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5:学校里的所有节日都只是闷骚校长想出来的要录像在事后还要重复播放的娱乐节目罢了

“不过你还有一点机会呢,废柴学生。”
“什么?!是什么?!黑老师请快说!”
“哦,那个,学校的教室文化节还有几天就要到了。每间教室的学生都要选择一个主题来装饰教室,最后在评比中获得名次的班级全班加学分。你虽然没有同班同学,但好歹还是能加上分的。要不要试试?”
“当然要了!白果什么时候惧怕过挑战!来吧,面对疾风吧!英雄不朽!”
昨天从乌鸦口中得知了最近的教室文化节,听说可以获得学分后白果就立刻准备了起来。她昨天欠下的学分实在太多,不尽快还的话不仅利息叠加还毕不了业,那不是要永远被困在这所学校里了吗?!
“主题啊......果然洛丽塔最好吧?女孩子们最喜欢啦!会有很多女孩子来的!”
白果琢磨着教室文化节的主题,不停地把那些裙子摆来摆去挂在不同的地方。
“对学校的活动还真上心呢,我的废柴学生。”
突然耳边响起乌鸦的声音,白果再次被吓了一跳。这种事果然习惯不了啊......而且也根本不需要习惯吧!
“相对的,老师我可是除了集体活动都不参加的‘隐形人’啊。学校的活动,无非都是些学校高层无聊时候的脑残产物吧?就是想看学生们的蠢样而已啊。”
乌鸦嗤嗤地冷笑道。
“喂喂!黑老师你可是人民教师啊!不要搞这种什么反派大BOSS童年阴影的回忆啊!负能量都快溢出来了啊!黑老师黑老师你还好吧?!”
白果着急地大喊道。
“啧!听到了啊!老师我好得很!你就好好加油吧!”
乌鸦扔了个白眼过来,转过身又飞走了。
“黑老师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什么事都不干,就讲了几句话就走了。居然还让自己的学生接收身为老师却厌恶学校活动的暗黑能量,真是的!当年是为什么要来当老师祸害未成年啊!不对,重要的是他是怎么通过面试的啊?!给了贿赂吧?!一定是给了贿赂吧?!”
白果带着恶意揣测。
“不对,那他为什么要提起自己当年怎样怎样啊?难道是关心白果的进度过来看看顺便让自己别参加所谓‘毫无意义’的学校活动吗?”
嗯,这个好像说得通啊!黑老师就是这么想的吧?白果真是聪慧啊!黑老师也真是的,为什么不能好好说些温暖的话啊?!不过那样就不是黑老师了,就OOC了啊!
那么,结论就是——
“呜哇!白果已经解开谜团了!真相只有一个!黑老师还真是傲娇啊!啊哈★”
远处飞行中的乌鸦打了个寒颤,差点失去平衡撞上前方的一根奇高的电线杆。
“不好的预感......一定又是和那个废柴学生有关系的,真是麻烦啊......”
就说当时不要选他来但这个所谓的“导师”啊。
花费了近四天时间,白果终于独自完成了这间教室的布置。
“好,万事OK啦!就差女孩子们了!”
白果站在教室中间,双手叉腰,自豪地审视着自己的伟大成果。
“等下,这样就准备好了?”
停在一张桌子上的乌鸦扬起头问道。
“啊,难道说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白果还没有发现吗?”
白果四处走来走去,又一次检查了一边。
“没有啊,问题在哪里啊黑老师?”
“不,我是说,问题根本不在教室的布置上,只是在你的脑子上吧?完全只是你的脑子有问题吧?”
乌鸦毫不留情地评价道。
“哪有人会把裙子挂在教室门口啊?!还有旁边的牌子是怎么回事?‘欢迎美少女(特别是怜)们的到来’?你这完全已经把男同学和长相一般的女同学排除在欢迎者之外了吧?!已经完全不打算迎接这些同学了吧?!他们也太可怜了吧?!”
“不是美少女哪有被白果捕获的资格啊?白果想要抱在怀里狠狠疼爱的只有美少女特别是怜啊!”
白果举起那个木牌上下端详,解释道。
可爱的女孩子在穿上可爱的裙子后简直就是人间珍品啊!白果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还有那堆成小山一样的桌椅是怎么回事啊?!中间怎么还留了一张?”
“哦,那个象征着学校的后山,白果坐在前面是要让那些女孩子相信白果有能够在后山的不明生物那样的感情危机前救出她们的能力!顺便提供一下恋爱咨询,当然,对象限于白果★”
“真的有人能看懂你的象征吗......还有那个什么恋爱咨询,根本不会有人找你问的吧?还有,墙上怎么挂满了纸飞机啊?!这是在逼迫参观者接受你的爱好吧?!为什么地上有个铺好的睡袋啊?!这什么搭配啊?!”
“那、那是因为万一跟某位美少女的关系突飞猛进......提前准备的......是‘爱巢’哦!”
“报告,警卫处,这里有一个对女高中生胡思乱想的变态。”
乌鸦冷漠地朝窗外喊到。
“啊呀呀呀!黑老师请停止您的危险行为!只不过是寂寞的女高中生对恋爱的渴求,怎么能说是变态呢?”
白果猛扑上去关紧了窗户。
只不过是太久没有在现实中见到美少女了嘛!白果觉得稍微表现得激动一点也没有关系啊!人之常情啊!可以理解的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这明显已经超过正常人的激动范围,进军到变态的激动范围了吧?姑且称之为......进化?不,还是觉醒好了。”
乌鸦说着又取出笔记本写了起来。白果感觉近期基尔可能要成为自己的成长记录册了。
“黑老师你怎么又偷看白果的思想啊?这也是变态的行为哦,而且身为老师更不应该哦!”
“我说过了,太过强烈的思想是会强行进入视线的,是废柴同学你自己的原因。”
乌鸦头也不抬地回道,显然对于对付白果的套路已经是驾轻就熟了。
真过分!真过分!白果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还没成年,心思单纯又强烈不是正常的吗?!她只是对于美的事物有比他人更为敏锐的感知罢了!
“好的,我也是时候去提交报告了,废柴同学请自己加油。”
乌鸦抬头看了看太阳,收起笔记本,在留下一句毫无诚意的鼓励后就飞了出去,已经毫不在意白果后面的话了。
报告什么的,他刚才写了吗?
不会是——
难道刚才那本不是基尔而是瑞波特(report)?!黑老师要把记录了那些言行的笔记本交上去?!
白果、白果还没有准备好......太突然了!
说不定学校高层会因为这份报告在她的评价栏里写什么“追求美的正义使者”,然后把她的每餐都换成花瓣馅的,理由是“美的使者当然要吃大自然的礼物”,然后校长见到她会高兴得给她加学分,那时候就可以拥有在学校里和怜结婚的权利了!
世界的少女!宣扬爱与正义!这么说没错吧?幸福来的真是太快了!
那么!这次文化节的主题,就决定是“爱、正义与幸福”了!
代表爱的桌椅摆设,代表正义的纸飞机和代表幸福的睡袋。一定能给人带来好运的吧?
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后,白果决定放松一下——去教学区那边看一下其它班级的布置!
说不定......还有女、女仆咖啡厅呢!女孩子们穿着女仆装带着兽耳发饰,简直不能更青春啊!
毕竟白果小时候,可是赖在女仆咖啡厅大姐姐的腿边不肯走的“热爱女仆裙底的孩子”啊!
由于现在没有什么需要把白果区别开的理由,而且学校活动期间允许不穿校服,所以白果就算混在人群中悠闲地逛着每间教室,也没有学生像上次在餐厅那样说些意有所指的话语,算是平平安安。
“唔,这个班级的章鱼烧闻起来好棒啊!还有这个舒芙蕾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松软得像天堂的云朵了啊!”
一路走来,多数班级都是以美食为主题布置的,西餐中餐甜点,什么都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学生的手艺不是一般的好,从食物表面飘散出的香气几乎要实体化了。
呃嗯!美食怪物啊!
遗憾的是,白果没有看见最期待的女仆咖啡厅,只好抓住旁边路过的一位同学,礼貌地提问。
“这位同学,请问哪里有女仆咖啡厅呢?就是那种有好多穿着女仆装的孩子为大家服务还会‘主人主人’地喊你的地方,是一个不论是贫乳还是巨乳都赏心悦目的地方!”
“欸?!那个、那个......不是从来都没有吗?校规上有明文禁止的啊!”
被她抓住的同学一脸慌张,大概是听到了白果的那番话后无法当做没有听到过会有的正常反应吧。
“为什么会被禁止啊?!不对,重要的是,为什么校规上会提到女仆咖啡厅啊?!”
白果不可置信道。
“不知道啊,可能是学校高层不喜欢吧。一起被禁止的还有泳装秀和一日恋爱活动啊。据说是曾经有学生因为参加这些活动血流不止,进了校医室呢,所以就都禁止了。”
“怎么这样!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道谢后走开的白果十分沮丧,走路时几乎脚不离地了。
这些活动才是精髓啊!怎么能因为这种原因禁止了呢?!为了革命的胜利和梦想的追求,一点点的牺牲应该好好忍受着才对啊!
因为不敢再使用学分了,白果只能在走廊逛逛。鬼屋什么只能听听声音,食物也是只尝下试吃的一小点。只要是不点菜就不敢进餐厅,只有餐厅,这好像是她从小就有的恐惧。
大家都好开心的样子呢,没钱的咸鱼就享受不了极乐吗......这就是非洲人的命运吗?
虽然不能进到班级里面去享受服务,但白果对于这种活动的本身还是很喜爱的。在她以前的那所穷酸学校里就根本没有这种活动。
没错!一个连饮水机的水费都要学生自己凑的学校能有什么出息!每次回想自己小学的时光,第一个冒出来的绝对是每个月班主任都必说的那句“交水费了同学们!不交水费的同学会变成缺水的老女巫哦!”办学校,就应该像她现在的这所学校这样啊!土豪学校,有钱就是任性!还有一堆美少女!
因为无所事事所以开始在心里默默计算所有路过女性的数据的白果眼睛都要变成粉色的了。
怎么回事?!这所学校的女学生的质量都太好了吧?!还有那边的那位女老师,有、有D了吧?!
天堂啊!即使暂时还不能住进女生宿舍,这样也能一饱眼福了!
决定了,以后要多到教学区这边来!审查!
白果一边不住地转头看四周的女生,一边向前走着。然后,果不其然,撞到人了。
与前方的一位男生相撞后,白果毫无防备地倒了下去,正在考虑怎么上药的时候却被稳稳地接住了。
“嘿!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苏得有如日本声优一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白果抬头刚好看见那人在对自己笑。酒色的头发有些自然卷,一双眼睛细长,瞳孔的颜色明明偏暗,其中又像有着万千星辰——很好看的眼睛,像宇宙一样有着神秘的魅力。
“又没摔到怎么会有事呢?谢谢啦。”
白果连忙站直道谢。
怎么说......感觉像活在少女漫画里面似的......虽然白果没有在DOKIDOKI地心跳。
“啊,感谢就不用了,毕竟解决学生的困难也是老师的工作之一呢。”
男生摆摆手笑道。白果这才发现他的左耳上还有个十角星的耳钉,在人造光源下熠熠生辉。
“老师?!等一下,你是老师?!”
白果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起身前之人的着装——白色长外套加黑色西装裤,一条夹了领带夹的条纹领带。
啊,好像......真的是老师呢......虽然身高跟普通男学生的差不多,长相又很出众,所以第一眼看过去认不出是老师好像蛮正常的,但果然还是老师呢......
“没见过你啊,是那位新转来的白果同学吧?我可知道你哦,你现在在学校会议上总是被提到呢!”
“咦?居然知道白果是谁吗?难道把学生名单都背下来了?”
“没有,仅仅只是这一号教学区的学生罢了,工作需要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修,是一号教学区的管理老师哟!”
修自我介绍时还歪头朝白果扬起了一边嘴角,是那种看起来十分帅气的笑。
“啊,老师,我可以叫你狐狸老师吗?这是绰号不是外号哦!完全不带侮辱性的哦!”
狐狸,一定要叫狐狸!这个老师——唔哦哦哦哦哦——好撩啊!
“狐、狐狸?为什么是狐狸?”
修疑惑地弯起了眉头。
“这、这是白果第一时间想到的!完全没有缘由哦!”
“那好吧,被学生这么叫其实也挺新鲜的嘛!谢谢咯!白果同学!”
修眯起一只眼,朝白果比了个开枪的手势,嘴中还配合地做出“砰”的音效,笑得危险无比——感觉这个笑容会让很多女学生坠入悬崖呢。
“那么,因为这几天都找不到白果同学而无法完成的任务也要开始了呢!”
“什......”
白果还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见修那边已经开始发动异能了。
咦咦咦咦咦——?!
无数颗小小的十角星从修的体内飞出,像是缝隙中渗出的水滴,一颗颗悬浮在半空中自转着。明明是在白炽灯大开的教学区走廊,这些星星上的淡金色光芒却还是耀眼得无法让人移开目光。
修随手选定一颗星星拿下,朝白果略微摊开手,那颗星星就有所感知地飞了过去,融进了她的体内。
“白果的体内多了什么东西呢!好恶心!哇哇啊!”
白果一边大叫一边不停地检查刚才那颗星星进去的地方,好像还想拿出来的样子。
“狐狸老师你的异能竟然是这种能力......白果看错你了!”
“喂喂......小声点啊,别说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啊......”
修闻言一惊,连忙弯下腰对白果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修长的食指紧贴嘴唇。
“哎呀,真是个......的异能呢......”
白果撇着嘴评价道,语气听起来像是对着自家调皮的孙子无可奈何的奶奶。
“请不要在关键的地方省略好吗?!我也想听听学生对我的异能的评价啊!”
修看起来有些被伤到了,捂着胸口看向白果。但很快他又恢复成平时的状态了,感觉就像被套了个治疗术回满了血一样。
“话虽如此,老师的工作也不能半途而废啊。”
他这么说道,一手在身前张开,顿时有淡金色的光芒自白果的胸口亮起。
“这这这什么啊?!”
白果慌乱地看着自己胸前
前的光,想起初中时因为总是阻碍别人的眉来眼去卿卿我我,被叫做“电灯泡的白果”。
啊......这下子真的成为电灯泡了呢......
“嗯,嗯嗯嗯?!”
修不知看着空中哪处,露出了无法相信的神情。
“这个也......太厉害了吧?已经无法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了呢......”
“狐狸老师!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负一千五百六十二,你的学分。”
修严肃地抬起头。
“真是......太厉害了。居然有学生能透支成这样啊。我,不,在下甚是佩服。”
“不要擅自就改了人称啊!这样作为学生会很困扰的!”
白果也是会困扰的啊!虽然曾经被抓到上课看视频,也是会困扰的啊!比如说,那个主持人是美少女的折纸教程的视频真是赞到令人困扰,听说美少女和纸飞机很配哦!
“这么惨淡的学分,实在是下不去手啊......但是......”
修摇了摇头,自我谴责了一下,然后变换了手势,竖起食指和中指,手背朝着白果。
“来了哦!我的异能,时星置命!”
一个光斑突然出现在白果的额头上,起初是三个问号,在一阵剧烈的闪烁之后变成了“-1562”。
“这什么啊狐狸老师,难不成是印象分?这可不行啊,白果对老师你的印象分可是足足有50呢!”
借着旁边班级的玻璃窗户,白果看到了自己额头上出现的数字,感叹道。
“白果还以为这种地方能够显示的只有等级呢......”
“白果同学,我的异能‘时星置命’能够把幸运的值与你身上的任何事物相关联,而我的工作就是把你的幸运值跟你的学分建立联系。然后......现在你的幸运值......就是负一千五百六十二了......”
负一千五百六十二?白果的幸运值?说实话,数字太大反而没什么实感了呢,总觉得也不是很可怕。
“狐狸老师,白果问一句,幸运值的上限和下限都是多少啊?”
“哦,那个呀!上限一百下限一万!”
太太太不公平了吧?!
“学校交给我这个管理老师的工作就是把学生们最薄弱的地方与他们的幸运值相关联,以激励他们全面发展。只是我没想到,白果同学你的弱点,竟然这么弱......对、对不起啦!”
修抚平领带上的皱纹,用真正的大人那样的成熟稳重地样子朝白果微微欠身,只是语调仍然那么的轻浮。
“为表歉意,我送你一颗幸运星吧!可以毫无痕迹地增加一些幸运值哦!”
说着又递来一颗十角星。
“哦谢谢谢谢!说起来狐狸老师你的异能很有用呢!助非入欧的必备能力啊!UR五星SSR什么的一发就出啊!”
白果把那颗十角星放进了口袋里,然后就反应过来——自己本来就是非洲人,怎么还要降幸运值啊?!以后游戏还怎么玩啊?!
不过,还有这颗幸运星,应该也不会很过分吧?
这么想着,白果跟修挥挥手算是道别,向旁边迈出一步。
然后,一个奶油蛋糕扑面而来,正正盖在她的头上。
“欸——!”
一位男孩子从教室里跑出,蹲在白果的身边不停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为什么地上有水就摔倒了!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啊没事,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
白果捂着胸口站起,接过那位男孩子递来的湿毛巾在头上胡乱擦了几下,站起身正想道谢,就见一杯果汁又浇了过来。
“啊啊啊对不起!我、我有点笨手笨脚!”
一位女孩子也跑了出来,在白果的旁边慌里慌张地检查着白果的衣服,还含着泪承诺一定会帮白果好好洗干净衣服的。
白果见这位女孩子像小鸟一样可爱,立刻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满脸微笑地准备说没事,抬起手挥了一下——
又是一个木牌砸了下来。
“呀啊啊啊啊啊——!要死啦!”
白果倒在那块原本挂在班级门口当做招牌的木牌下捂头求救,很快便被修拉了出来。
“太不小心了你。负一千五百六十二的幸运值,即使加回了八百也还有负七百六十二啊。”
修蹲在白果身边无奈地说道。
“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啊,搞不好会出事的,这可不能开玩笑啊。”
哦,那个十角星加了八百点幸运值啊——
白果愣愣地想道。
刚才的那一下着实是把她吓到了,现在还感觉眼前都是小星星呢......
“你还没有觉醒,这个样子太危险了,要不我送你回教室吧,白果同学?”
修歪头对上白果的视线,有些担忧地征求她的意见,毕竟在他看来青春期女学生都是很害怕和异性接触过多的,即使对象是老师。
“可、可以啊,完全没有问题啊。”
白果毫不犹豫地答道。
果然像乌鸦报告里写的那样奇怪呢......不过也很有趣就是了!
修稍微回忆了一下,拽起白果,毫无前戏地就开始跑了,两条长腿迈得飞快。
“不对!等一下狐狸老师!为什么要扛着白果啊?!这不是跟扛着麻袋一样毁形象吗?!狐狸老师你帅哥的形象不要了吗?!白果不怕羞耻啊!无论是背着还是公主抱都能接受啊!请老师你换个姿势吧!”
一路上,白果的大喊大叫被全部忽略了。
这就是非洲人的悲哀。微笑。咦好奇怪为什么有眼泪留下来?
白果敢肯定,她刚才绝对把她平凡的一生中所能经历的所有灾难都经历了一遍!
首先是走到哪哪里的树就倒,水管就坏,电线杆就断。然后是总能撞上正在校园里用着异能打架的同学,基本是一见到就走个火,他们在哪攻击就打到哪。
——同学你知道吗?你打飞的那玩意是异能,异能!是一打到白果身上就会发生命案的异能!你想学校里发生谋杀案吗?!
更过分的是,几乎半个学校的的马路上的车都朝他们撞来,后山也有泥石流,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有熔浆?!哇塞这个学校是潘多拉的魔盒吧?!九个灾难齐了啊!
还有那些和泥石流一起流下的鬼畜生物——后山的不明生物!白果已经无法忍受了啊!真的要瞎了啊!
可即使是这样,所有的灾难最后都不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总是会在最后关头偏出轨道。白果相信这是因为狐狸老师给自己调的极高幸运值导致的。
最终到课室时,虽然两人毫发无损,但还是耗去了不少时间,此时已经是晚餐时间了。
白果如今已经完全了解这负七百六十二的幸运值所带来的危害了,简直就是正位死神上身啊!所以难得地像个小孩子一样局促不安地窝在教室里,而不急着去餐厅吃晚饭了。
“咕噜......”
但肚子的哀鸣还是在教室里响了起来。
“啊对了,晚餐你就吃这个吧,绝对比你平时的要好吃一百倍!”
修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对白果眨眨眼。
白果满心欢喜地打开塑料袋,发现里面的是一盒菜量良心的日式猪扒便当和一个淋了巧克力糖浆的甜甜圈,顿时欢呼起来。
“哇哇哇哇!居然都是白果爱吃的!狐狸老师你人太好了吧?!白果好久没见到这么丰盛的晚餐了!”
“其实只是在走廊时随手买了两袋,全是运气。”
修笑着答道,继而又严肃地叮嘱起来。
“白果同学你记住,这几天暂时先不要出教室。时星置命的作用在移动距离最大时效果最好,所以你就别移动了,先熬过这几天吧,老师会找机会给你加学分的。”
“唔,嗯!”
白果嚼着满嘴的饭点头应道。
“那老师就先走了,还有六个走廊没有检查呢。拜拜!”
修得到白果的答复后送了一口气,转身道别,步伐轻快地走出了教室。
白果在教室里吃着晚餐,为自己失去的剩下几天的校园游览默哀,感叹最近的咸鱼生活。
刚才被吓得DOKIDOKI的心脏还未减缓速度,依然用奔跑的速度跳动着。
DOKIDOKI!DOKIDOKI!白果在异世界的校园生活连续剧也是在以DOKIDOKI般的频率进行着呢!

评论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