的三人持续混战着,碎屑齐飞,又过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不想再拖着的缘故,战斗双方都开始了猛攻,钢筋组成的荆棘丛带着层层重力在炸弹墙前狠狠砸下,顿时红黄蓝三色光大作,充斥了整个餐厅。
那种场景,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是无法理解它的华丽与壮观的,白果发誓。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别人这样毫无保留地使用异能战斗,她觉得自己以后也很难忘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战斗终于结束了,寒行双手揪着三胞胎中两个的后领走了过来,而星宫则是善良地将剩下的那人抗了过来。
“搞定了。”
寒行走到秋的面前说道。
“......他们会有什么惩罚?”
一直无事可做的白果也跑了过来问道。
“我想想......应该是禁闭反思一周吧,外加一篇一万字的检讨。”
秋想了想说道,继而挑起嘴角。
“但介于他们还无意间导致了学生的暴动,我会让他们禁闭一个月的,顺便检讨也加到十万字~”
十万字?!那是一本长篇小说了吧?!
白果发现,学生会的人,好像都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和善啊......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去交人后就去校医室吧!”
秋精力充沛地说道,率先走出了饭堂,直奔学生会办公室。
“啊,还有小白,你就不用再跟着我们了,直接回教室自习吧,记得要写报告哦~”
说完她就摆摆手,和另外两人一起道了别,大步流星地赶往目的地了。

回到教室后,白果开始准备写报告。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乌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周围都是静悄悄的,只听得到白果一人的呼吸声。
报告要怎么写?自己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干啊。
白果咬着钢笔末端,陷入了沉思。
要是自己也有异能,在餐厅的时候就可以帮上忙了吧?就不会被嘲笑了吧?
今天的战斗比白果想象中的还要帅气,那是无法凭空想象出来的纯异能的产物。但她在这场战斗中扮演的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毫无能力,毫无作用,对秋、寒行、星宫三人来说都毫无帮助。
虽然平时总是说这样的战斗就像是在全息游戏里一样,但其实真正站在旁边目睹了同伴战斗负伤,而自己还只能干看着的时候,就会很难受。
很难受很难受,像有潮水在胸腔中涌起一样。
还有那些令人不快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过,比直接说出口的嘲讽还要尖锐。
不想再被那样的眼光注视了!也想拥有异能!也想觉醒!也想能......帮上什么忙!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想法竟已在白果的脑海中逐渐根深蒂固了,大概跟怜那时的鼓励也离不开关系。
最后还是暂时放弃了写报告,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折起了纸飞机,然后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向着窗外扔了出去。
“哪怕只是为了摆脱茶泡饭团和糯米糍,或者是得到怜的关心,白果也想要觉醒!想要......变强啊!”
终于,许下了这个愿望。

评论(2)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