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6:初入学生会时以为加入了强大的异能组织,结果实际上只是成为了被管制的咸鱼

   
    在教室里度过了漫长的一天后,教室文化节还没结束,然而白果已经熬不下去了。
    “啊,够了!明明可以在外面闹个底翻天,白果却要在这里自己画圈圈!受不了了!好无聊啊!”
    “有老师给你这个废柴学生送饭还不够吗?你自己数数,这几天你让我跑了多少趟?再说了,在教室里好好捕捉你的美少女不是挺好的吗?”
    落在桌椅堆上的乌鸦一边写着什么东西一边顺便抱怨了一下自己的遭遇。
    “哪里好了啊?!白果现在一出门就会被班牌砸,上个厕所都能撞碎镜子,完全走起霉运了啊!然后每次有女孩子过来时就一定会被压在桌椅堆下,加上教室的昏暗,都不知道吓走多少个女孩子了!居然还传起了校园怪谈!‘闹鬼教室里的冤魂’什么的能套在可爱的白果头上吗?!”   
    “要我说,应该是‘猎奇教室里的变态’才对。”
    乌鸦抬起了头。
    “忘了说,你这次的文化节可能有奖呢。我们学校特别仁慈地专门为你这类人设立了‘最莫名其妙教室奖’,奖励有五十点学分。”
    “虽然有学分很好,但白果真是不想拿这种奖呢,一点都不想!”
    白果坚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双臂在身前摆出一个大大的“X”。
    “虽然有学分很好,很好......但、但白果一定不会妥协的!俗话说持久的才是最好的!这是白果小学级长的名言!”
    “你小学的级长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教小学生这种东西啊......你记好了,这句话不能乱说的。”
    乌鸦严肃地说教道。
    “话说你也知道我当时的提醒是什么意思了吧?修那家伙的异能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接近无敌的。”
    “知道了,完全知道了......白果但是还以为那是黑老师老妈子式的日常唠叨呢......”
    白果有气无力地应道。
    “什么老妈子啊?废柴学生你再说一边?^_^”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两人还僵持着,突然有敲门声响起。由于现在是大早上,白果又是在教室里就寝的,所以教室的门还没开。
    一个没什么感情色彩的男性嗓音:“乌鸦老师,我可以进来吗?”
    “这人是谁?怎么会有学生这么早起来?而且也没到起床时间吧?白果还是被倒塌的桌椅吓醒的。”
    白果首先警惕地看向门口,身前的双手摆出防御的样子,转头向乌鸦问道。
    “哦,正想跟你说最近学生会可能会来找你的,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乌鸦神色如常地解释道。
    “学生会的?来找白果干嘛?”
    “嘛,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去问他呗。”
    “乌鸦老师,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的人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依然是毫无感情机械无比。
    “啊,可以可以,进来吧。这就不用问我了嘛。”
    乌鸦扇了扇翅膀当做摆手。
    “进门之前的请示,是必要的,乌鸦老师。”
    那人终于打开门走了进来,听他说话的内容像是个好学生。
    白果依然怀疑地上下打量着对方:连皱褶都抚平了的校服和棕色牛皮鞋,暗紫色的短发——嗯,想起了怜暗紫色的长直发。
    “你是哪位?来干嘛的?”
    宣示主权一般抢先开了口。
    “这位是学生会的风纪会长,这次来是为了把你拉入学生会的。”
    乌鸦在一旁介绍道。
    “白果同学你好,我是连。”
    那位男同学面无表情地自我介绍道,又伸出了右手与白果相握以示友好。
    lian?怜——?!怜她,其实是男生——?!等一下?!等一下?!怎么回事?!
    怜变成男孩子了,是世界颠倒了吗?那白果是不是在不经意间也变成男孩子了?要改名吗?叫黑果吗?
    “?”连疑惑地看着白果,伸出的手还没有收回去。
    啊,麻烦了,白果的脑洞一旦延伸下去就会没完没了的......
    使劲拍了拍手掌,白果也伸出手去相握:“你好你好,白果好久不见怜了呢!”
    抬起头正想热切地再一次表达出自己的爱意,却见对方以一种极度无可奈何的姿势捂住了眼睛。
    嗯?怎么回事?
    “喂喂!废柴同学,他不是怜——那个你熟悉的怜啊!”
    终于看不下去的乌鸦站出来澄清,飞到两人中间一翅膀扇开了白果。
    “欸——?!”
    白果怪叫一声跳了开来,站在安全距离外继续观察着连。
    发色一样暂且不说,连五官都好像啊,如果不是性转的话,难道是兄妹?
    “哥哥大人好,以后和怜新婚时也请多多指教!”
    确定自己的想法后向连深鞠一躬,严肃无比地问好。
    “不,他们也不是兄妹。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又有点关系,很复杂的关系......”
    乌鸦翻了翻笔记本,发现无法解释清楚后果断下了结论。
    “总之,跟你想的不一样。如果一定要以你的所谓关系来说的话应该是毫无关系。”
    “哦——是吗?”
    白果听到“毫无关系”后就兴趣缺缺地低下了头。
    “Pass。现在请白果同学,跟我去一趟学生会本部。”
    连对于她的态度毫不在意,说完话后就直接走出了教室,看样子是要带路。
    “这个态度是怎么回事?跟刚才对黑老师的完全不一样啊!感觉说不上哪里有问题但就是有很让人感觉被冷落了的感觉呢。”
    白果却还在教室里磨磨蹭蹭。
    “快走啦你!请假条我都帮你写好了,给,快走快走!”
    乌鸦对于自己这个学生毫无关切之心,把一张纸拍在白果的脸上就开始赶人。
    “等一下!白果自己都没说过要去学生会啊,怎么这段剧情没有选项的,那要怎么选择BE还是HE啊!”
    “有学分拿啊,你不要吗废柴学生?”
    “要、还是要的。”
    “那就快走!”
    乌鸦说完就把白果推出了教室,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还反锁了。
    “黑老师!太过分了!这是白果的教室和宿舍啊!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然而里面并没有传出什么回应,只有鸟类翅膀扑腾的声音。
    可恶!飞走了!仗着自己有翅膀......
    白果又用力地拍了几下门,发现真的完全没有作用,这件教室看着那么老旧,在这种地方居然出人意料的异常结实。
    “可恶!”
    白果最后向教室门狠踢出一脚,愤愤地抓起落在地上的申请书,朝着连的方向跑去了。

    “白果同学,你好,欢迎来到学生会本部,我是会长,宵间。”
    进了学生会办公室后连就走了,独留白果一人面对着正前方的学生会长。
    一位女孩子双手支着下巴,高高的马尾柔顺地披散在肩头,有点严肃地看向白果。
    这就是所谓的剑道少女吧——白果毫无自觉地盯着人家看了起来。
    “宵间,你看,有一个女孩子为你的美貌着迷了呢~”
    一直站在会长座位旁的一个女孩子挑着嘴角取笑道。
    “闭嘴,秋!再说关于我外貌的一句话,我就把修老师找来!”
    宵间听到那话的下一瞬间就立刻暴起,扬手把桌面的一个墨水瓶扔了过去,被秋抬手接下。明明是还没有盖好盖子的状态,在两人一扔一接的过程中竟一滴墨水都没有洒出来,秋在接到手的时候还顺手把盖子拧紧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秋放好墨水瓶,转头看向白果。
    “你也看到了,这位就是学生会的会长,是你货真价实的高四学•长哟~”
    学、学长?!
    惊讶之余,白果也迅速回想起一开始看见的宵间。
    什么嘛,原来不是贫乳啊......难怪有一点英气呢。
    “而我呢,你大概不认识,但你会认识我哥的吧?一号教学区的修老师,我的亲哥哥。”
    秋又指了指自己。
    欸——?!狐狸老师的妹妹?!
    白果看了看秋的打扮,不知为何想到了漫画里的不良少女——穿着时髦的秋着实是有些这样的感觉。
    一样的自信、有魅力,果真是兄妹啊......可信度很高呢。
    “我是什么职位也没有,只是过来串门的,偶尔会参与一些管理任务什么的,谁叫除了老师办公室之外就只有学生会的办公室有空调呢~”
    “你还知道啊!学生会办公室不是用来给你乘凉的!”
    宵间顿时又怒了起来,从桌子地下抽出一把弓,拉弓搭箭,就和秋战在了一起。
    为什么桌子底下会有弓箭......
    他明明只是简单地拨了一下弓箭,射出的竹箭就会准确无误地击打向秋的各个部位而毫无偏差。
    而秋则是伸出两根食指,在空中划开,身体两侧的利箭便分流似的分了开来,对她造不成一丝伤害。
    好厉害......!
    两人终于消停下来,望见白果探求的目光后,如她所愿地介绍起了自己的异能。
    “我的异能,瞄准,能在攻击发出时,在打击物与目标之间连出一条线,保证攻击完全命中。”
    宵间做着拉弓的动作,食指和中指蜷起,泛起了淡淡的银光。
    确实有一条银色的线呢,不过要不是借着反光真的会发现不了。
    “嗯......我的异能啊,叫做准确预知,能预知未来会发生的事并根据对方、自己或是周围人的幸运值来制造概率。比如你的幸运值是一百满的话,预知的未来就会百分百发生的。有时候和哥哥一起战斗,可以说是完美配合呢~”
    秋在半空中用手势比划着。
    真的啊,这个异能和修的时星置命可以说是最佳搭档了呢,相配得过分啊!只能说不愧是兄妹呢......
    白果在两人的周围半弓着身子走来走去,不时念叨着“嗯好好好”。
    秋嫌弃这样无法展示出自己的异能,于是转头对白果提议道。
    “我说,拿你来作为准确预知的对象没有关系吧?”
        说着已经舞动起了十指,指尖的淡金色荧光组成了一个十角星的图案滞留在空中。
    “要什么好呢......啊!知道了!十秒钟过后你的头绳会断掉!”
    不,等一下,重点不是这个!
    十秒钟过后——
    “不会吧?怎么回事?什么都没发生啊!”
    秋惊讶地看着白果。
    连宵间也好奇地探了半个身子过来。
    “真少见啊,秋的异能完全没用呢。你幸运值多少啊?”
    “啊,那个啊......加上一个十角星后有负七百六十二了呢。”
    难怪了......
    一时间,两人的脑内闪过相同的一句话。
    “噗哈哈哈哈哈!真是厉害啊你!本来是负一千五百六十二的吧?难怪哥哥要给你十角星呢!好厉害啊!”
    秋没忍住,双臂环胸笑得整个人一颤一颤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个乳量......有C了吧?
    白果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哇塞!这可真是厉害......”
    宵间也一副吓到了的样子,挑眉看向白果。
    “那难怪会被推荐来学生会呢,你的确是需要加一些学分。”
    喔喔喔!讲到正事了?
    白果强迫自己把视线从秋的胸前转移回来,用一副“小人听命”的表情看着宵间。
    “目前只有管理部和宣传部有空席了,你去管理部吧,让秋多照顾照顾你,省得让她以为学生会办公室的空调是免费吹的。”
    宵间翻开一本资料册,头也不抬地说道。
    “大概就是做些巡逻工作,看看学校里有没有学生打架抽烟什么的,很简单的。这个跟管理老师的工作有些相似,但管理部还要检查卫生和学生着装,只不过不能直接扣学分,要先上报给该教学区的管理老师。可能会有些危险,不过有秋保护你应该也没问题。”
    管理部?听起来跟原来那个学校的学管部很像啊,之前还从来没有在学生会有过职位呢。
    白果感觉自己的校园生活又解锁了新的CG。
    “报告,请问学生会有制服吗?白果总不能穿成这样去巡逻吧?那不是一下子就被认出来了吗?”
    “对哦,你比较特殊,连校服都还没有来着,穿成这样也没有人会相信你是学生会的吧?”
    宵间看着白果印着一个超大蝙蝠侠标志的上衣,扶额叹了一口气,手指在桌子上一下下地敲着。
    “那你借秋的穿吧,要稍微修改一下。”
    白果的脑中浮现出刚才看到的画面,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个身材,确实撑不起来啊......
    “可以啊,我罩着你!”
    秋走过来拍了拍白果的肩膀,带她去换衣服了。
    两人走后,宵间还是坐在那里,没有移动分毫,看着手里的四份文件,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哎呀,真是想不到,这四个人居然会像商量好了一样推荐同一个人过来!那我就对这位新人——拭目以待吧。”

   白果被带去换好了校服,身上套着秋过大的白衬衫,全身——尤其是胸部,松松垮垮的,像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
    白果心说自己才一米六几,身材更是毫无看点,居然还要穿秋一米七的校服,胸口那块都凹进去了好吗?!
    “哎呀,这个,这个很有趣嘛~你要不要就干脆这么穿了,我带你去学校里逛逛?”
    秋上下检视过后,摸着下巴坏笑道。
    “不不不,这个果然还是算了吧,感觉会比不穿校服还显眼啊!”
    白果慌乱地摆手拒绝。
    “是嘛,真可惜。那我还是帮你改改吧。”
    秋遗憾地“啧”了一声,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扯出一个大包放到身前的桌子上。打开拉链后,白果看见里面满满地装的都是各种样式的饰品和化妆品。
    “嘿咻★”
    一阵混乱过后,秋从白果旁边跳了出来,吐着舌头对着她邪笑。
    “这样就改造完成了!”
    白果晕晕乎乎地看向旁边墙上的全身镜,大脑由于收到刺激一下子从混沌的状态脱离了出来。
    “哦哦哦哦哦!这是白果吗?是吧?!”
    镜中的自己和之前有些懒散的形象截然不同:上衣过长的部分打成了一个蝴蝶结,裙子多余的边也用架子夹了起来,头发重新扎了一遍,刘海还用发卡别了起来。虽然没有做过多的改变,但现在白果显得精神无比。
    “好厉害!感觉从气质来看完全变了一个人呢!白果也是青春活力的JK了!”
    白果在镜子前蹦蹦跳跳,惊喜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时惊呼一声。
    “是吧是吧?我很厉害吧?”
    秋双手抱胸斜靠在墙边。
    “感觉再别上几个日版限定的徽章会更帅呢!胸口这里还有裙子上......”
    白果从口袋里掏出之前在商业街的Animate买的一堆周边。领口一个三日月的铁徽章,胸口一个希望之蜂的校徽,裙子上更是厉害,三四个徽章挂在一起,上面还别了一串扭蛋链,挂了满满当当的塑料挂饰。
    “嘿呀,还是这样最有感觉啊!”
    白果抓起裙子的一角,对着镜子得意洋洋地自评道。  还有黑色连裤袜呢!简直就是正宗的日本女子高中生呢!白果的高校生活果然还是应该这样子才对!
    决定了!以后白果就是这样的外形设定了!请大家写人物介绍的时候务必把这样的白果画上去哦★
    “乱糟糟的......虽说校规规定校服要好好穿,但你连校服都是借我的,貌似也是在规则的管辖范围以外了。”
    秋扬了扬眉毛,抱住白果的头乱揉了一把。
    “啊啊啊真不爽!怎么只有你可以这样穿校服啊!”
    “啊啊啊啊新做的发型坏了!”
     白果惨叫着双手抱头四处逃窜。
    “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再帮你扎嘛~”
    “但、但是!徽章会被撞掉的!”
    “别跑嘛~”
    “不可能啦!”

    一番苦斗后,秋终于认认真真地开始给白果传授作为管理部成员所必须的知识了。
    “所以说啊,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白果坐得笔直,因为疑惑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右手也竖得高高的,似乎只要一听令人生惑的答案就会立刻举起手问出来——这大概是她为数不多的过人之处了,如果这算个优点的话。
    “啊?没听懂吗?从下层开始做起,再一步步爬到上层来啊。”
    秋坐在白果的对面,一只手撑着脸坐着,身子歪得都快躺桌子上了。她半眯着眼睛,懒懒地解释道。
    “‘从下层开始做起’这句话没有问题啦,但是为什么是从端茶送水这些杂事开始做起啊?!”
     白果都快掀桌了——说好的巡逻说好的保护呢?!
    “这个啊,因为平时巡逻任务比较多,你的学姐学长们没什么时间做这些杂务,所以就有了‘让新人做’这样的一个规矩。”
    秋打了一个哈欠。
    “这样普通的理由还真是让白果无话可说呢......”
    本以为会扯到什么学校的建校史之类的复杂事件,没想到只是学长学姐们自我减负的一个举动。白果听到这样朴实的一个答案后反而愣了一下。因为来到这所学校后经历的事着实都太不走套路,所以她也习惯于不从一般角度分析关于学校的事情,例如她之前问修为什么会用十角星来象征幸运值,正常人不都会觉得是因为十是个整数,意味着幸运值满,比较吉利,结果修当时的回答是——“那个呀,那个只是因为自己看着舒服啊!你看嘛,十角星,不论怎么转都是对称的,是吧?”
    居然是因为它对称。
     白果又回想起了那次的经历,双手锤桌,一脸绝望。
    “啊,难道修老师是处女座的吗?”
    “不是哦,哥哥是射手座的。话说你为什么会说起这个啊?”
    秋接了话。
    “刚才的话听懂了吧?听懂了就去跟管理部的大家问个好吧。”
    说完也不管白果答不答应,两指勾住她的后领就开始跑。
    “等、等一下!等一下啊啊啊——!”
    白果就这么被一路拎了过去。
    停在管理部办公室的门口,白果罕见地紧张起来——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做游戏剧情一般进行到这里然后是怎样的?
    “我回来啦~”
    而秋完全没发觉她的不对,径直走上前就推开了门。
    “欢迎回来。”
    “又去哪里闹腾了?绝对又和宵间打起来了吧?”
    “秋姐秋姐!你终于回来了!”
    “秋,上次的报告你还没给我。”
    四个声音在门后响起,听到最后一句时,秋无奈地扯了扯鬓角的碎发,走进里面。
    “哎呀,报告的事不急嘛,我明天再给你。”
    “不行,今天下午就要交了。”
    说话的女孩子声音淡淡的糯糯的,个子也十分小巧玲珑,偏偏带着一副样式古板的黑框眼镜,身上的打扮也是走的简洁风,感觉有种奇怪的早熟的感觉。
    怎么说呢,感觉有点像像维多利亚女仆呢,还是女仆长的那种,有点冷静,甚至刻薄的感觉。
    “秋姐!”
    这时,一个可爱的孩子扑了过来,裙角飞扬,抱着秋的手臂就不肯松开了。
    “秋姐!别管什么报告了,跟阿介出去玩吧!”
    “哟,阿介也在啊?游乐场的事,我最近不太想跟哥哥以外的男性出门呢。”
    男性——?!还呆立在门口的白果瞪大了眼睛。明明还穿着女生制服啊,发型也十分精致,怎么会是男生?
    似乎才意识到白果的存在,秋掩饰性地干笑了几声,转过来把她拉到了人群之中。
    “忘了说了,这位是新加入的白果同学,大家叫她小白就可以了~”
    “昵称什么的不应该由本人来说吗?”
    白果在后面面无表情地说道。
    “Don't mind,don't mind~”
    秋翘起嘴角摆了摆手。
    “然后呢,目前你看到的这些人就差不多是管理部的全部人了。这个看上去打扮得比较早熟的是萝洛斯,这个打扮得像女孩子的是攸介,那边角落里的一对双胞胎是寒行和星宫。”
    白果这才注意到角落里还有两个人,相貌不算出众,属于那种丢进人群里就找不到了的,但不知为何他们有种特别的......气场,让人一旦朝他们看去一眼,视线就再也无法移开了。
    “这个就是新人?看上去一点女孩子该有的气质都没有嘛!秋姐,果然还是阿介好看一点吧?”
    攸介晃着秋的手臂撒娇道,满脸甜美的笑意,看上去就像——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不行啊!这个孩子真的是男孩子吗?白果连想象都做不到啊!明明眼中的是一只小白兔,结果却是一只小老虎吗?!
    白果即便内心已经动摇至此,嘴上还是要反驳一下。
    “哪、哪里啦,白果是个正宗的女生哦!男孩子即使长得再可爱也还是比不过女孩子的!”
    “哦?是吗?”
    攸介挑了挑眉,终于将脸转向了白果,炫耀性地撩起了落在肩上的长发。
    “那小白你倒是说说,你哪里比阿介像个女孩子了?”
    波浪卷的金发,天蓝色的蝴蝶结,裙子底下还缝上了层层叠叠的蕾丝,脚上是一对鹿皮短靴。
    嘴上说着反驳的话,但其实白果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甚至还对着这样的攸介看呆了,这就是所谓的“口嫌体正直”了吧。
    爱丽丝!站在白果眼前的事爱丽丝小姐啊!这可爱又阳光的面容,真的是爱丽丝小姐啊!
    作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子,白果在任何方面对上这孩子都是完败啊......
    白果,输给了伪娘。对不起,妈妈,白果给你丢脸了......
    “对了,其实还有一个人不在,他是我们在学生会直属的老大。”
    秋突然出声,指了指房间一头的一张空办公桌。
    “那人你也见过啦,就是连,风纪会长。”
    连是管理部的BOSS,这个白果还真没想过,但仔细一想的话,风纪会长管学生的行为作风和纪律,那倒的确是和“管理”二字扯的上关系。
    “所以,这位就是这届的新人了?”
    双胞胎中的一位问道。由于初次见面的原因,白果现在是完全分不清他们两个。
    “是啊~”
    秋得意洋洋地回答。
    于是全部人齐齐看向白果,五道视线中透着强烈的渴望与兴奋。
    “喂喂喂,怎么回事,这眼神中满满的欲望是怎么回事?”
    白果紧张地看向四周,摇着双手一步步后退。
    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这是白果在看到这种眼神后的第一个反应。
    “呐,新人吗?以后的清洁工作就拜托你了。”
    “那个,大家一般都是喝伯爵红茶的,但周一至周五每天的茶都不一样,还要记得买点心哦。”
    那一对双胞胎率先开了口,第二个看起来人蛮好的。
    “整理文件时记得按时间顺序排好。”
    萝洛斯扶了扶眼睛,定定地看着白果。
    “耶!以后阿介就不用收拾办公室了!”
    攸介高兴得跳了起来,白果发现他穿的是蓝白相间的连裤袜。啧,怎么是连裤袜呢?那样绝对领域不就没有了吗?
    “白果,连的秘书工作你也是可以胜任的吧?这个职位空缺好久了。”
    秋也强忍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对吧?这样不对吧?!就算新人要帮忙做杂务也不应该做这么多吧?!这完全就是保姆了吧?!还有下午茶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贵族吗?!
    啊,这难道就是她梦寐以求许久的加入学生会吗?轻小说里的学生会不都是最强者聚集的地方吗?为什么她没有遇到一个肯带她飞高高的大腿呢?为什么世界的魔法使不会被尽全力地保护呢?
    这不对啊,剧情展开有问题吧?!难道是没有攻略的缘故?
    感觉,像一条傻不拉唧的咸鱼,以为自己身处在海洋的怀抱中了,其实只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以后你就是管理部的女仆了,请好好工作吧!”
    秋吹了个口哨。
    女、女仆?!不不不,这已经完全乱套了吧?!白果从被保护者直线跌成仆人了吗?!
    白果脑内风暴了几秒,最终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无法接受目前的设定,又理了一下后靠着门站定,向眼前因为卸了重任一身轻松的学长学姐们严肃地问道。
    “女仆的话,要穿女仆装吗?其实白果觉得各位前辈不论是谁穿起来都会比白果好看。”
    “咦?这个,这个不用。阿介穿的次数太多我都快看腻了。”
    秋没想到她问的是这样一个问题,愣了一下后脑内浮起了什么回忆,一脸的厌烦。
    “那白果可以要几张照片吗?如果可以的话全都要!有签名的话更好!”
    开玩笑!男孩子又怎样?!可爱是不分性别的,爱也是!
    “好嘞!”
    两人不顾来自本人的反对,私下敲定了一笔交易,白果得到了来自秋的攸介写真集×1。
    以后可以拿着这本写真集给怜参考拍照姿势了,幸好上次有买女仆装......
    为此,不就是当个女仆卖个身吗?!白果宣布,从现在开始,白果就是学校学生会管理部的专属女仆了!为了怜,为了梦想和爱!

评论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