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心(Leo杏

#奇迹商人的小番外#
#OOC预警!!#

跟朋友沟通一番之后发现前文中对于某些概念没有解释得很清楚,这里就换成leo视角来补充吧!大概算是个小番外(我都没想过我还会写番外)
杏的技能»»爬树樱花祭里我记得有的。


“记录在这里的是,一个小小的故事的开端。一个在这个秋天开始,距离结束不知还有多久的故事。”

面对着友人角色三毛缟斑的不懈劝说与各种各样的其他原因,一番自暴自弃之下就做出了回校的决定。其实事后月永雷欧想起来也总是懊恼当时的自己居然会这么草率地选择分支选项,“虽然我知道自己是个天才,但总是会有如此笨蛋的时候啊”——大概,像是这样。不过幸好还有一个HAPPY ENDING。

回校的时候正值秋日,天气凉飕飕的,月永雷欧在回校的路上被突然而至的一阵风吹得打了个喷嚏,在裹紧外套的同时想起那个所谓环境认知受自我心理影响的说法,就觉得说不定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也挺冷的。
因为出发的时间比以往的都要早,路上没有见到多少行人,反倒是路旁的花花草草一如既往,他就干脆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路的两边。
——观察一下这些神奇又生机勃勃的生命,不,精灵的话,说不定脑中会自动创作出一首轻灵的小夜曲也说不定啊!啊啊,Inspiration无处不在啊……☆
一开始还能保持着很高兴致,不停地弯下腰向脚边的小花小草打招呼——“早上好呀你这家伙”——但是一段时间过去后,即使是会以宇宙人自诩的他也忍不住感到无趣了。
——不行啊果然,哪怕是用于作曲的观察,对象也果然还是人类什么的棒一点啊。
就在他几乎要因为烦躁抓乱自己的头发之前,他突然注意到了路旁的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
之所以说是隐隐约约是因为那个人的半个身子被埋没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中,雷欧站在树下看得不是特别清楚。
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女孩子。跪坐在那棵常青树上,头发被细小的几根树枝弄乱了,有几根还在上面挂着甚至绕了一个圈,颜色像是他临出门时喝的那杯口感顺滑的牛奶咖啡一样。被粉色毛衣压平了皱褶的衬衫领口中露出纤细的脖颈。早上的阳光落到她的头顶晕出了一个金色的小光圈,不仅如此,露在外面的皮肤都白亮得发光。
——简直就像是……天使一样。
雷欧呆呆地抬头看着,嘴也不由自主地张大,一下子因为没看路撞到了电线杆上,他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只是捂着鼻子依然抬着头,看向那个坐在树上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上下看了看,突然伸出手够向不远处的一根树枝。那根树枝上面挂着一个歪歪扭扭的深蓝色蝴蝶结——原来是领结挂到树上了?
终于取下了领结,女孩子背对着雷欧带上,然后转过身就准备下来。
于是雷欧顺势看到了她的眼睛。
是蓝色的。很纯粹的蓝色。比大海的深蓝要明亮上一点,比天空的天蓝要深邃上一点。这蓝色中没什么东西,没有特别的情绪,只有像是这个颜色本身那样的温柔。
“你、你好!”
连一贯的口头禅都忘了说,雷欧下意识地就把招呼说出了口。那个女孩子一秒前才从树上下来,脚刚沾地,突然听到有人开口被吓得一个趔趄,幸好及时扶上了身前的大树才不至于直接摔倒。
“是对我说吗?……啊,您好……初次见面。让您看到了这样狼狈的我真是难为情……”
她转头,四处看了看才注意到走过来的雷欧,有点疑惑地询问了一番才确定对方真的是在对自己讲话,于是揪着胸前的蝴蝶结回答道。
“等下,您也是梦之咲的学生吗?绿色领带的三年级生……我没见过您呢……我是杏,请多指教!”
经杏这么一说,雷欧才注意到她穿的也是梦之咲的校服。
——普通科的吗……?好像有什么有关的信息想不起来了啊,妈妈之前告诉过我的!好像是说偶像科最近?最近怎么了?想不起来啊!……所以应该是普通科的吧?
“我叫月永雷欧!初次见面!杏——宇宙~☆”
调整好了状态的雷欧朝杏摆出堪称招牌的动作,附赠一个超大的微笑。
“诶……啊?宇、宇宙~☆像这样子吗?”
出于礼貌,杏也慌慌张张地学着雷欧的样子重新打了一遍招呼。
“嗯嗯,真是有礼貌的孩子。在这样清冷的早上能够遇到杏,简直像是诗人走在树林中邂逅了美丽的小红帽一样充满了诗意啊!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现在感觉能够写出名曲,我有预感!但是还需要再改编一下……还不是现在……”
在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之后,雷欧又进入了忘我状态,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在原地转来转去,时不时地还要绕着无所适从的杏转一圈。
“我觉得,那个,这个世界不只是我们两个哦……月永前辈?”
杏怯怯地举起手小声发问。
“别管这个了!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奇妙的意外!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美妙之处!”
雷欧脱离了作曲状态,拎着背包欢快地站在了杏的身边。
“总而言之,现在我们一起出发去学校吧!刚好我也不记得路了,电车也找不到,就拜托杏了哦?”
“好的。”
杏点点头,接着仰起下巴好像是想了些什么,然后朝雷欧有点紧张又有点欢喜地笑了一下。
“那个……我想说,前辈刚才的样子——就是低着头认真地考虑什么的样子,还有豁然开朗之后的笑容以及说着‘宇宙~☆’时候的笑容,都非常好看哦?”
月永雷欧因为她的一席话睁大眼睛呆立在了原地。
——呜哇……正中红心!

“我回来了!没错,就是我——”
就在仁兔成鸣和鬼龙红郎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中,面对面交谈着最近各自的状况的时候,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橙毛的人就撞开教室的门冲了进来。
“哇哈哈哈哈哈!诸君早上好!Guten Morgen☆”*
“呜喵!雷、来欧亲?!”
仁兔被突然的来访吓得咬到了舌头,结结巴巴地喊出对方的名字,然后就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鬼龙叹着气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恭喜你答对了!我就是你们的月永雷欧大人!”
雷欧把书包随手甩在了一个地理位置让他很满意的座位上,然后抽出了插在侧边的油性笔,一步蹦到墙边,顺手画出一条流畅的直线。
“啊啊,我已经忍耐很久了!就是现在!我在红地毯上酝酿了一路的旋律,现在一定已经蜕变成为世界级的宝物了!与那孩子的相遇就是命运的指引,是缪斯之神给我的大礼包!只要我就这么记录下来的话,从此莫扎特那家伙就什么也不是啦!”
他哈哈大笑着,左手指节间夹着红橙黄绿蓝的马克笔,右手握着一支黑色油性笔,先是猛地一甩手画出五色的五线谱,再一颗一颗地在上面写上音符。略低的墙面被画满了,他就跳起来画在更高的地方。
“喂喂喂!雷欧亲!不可以在教室的墙上乱涂乱画啊!”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仁兔慌忙赶上前打算阻止雷欧下一步的行动,却被鬼龙拦了下来。
“仁兔,你去了也没用,月永一旦进入作曲状态就停不下来了,被打扰到了的话他还会狠狠地发脾气的。”
“……好吧。他平时也是这样的吗?我没什么印象啊……”
“当然不是,虽然月永的确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但这么疯狂的样子也不常见啊。”
鬼龙看了一眼兴奋异常的雷欧,转回头对仁兔说。
“大概是遇见了什么神奇的事情吧,被激发灵感了。”
“能让他由衷地感到有兴趣的东西啊……难道是精灵,什么的吗?”
仁兔不由得猜测道。

——奇迹商人?
那是一本月永雷欧在夜晚给不肯乖乖入睡的妹妹读过的童话书。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古怪的商人,他给予陷入困境的人们所需要的奇迹,无论是怎样的奇迹,哪怕可以改变世界也好,他都会天真地拱手相让。
而与之交换的代价是——
“可能只存在于童话书中的清澈透明的事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胆小的呢?”
有时候月永雷欧会这样发问。扯扯绕到锁骨附近的发尾,用指腹捻搓着耳前的鬓发,再次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
“从Checkmate那时候起的吗?成立Knights的时候?还是更早之前,就在一开始我就是这么胆小的人了?”
——我可是『王』,是Knights的『王』,怎么可能会是个胆小的家伙呢!
虽然这么说着使自己警觉,但是即使一千遍一万遍,心里想的东西还是不会变化。
他本来也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在那次住院之后,还是说在休学的前两天,他突然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害怕起来了。
害怕枯竭的灵感,害怕无端的指责,害怕聚集的目光,害怕骤沉的夕阳,害怕拉长的影子。害怕很多的东西,同时怀疑起了很多东西。
——喂喂,你们也是为了我的曲子接近我的吗?除了作曲以外,我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吗?我啊,不是一个能和你们成为朋友的人吗?
为了得到他的曲子的“友人”(伪)角色背叛了他,于是他就觉得全世界想要接近他的人都是这样的。
好不容易在濑名泉口是心非的话语中挖掘出了他的真心,因此才愿意稍微接近他。除此之外的人都是危险的。

在回校之前,这种心理状况其实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但仍然不算完全痊愈,因此雷欧还是有一点,一点点害怕的,只是一点点。
而Knights是他当时唯一的宝物——贵重过手稿上的新曲子——他发起审判,目的就是在自己崩溃以前留住记忆中的队伍。
杏被他拜托来策划这次活动,从演出服设计到舞台安排全都亲力亲为,有了空闲时间还会拦下他请教作曲方面的问题。
“月永前辈。”
杏没有改变对他的称呼,怀里抱着夹着五线谱的文件夹,毕恭毕敬地双手递上了请求评论。
“嗯,我看看哦——这里节奏乱了啦,这里突然升key会听起来很尖锐的,还有这里,转音太多了,听起来会像在坐过山车的!不过嘛,总体还是很不错的哦,杏进步了呢!”
雷欧没有接过那个文件夹,而是直接凑到了杏的身边,伸出食指指着每处他觉得有点问题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提出建议,最后还是像之前一样再次在结尾夸奖了她一句。
“嗯,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前辈!”
杏顺着他食指指向的地方,一边听他的评论一边点点头,等雷欧讲完之后就若有所思地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再一次地点了点头,又为表感谢鞠了一躬,抱着文件夹就准备离开找个地方修改。
“啊杏等等等等——”
雷欧原本还有点东西想说,下意识就抓住了杏的手肘,见杏一脸疑惑地望过来,连忙解释道。
“啊,那个,那个啊,我还想问下杏……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句尾的几个字一说出口他就忍不住想吞回去,但是时光机是找不到的,至少眼下是找不到的,他也就只能哈哈一笑掩饰过去。
“哈哈哈哈哈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的曲子……没事没事!杏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好了!”
——差点就说出口了。
——差点就问出那句话了,“我是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大概是初见时的记忆太过绮丽,月永雷欧总是会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很特别的人。特别到……说不定他能够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他想要的奇迹。
——啊哈,在想什么呢,杏又不是小琉可书里的那个奇迹商人,怎么会有那样的美事。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盼望。
——而且自己……说到底是不是只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接近杏的呢?那样就无法满足交换条件了。
“不用、不用管我说什么啦,国王大人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他笑着松开了手,为了让杏更好地通过通道而向后退步的时候,却被杏一把扯住了袖口。
“月永前辈,您总是说我是个很认真的人,那么这么认真的我一定会非常认真地观察别人的表情的。”
杏用另一只手抱紧了怀里的文件夹,像是为了给自己打劲一样又加了点力道,压得塑料的文件夹都稍微折了起来。她向雷欧靠近了一步,眼睛直直地迎上对方的视线,在严肃的表情维持了几秒后,她终于还是露出了月永雷欧最熟悉的、第一次见的时候的那种柔软的表情。
“……那么在我认真地观察之后,认为您很想要一开始那个问题的答案。”
——被发现了。
被看破之后,一方面是期待回应的狂喜,一方面是害怕结局的抗拒。雷欧觉得如果此时自己的眼睛闪着光,那一定是时快时慢时亮时暗,就好像坏了的儿童玩具上的小灯,看上去又可怜又可怕。
“我很喜欢您创作的曲子,真的是十分美妙,难以想象您究竟是亲眼目睹了怎样的风景才能够创作出这样的旋律。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我有的时候也会怀疑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天赋。”
——曲子……还是曲子……我……
好像被丢弃了的玩具,雷欧感觉自己被扔进了垃圾场。对,如果说他的才华就是那个小灯的话,等到灯灭了的时候,玩具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吧。
——我啊……究竟……
“但是,”
杏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
“我完全不会嫉妒,虽然羡慕是真实,但绝对不会嫉妒。因为您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您很喜欢动物,乐于助人,善良又真诚。作为Knights的队长,大家的国王大人,您的功绩也是无法抹灭的。您的曲子固然价值连城,但我认为,‘月永雷欧’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哦。”
“……”
这句话实在是来的太突然了,雷欧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怔在那里不动了。
“月永前辈,您是很重要的存在。我之前说过您的笑容很好看,我很喜欢。所以请前辈再……笑一笑吧?”
——杏真心厉害啊……果然她就是那个奇迹商人了吧?
怎么会这么好……这么刚好,就是他想要的那个奇迹了呢。

并不是说没有人关心他,喜爱他,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只是在意他的曲子。
但是在这个全是男生的偶像科里,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表达几乎依靠的都是“行动”这种间接的方式。模模糊糊不清不楚的,像是泥沙翻腾的江水,即使清楚江底没有野兽,即使知道泥沙不会划伤露出的皮肤,有的人也不敢就这么自顾自地确定。
“万一——万一?”
濑名泉不肯明明白白地将关心说出口,朱樱司空有热情找不到表达的地方,朔间凛月是默默关注的放任派,鸣上岚为了不让他难堪总是用各种方法蒙混过去。其他的人要不没有说服他的立场,要不就是难以找到机会表达想法。
在难以确认难以证明的情况下,即使是骄傲自大的国王大人也无法做出判决。月永雷欧渴望的是直接的,明明白白的表达方式,让他能够直接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方式。
而杏,大概是因为身为女子高中生的属性吧,第一个说出了那句话。
哪怕是玩具,有价值的也不只是它头顶的那个小灯,因为只有玩具本身才能将幸福带给他人。那么与此相对的,月永雷欧的价值并不只在于他的天赋、他作出的乐曲,而是他本身,只有他才能够创作出那样美妙的旋律并让更多的人听到,这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因为他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啊。

——而与之交换的代价是:
“一颗因善意而靠近的心”。

——这样说的话,我也是因为善意接近杏的吗?太好了,不是因为自私的原因太好了。
低低地呼出一口气,雷欧放平了眉角,眯起眼睛朝杏笑了起来。他的眼睛弯弯的,绿色的瞳孔在中间闪闪发亮,像是王冠上宝石的反光一样。




我写完了!!!
这里解释一下原文跟番外。“奇迹商人”这个概念在leo杏两个人之间是双箭头的,就是两个人都是对方的奇迹商人。leo因为杏直接表达的善意而得到宽慰,杏因为leo对她的包容而得到救赎。
我不是说泉总司糖等等等等的人不关心王啦,文中解释了是因为都是男生不会直截了当地表达善意与好感,而杏作为偶像科中的一股清流比较能够直接表达出这些东西,因此leo会有那种脚踏实地的安心感。被人在背后夸虽然让人高兴,但是果然还是面对面的夸奖更让人兴奋啊x

还有一个小彩蛋是杏在结尾让leo笑的那里,对应的是奇迹商人原文中商人说的“我想要的是大家的微笑”,所以leo会觉得杏就像奇迹商人一样。

大概就是这样了,真的我们一起来磕leo杏吧呜呜呜呜就是粮好少需要自己产……

评论(7)
热度(37)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