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4:让可爱的女孩子们穿可爱的裙子,这不就跟目标是成为王的男人一样理所当然吗

从赖床开始的一天果然让人神清气爽呢!噗哇!
白果从睡袋中钻出,站在窗前刷着牙,还因为心情好一边吐着泡泡一边唱着歌。
“名叫怜的美少女,走在路上~蹦蹦跳跳,向着花园那方~——咦?好奇怪,怜会这样走路吗?——兔子先生路过,丢了怀表,哎呀哎呀,找不到爱丽丝了~——怜就是我的爱丽丝啊!——小怜小怜,你有看到她吗?蓝色的裙子,金色的长发,三月兔的茶会邀请了她♪”
为什么会心情好呢?哎呀,大概是昨天下午撞见怜的缘故吧?
白果幸福地回想起了昨天下午的事情。
哎呀,那个样子的怜真是可爱呢!即使是被她的话吓走的慌乱背影也好可爱啊!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天使啊?!白果居然能遇上,感谢妈妈!
白果还在陶醉地摇头晃脑,不觉间乌鸦又来到教室的窗口了。
“喂,废柴学生,你刚才在唱什么歌啊,感觉好恶心啊。”
“啊,黑老师,你来啦?刚才的歌我把剩下的唱给你听吧?!是写给怜的歌哦!”
白果吐出嘴中的泡沫,精神颇好地忽略了乌鸦的讽刺。
“白鸽飞过,留下了邀请函~上面有兔耳的绒絮,和洁白的羽毛~怜啊怜啊,你代替爱丽丝去茶会吧,去见软软的医生和毒舌的导师~不要,不行哦,怜要去见白果大人呢~白果大人是怜的最爱,怜还要去和大人结婚呢~闪闪的戒指,爱之吻将要献给大人♪”
“一开始还算押韵,到后来已经开始乱来了吧?!还有那个大人什么的完全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了吧?!果然还是我的废柴学生啊!”
乌鸦毫不留情地狠狠吐槽了一番,继而问道。
“你说医生......你见过那个家伙了?就是那个看上去人很好的校医?”
“啊是啊,真是一个大帅哥啊,人也很好,只是有点奇怪,嗯,某些方面......”
白果抬起头回想。
“啊,那家伙的确是怪异了点......”
乌鸦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摇了摇头。
“黑老师你认识软软老师?”
“我跟他一届的。你能认识他也不是坏事......”
乌鸦沉吟道。
一届的?!白果真是无法想象他们两个上课时的样子,一个人加一只乌鸦吗?还是一只绵羊加一只乌鸦呢?啊,不管怎么讨论,黑老师都是一只乌鸦呢,果然是从动物园逃出来的吧?像凯撒那样误服了药剂什么的。
“废柴同学,是不是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呢^_^”
乌鸦貌似看穿了白果此时的想法,歪头威胁道,直到白果高举双手成“X”状大喊“白果错了白果错了”才肯继续说下去。
“啊,切回话题。我今天来是给你这个刚转来的废柴学生普及一些在学校所必要的常识的。校规你大概也看过了,所以就说一下学分的作用吧。”
“学分?!黑老师虽然你一开始提过要扣白果的学分,但白果完•全不知道学分是什么啊!这个东西不是大学才有的吗?学分不够就毕不了业什么的。”
白果一本正经地举手提问。
“在我们学校的高中,就算是学分够了也是要上满四年的课,等到毕业的时间才能够毕业的。”
“黑老师,话说学校的全称到底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你可是老师啊,居然连自己执教的学校叫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你以前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吧?!这到底是因为黑老师你不问世事还是因为这所学校真的没有名字啊?!这所学校到底是神秘还是神经病啊?!或者说纯粹是学校高层又没按时吃药?!
乌鸦低头思考片刻,又取出笔记本翻找了一通,才答道。
“然后因为我们学校全是能力者——除了你——所以,学生的活动很多,学分就常常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为了提高学生对学分的追求和对活动的热情,学校开设了学分商店,给学生们提供用学分购买用品的渠道。”
乌鸦紧盯着笔记本,大概是一字不差地念了出来。
“......基尔上是这么写的。”
合上笔记本后一句结语。
白果心说黑老师你给笔记本取名字的这个设定白果还是没能吃下啊!基尔这种烂大街的外国名是怎么回事啊?!白果觉得,叫阿斯卡托鲁图勒夫斯基挺不错的。
“这是你的学分记录卡,类似于银行卡什么的,每个学生的起始学分都是一百点。接着,废柴学生。”
乌鸦从身下的阴影中抽出一张硬卡片,丢给白果。这张卡白果摸起来凉凉的,应当是某种金属制成的。
“哇啊啊!白果有自己的银行卡了!虽然是类似于校园卡一类的东西但也很高兴!简直就像生日时收到一直以来都很想要的手办一样!顺带问一下,黑老师,这张卡能透支吗?”
白果举起那张卡翻来覆去地观察,突然向乌鸦问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咦?我还以为这种情况下废柴学生会先问我刚才那是什么呢。记下来吧......”
乌鸦又被白果的反应吸引了,拿出那支羽毛笔在笔记本上写了起来。
说实话白果现在不是很看的了乌鸦记笔记,因为自从发现乌鸦会给笔记本取名后她就无法把这个“基尔”单纯地当做一个真正的笔记本看待了,以至于每次看见乌鸦这样做,她的脑袋里总会出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拜托!请大家也来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啊!身为老师却在可爱的男孩子身上写东西,真的超可怕啊!简直跟对女学生动手动脚的男老师们没有区别了!不,还更可怕,黑老师的动作承受对象是个男孩子啊!
于是白果自觉地捂上了眼睛。
“当然是可以的,只不过利息很高。”
乌鸦记完笔记,又往前翻了几页念道,抬起头时看见了白果的举动。
“喂,废柴学生,你在干什么?很可疑啊。是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吧,嗯?”
“没、没有啊,白果怎么会幻想黑老师在男学生的身上写写画画呢?”
——唔啊啊啊啊啊啊!说漏嘴了!
“哦嚯?废柴学生你在说什么呢?基尔单纯只是一本笔记本罢了,你说呢?”
乌鸦微笑着逼近。
“是啊!白果也是这么想的哦!说起来黑老师你刚才的那个是异能吧?是什么呢请跟愚昧无知的废柴学生白果好好介绍一下吧!谢谢!黑老师你最好了!嘿嘿★”
白果眼见不妙,一个箭步窜到了教室的一角,交叉双臂在身前防御的同时向乌鸦深鞠一躬,十足的好学生模样。
“好吧,那我就继续说了,要负责这么个废柴学生还真是劳累啊。”
乌鸦见她这副样子,顿时心满意足地停回窗口。
“我的异能是蚀影,控制影子一类的能力。在这所学校里,所有学生的异能都是公开的,所以你就算去问别人这个问题也不会被打的哦废柴学生。”
“啊,是吗?白果还以为一般都是不知道的呢。果然这不是动画吗?不是学院都市什么的呢。”
“哦对了,待会我会带你去学校的商业街逛一下,算是让废柴学生熟悉熟悉地形街道。”
“等下,要去商业街了是吗?!对不对黑老师?!”
白果惊喜地拍了下掌。
“身为女孩子在之前却几乎没有上街的机会呢!新番出得太快一离开家就不能第一时间看到了呢!真是太可惜了!”
“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啊......”
“白果可是青春无敌的美少女啊!十五岁,性别女,爱好是可爱的女孩子们以上!”
“算了,本来也不指望你能够听懂......跟紧点,丢了我可不去找你。还有,少花点,后果很严重的。”
乌鸦挑了挑眉,斜眼看向白果,随后猛地一振翅,从窗口飞走了。
“哇,原来黑老师飞得这么 快......”
白果望着窗外感叹。
“废柴学生,你在干嘛?!傻了吗?!快跟上来啊!”
乌鸦在半空中怒吼道。
“啊,是是,就来了就来了!”
被吓得跳下了一层楼梯,白果最终连滚带爬地冲下了楼。
“哇啊啊!哇啊啊!太棒了!这也太棒了吧?!居然会有这种东西卖啊?!”
一路上,白果都在小声地赞叹着,丝毫不掩饰喜悦之情。
虽说学校里有什么商业街本来就很奇怪了,结果竟然是真的应有尽有!——竟然连Animate都有?!
“要死啦白果好想买啊!可是学分不够怎么办啊?!黑老师你看,Saber在对白果招手啊!”
白果抓住乌鸦的翅膀拼命地摇晃,不停地问他怎么办。
乌鸦不胜其烦,用另一只翅膀扇开白果的手,飞回半空中。
“废柴学生你好烦啊!没学分就不要买了啊!”
“黑老师你不懂宅的心情啊!周边这种东西怎么是没钱就可以不买的呢?!”
白果理直气壮地反驳。
“......真烦。”
乌鸦放弃了说服白果,上升准备飞走了。
“啊,黑老师等一下啊!好过分啊黑老师!居然把可爱的女学生丢在这种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太过分啦!”
白果向上空大喊道,随后在周围人的视线聚集过来的前一刻向乌鸦追去了。
“黑老师好过分,太过分了!黑老师你到底是怎么当上老师的?!明明性格这么恶劣!”
白果在原地气喘吁吁地抱怨道,而乌鸦只是在一旁毫无表示地看着她。
“黑老师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对于黑老师你这几天来所有的恶劣行径。”
白果气呼呼地说道,话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乌鸦还感到奇怪,就见白果的视线逐渐变得炽热,简直要把他穿透。
“喂喂,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问道。
“黑老师,你身后的......是什么?”
白果指了指他的身后,咽了一下口水。
是什么?难道有什么危险分子吗?
乌鸦警觉地转头,却发现身后——
只有一间洋装店。
“怎么......”
他转回头,正想询问,就看见白果看过去的眼神已经可以用“狂热”来形容了。
“有洋装店啊!这条在学校里的商业街有洋装店啊!黑老师!你看见了吗?!洋装店!”
她突然大喊起来,吓了乌鸦一跳。
“女孩子们最爱的洋装店啊!好想买啊!可爱的女孩子就应该穿着洛丽塔啊!据说如果一方给女孩子送出洋装的话告白就很有可能成功呢!简直就是恋爱的法宝呢!”
啊!白果要买要买!买了挂在教室门口,应该会吸引很多的女孩子们过来吧?!到时候就可以实施诱捕行动了!在裙子上方悬挂一个竹篮或者渔网,到时候一看见有女孩子来就拉下绳子,然后就捕获成功了!
或者给怜一件件试,然后全都拍下来......
“这完全是变态大叔的猥琐作为了吧?”
听见白果心声的乌鸦评价道,同时嫌恶地增加了与白果之间的距离。
“哪里变态了?这明明是对美的追求,是人类进化的标志啊!”
白果不服气地回应,随后又反应过来。
“等一下!咦——?!黑老师你为什么会知道白果在想什么?!说起来,一开始也是......”
“麻烦别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老师好吗废柴学生?”
乌鸦用充满善意的眼神回看向白果。
“我不是说过了我的能力蚀影了吗?‘控制’当然包括‘了解’啊。补充一句,其实我本来不想窥视你的思想的,但你对那些事的渴望太过强烈,一不小心就看见了。”
“唔、哇哇哇!黑老师你居然还有这种变态专用的异能!那偷看女学生的心思这种小把戏岂不是手到擒来吗?!白果也想要啊!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白果想好好了解那些女孩子们啊!”
白果大惊小怪地叫道,羡慕得眼红。
乌鸦只得提醒以引开她的注意。
“话说回来,废柴学生你不是要去买裙子吗?还在这里晃悠?”
“啊裙子!对了对了!多谢黑老师的提醒,白果这就去买!”
猛然反应过来的白果朝乌鸦摆了摆手,就飞快地冲进了那家洋装店。
“笨蛋,笨蛋,果然是废柴学生。”
乌鸦在原地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之前讲的话啊?!花了这么多学分,你的妈妈要哭了啊!”
几个小时后,白果终于从洋装店中一蹦一跳地走了出来,等得辛苦的乌鸦真想照常嘲讽上几句,在看见白果手上大大小小的几个袋子后就真的骂起来了。
“可是......这些裙子真的很好看啊。黑老师你看,有哥特有洛丽塔有巴洛克还有洛可可啊!还有这些鞋子袜子和饰品都是手工制作的耶!超棒啊!老板娘说这些都卖断货了,这些是最后几件了,还给白果减了五十学分呢!”
白果翻出袋子里的裙子在乌鸦面前展示,为自己辩护道。
“老板娘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啊?这些都是促销手段!促销手段,促销手段听得懂吗?再说了五十学分减了有什么用啊,就像你买一个一千的手办靠优惠券或是积分减了几块钱,毫无作用啊!”
乌鸦心想果然是废柴学生啊,废柴得要死呢。
“嗯?学分负一千五百六十多了?你还知道啊?!我跟没跟你说这个的利息很高啊?!你要有一万点学分才能毕业啊!无法毕业导致只能留在学校里继续上课还要每年交两千的学分,你想留级一辈子吗?!”
“一、一万?!”
白果被吓得都不会说话了。
“黑老师......贷后还款的利息是多少?”
“一个月加%5。”
“完蛋了......”
难道白果在异世界的校园生活要被债务填满了吗?!明明应该只有美少女们——特别是SSS级的怜——的高质量颜值啊!
白果的世界,被学分玷污了......

评论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