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宇宙葬⑴(Leo杏

#剧情来自《OPUS:R》#
#OOC预警!!#

 吃不到粮的我再次自产自销……顺便要推荐一下上面提到的游戏,真的良心之作!!

 注意!(阅读说明)
 这里的leo状态是介于休学期间与回归后之间的那种,是那种虽然看起来好了很多但其实内心依然千疮百孔的状态,他会朝你笑让你不要担心,但私底下因为打击也改变了一些自己原本的东西,他仍然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只是因为对再次遭受打击的恐惧变得犹豫,开始怀疑自己,同时又在继续努力。对于leo视角的心理描写我是这样理解的:leo对于泉总的直球是因为他们是伙伴,是战友,就是那种共同面对敌人的关系,而杏是站在背后的人,leo对杏的态度肯定跟泉总不一样,他会去体谅她,面对一些事情可能会跟泉总分享,但不会和杏说,毕竟也不能总是叫一个女孩子担心你。
 同时,因为这是架空背景,本文比起“作曲家”更在意的是“宇宙人”的设定,因此文中leo不会像游戏剧情中那样处于疯狂作曲的状态,一部分是因为这时的心理状况,一部分是因为他在文中的身份,还有因为遭受打击的改变,所以在性格不变的基础上做出了这样的改动。
 还有杏对雷欧称呼的变化。现在背景不是梦之咲当然不能叫前辈,考虑到杏的性格以及游戏背景,就决定使用了“先生”这个称呼。
 最后,对于部分材料有改动,其实我不太懂这些东西所以可能会出错……请不要介意……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小窗解决我改改。
 大概雷区就是这么多了,不能接受的话请尽快撤离,如果可以的话?
 ——请继续看下去吧。

 

 “透过火箭,我们将灵魂送往天堂。”
 ——节录自《宇宙葬的起源与历史》第55代女巫 杏

 “请你听我解释!……这个村庄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人了!只剩下你和我……”
 那个裹着厚厚的大衣的女孩子艰难地爬上雪坡,迎着他的猎枪,有些恐惧但还是努力着勇敢地迈出一步,一只手搭在胸口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或是许下什么承诺,两只黑色的眸子在寒风中也微微颤抖着,却还是会在阴暗的树荫下闪着锐利的光。
 “所以,要举办宇宙葬的话,只能我们两个合作了。”
 那是他——月永雷欧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叫杏的女巫。

 第十五次发射的第一天。
 “今天也照常拜托月永先生啦。我会在工作台前好好工作的,我们一起加油吧!”
 雷欧在杏欢快的声音中抖了抖大衣上的帽子,又揉了下头顶的绒毛,才戴上帽子走出门去,然后在袭来的风中眯了眯眼睛。
 “呜哇……今天的雪真是大呢,不过纯白的世界也很好看就是了!”
 鹿皮的靴子踩在雪地中有点使不上力,雷欧起初因为这个很生气地跺了跺脚,不过还是很快换回了笑脸,伸展着双臂向前走,像是要拥抱什么一样。
 “那么,杏缺少的零件是……”
 旧火箭机壳,金属废料。
 后者很容易找到,几乎在每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都能捡到,但前者难找得很。之前杏和他都是拆下飞机外壳改造勉强用着的,附近一个停机坪里的直升飞机都已经被他拆散架了。
 啊,那就只能去远一点的地方找找了。他想。

 疫病肆虐过后的村庄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雪落落停停,雷欧扶着一棵树滑下斜坡,树枝被压得不堪重负,一团积雪砸在他的头上,雪水沿着脖颈滴下,冰的他浑身一颤,没留意就碰到了幽幽漂浮在树下的灵魂。
 “好冷……这里好冷啊……什么时候火箭才会发射呢?什么时候才会再次举办宇宙葬呢?”
 听见声音在耳边响起,雷欧下意识地耸起了肩。
 每次听见这些灵魂的声音,他就会想起疫病刚开始传播的时候:女巫进入冬眠,村民因为躲避疫情选择迁移,而当时的自己缩在上了数道锁的门后,捂着耳朵拒绝听到有关自己妹妹的任何消息,将想带上自己离开村庄的亲戚挡在门外,就这样留了下来。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宇宙葬再也没有举办了。而他——村庄最后的火箭技师——也被无处不在的灵魂缠上了,那些原本只有女巫能听见的声音也逐渐传入他的耳中。
 ——有惊讶,有恐惧,有烦躁,有愧疚,还有无法摆脱的无力与自暴自弃。
 明知道对方看不见,但他还是扯出了一个笑脸。
 “很快啦,很快就可以了哦。现在有我,还有了杏,宇宙葬一定很快就能够举办的!”
 “你许诺了……你很快就会把我们带去宇宙的,对吧?雷欧君。”
 “嗯嗯,我会的哦。”
 “那就太好了……”
 最后似是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那个灵魂闪烁了几下,就消失在半空中了。
 雷欧看着这个灵魂消失,愣了一会儿,才握着拳自言自语道。
 “你可以的吧?你可以的吧?你可以的吧,雷欧君?……嗯!我可以的哦!完全没问题!……啊啊,新的Inspiration涌现出来了,这种贝多芬也会在她面前颤抖的旋律!”
 他突然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活页本和一支笔,一边低声哼着刚刚出现在脑海中的旋律,一边将构建成的音符记录了下来。
 ——哎哎,又是在什么时候,“旋律”重新出现了呢?

 幸运到不可思议的是,雷欧滑下斜坡后换到对面的道路,才走出半条街就发现了不知是第几次试飞失败坠落的火箭残骸。之前他跟杏站得太近,在火箭发射的那一刻都无法避免的短暂地失去了一会儿知觉,反应过来时高空的白点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过两人都很确定是失败了,只是找不到当时的火箭残骸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这个残骸已经破到雷欧怀疑都缺了好几个主要部件的地步了,但幸好外壳还没锈完,在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后他还是成功地拆下了几块相对完好的外壳。与此同时,雷欧还在残骸的尾部找到了一台飞机引擎,这个的性能肯定会比车用的高出一大截,问题是由于雪水浸泡的缘故好像已经报废了,他沮丧地拍了拍引擎,还是把它塞进背了包里。
 居住区域的附近是没有工厂的,雷欧于是直接返程,在杏与自己工作和居住的工厂附近转了一圈就抱回了一背包的金属废料。他兴冲冲地冲进工厂,打开自己搭建的简陋工作间的门,把背包放在工作台上的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啪嗒”“砰”了两声。
 “哈哈哈哈!杏,我回来啦!这些就是你要的东西吧?因为这次走的方向没错,很快就找齐了,于是我就决定今天早点回来啦!”
 杏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挨个快速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才抬起头朝雷欧开心地笑了起来。
 “月永先生,辛苦了。今天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还是那些雪啦,不过今天又有不同了!我不是回来的特别早嘛,刚好是能看到夕阳的时间,然后就看见金棕色的光照在雪地上,显得那一团雪非常的闪闪发光,就像是晴朗的夜晚能看到的星星那样!或者说是更为闪耀的东西!我抬头看,夕阳又是橘子似的,圆圆的,颜色和我的头发一样所以好亲切,但是又再灼热一点,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命运交响曲,Inspiration源源不断!杏,你能理解吗?!”
 “虽然不太能理解您说的部分内容,但大部分还是可以体会到的——看您这么激动的样子,今天的雪是真的很美呢。啊……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
 杏抱起那块旧火箭机壳,皱起眉头苦恼地叹出一口气,但她随即又在自己的脑门拍了一巴掌,带着一个红印子摇了摇头。
 “不过算了,我还是先把火箭造好吧……目前重新举办宇宙葬才是当务之急,工作优先!工作优先!”
 “杏总是说着‘工作工作’的,真有趣!我最喜欢有趣的东西了,所以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呢!哈哈哈!爱你哦~”
 “请别总是说这种话,先生的爱太廉价了……也请别总是突然扑过来!”
 雷欧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单手撑着桌子翻了过去,脱到一半的大衣落到桌上。他跳到杏的面前,突然伸出手臂抱住了她,然后一脸满足地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
 “唔……杏的头发很软呢~”
 “快、快停下!我要工作了!组装火箭外壳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
 挣扎了几下无果,杏只好红着脸,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警告道。
 “诶——”
 雷欧鼓起脸,拖长了尾音,又耍赖似地多蹭了几下,才松开手,朝杏阳光明媚地笑了。
 “好吧,那我先去休息了哦!提前跟杏说一句晚安!”
 说完,也不管杏的反应,就风风火火地抓起大衣冲了出去。杏在他身后瞪大了眼睛,半晌感觉到自己脸上微烫的温度还没被刚才开门那一刻灌进来的冷风降下来,只好捂着脸爬到了桌子上。
 这个人……太犯规了吧!她想。

 夜晚是静谧到难以忍受的,从房间的窗子看出去只有白茫茫的雪地,苍白的月亮泛起病态的光,被工厂外歪歪扭扭的铁网割裂成一块块。外面没有靴子踏在雪上的声音,没有鸟类振翅的声音,也没有灌木丛里昆虫鸣叫的声音,外面的一切都是寂静的,耳边唯一的声音是自己的心跳声、低低的呼吸声,以及对面工作间里敲敲打打的声音。
 对了,今天制造火箭外壳的材料齐了,杏应该又要熬夜工作了,劝她也没用。宇宙葬应该很快就能举办了吧,毕竟这么多次的尝试与学习了,杏也很努力。他想。那自己呢?我……也有在进步吗?在向前走吗?
 到夜晚,大概是在天色暗下来的两个小时后,雷欧就会开始头痛,不知是因为几年来被灵魂纠缠造成的精神衰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像是脑袋里原本存在的乐曲全部爆炸了一样,针扎般的疼痛侵占了意识,他很快睡——或者说是昏了过去。
 “好冷……好冷……”
 “为什么火箭还没有发射?”
 “银河……银河在哪里?我想去宇宙……”
 “雷欧君……雷欧君?雷欧君!你说过会带我们去宇宙的!”
 雷欧被这句话从浅眠中惊醒,发现是梦后他烦躁地抓了抓刘海。
 “好过分哪……Inspiration都消失了!那可是世界级的财产!”
 这些都是他曾听到过的灵魂对他说的话,白天时一句接一句地传到他这里,无法拒绝也无法逃避,即使在梦里也无法摆脱。
 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会是我呢?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啊。他躺在床上,双臂环着膝盖,在被窝里缩成一团。所以求求你们,五年了,不要再来找我了啊……




 试着发一下第一天……如果没什么人喜欢的话就自娱自乐好了……

评论(8)
热度(30)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