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3:连烤熟了的咸鱼都能够翻身的话,那么只是晒干了的咸鱼也说不定也可以(Main Talk)


在睡袋中迎接教室的窗口外照进来的晨光这种经验,白果还真的是第一次。

“啊,地板好硬啊,腰痛。窗户昨天晚上居然忘关了,冷死了......”

白果打了一个寒颤,从睡袋中不情不愿地爬出,半闭着眼睛关上窗户,打了一个哈欠。

在走廊尽头的厕所内洗漱完毕后,白果梳好头发就直接冲向了餐厅。

开玩笑,昨天可是有两餐没吃,晚上还吃的那么少,这时候不饿才怪!

早餐什么的,再不正常也不会怎么样的吧......?

白果报出学号,祈祷着从阿姨手中接过自己的早餐,然后轻车熟路地坐在了专属她的位置上——餐厅后门的台阶上。

不,其实也不是专属,因为一旦有餐厅的叔叔阿姨们要经过,她一定得退到台阶之下,还不能忘了拿走早餐,因为他们走路不看路的,分分钟毁了白果的早餐。

待餐厅的人员到齐后,白果总算可以看清楚自己的早餐了——两个糯米糍。咬了一口,发现还是没馅的。

天啊!没有馅的糯米糍到底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啊?!那不就跟没有蟹黄的螃蟹一样令人发指吗?!

她一直以为早餐的拟人应该是那种小小乖乖活力十足的运动系少女,会举起勺子甜甜地说“啊,张嘴。”而眼前这个,只是一个颓废的胖子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说“来吃了我吧。”根本不可能有食欲啊!宅男——最讨厌了!

话虽这么说,但饭还是要吃的,于是白果只好硬生生地干吞了这两个糯米糍,然后感觉快要被噎死了。

好恶劣啊......连盒牛奶都没有呢......连小血瓶都不给,自动回复都停止了好吗?!

“不过就算这样,白果也还要坚强地活下去呢☼”

因为她穿越过来,一定是身负着杀死恶龙的重任呢!勇者啊,怎么会死在新手关卡呢?

“你看啊,是那个转学生啊。”

“听说还没觉醒呢,真可怜啊。”

“还被隔离了,笑死我了!她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弱鸡了,哪里会误伤到啊!”

——啊啊啊啊,因为没有校服被一下子认出来了!碰到突发事件了!

开学第二天就遭遇嘲讽的白果装出一副傲到飞起的样子,故意走到对方小团体的斜前方。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跟街头的大妈一样爱嚼舌跟啊?白果温馨提醒,会变丑的哦!”

“欸?!”

小团体里的女生一脸的怀疑,齐齐看向没事人一样的白果,她转头微笑。

“是真的,白果虽然还没获得法杖,但也还是个魔法使呢★”

舍弃了勇者的身份!感觉还是魔法使轻松一点呢!

白果在肯定了自己最后的设定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就在女生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说到魔法使,果然还是那个吧?异能,异能啊!异能什么的果然很适合这个设定啊!适合得过分啊!

白果想到这里,忍不住跑去了教学区,想看看那些有异能的学生都是怎么上课的。反正她自习也没有老师管,乌鸦虽说是她的导师,但也不可能一整天跟在她旁边。

她跑到了很多教室的窗口,踮起脚往里面张望,然后,就惊呆了。

天啊这不就像轻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帅气吗?!使用着异能战斗什么的,这才是青春啊!

她跑到了很多教室的窗口,偷偷地看着他们在一片绚烂中战斗。其中也包括有怜所在的法术科。

教室里的怜不知用着什么异能,周身一片银金蓝绿色的光雾,这些光雾浓郁时就像柔软的雪团,飘忽时又像即将消散的灵魂,美的不可方物。

这......就是怜的异能吗?好美......

被震惊到的白果失去了胡思乱想的能力,只是呆呆地站在窗口,没过多久就被路过的老师发现了,要把她抓去反省室,于是她就开始了大逃亡。

问题是——

这些老师也有异能啊?!这个虽然可以理解但白果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时刻啊?!三个老师,一个会飞一个跑的超快一个一直在试图用攻击让白果停下,要怎么逃啊?!根本跑不过好吧?!而且一停下就会死的吧?!

“呜哇!白果不想惨死在成年男性的手下啊!如果一定要死的话请让白果倒在可爱的女孩子的怀里吧!说不定还能因为同情被答应交往的要求呢!那样也是死得其所啊!”

白果哀嚎着四处乱跳,在躲过身后攻击的同时往各种走廊跑,最后在一个转角处冲进了学校的校医室里,二话不说钻进了最里面的病床上,扯过被子将整个人裹成了一个粽子。

“老、老师,白果突然肚子好痛啊!请让白果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白果探出脑袋,对那位一直在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戏的老师恳求道,双手合十的时候也不忘装出一副疼到不行的样子。

“哦呀,肚子痛?”

校医一身白大褂,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和白果说话的时候还摆弄着鬓间挂着的中国结,火红的流苏垂下,在墨黑的发间像跃动的烟火。

“休息,可以呀。”

白果听到他的答复后一下子高兴得呆毛都翘起来了。果然帅哥都是好人!妈妈总是说人的人品和颜值是成正比的!她之前还不信呢!

她半个身子都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想好好地感谢一下这位校医的救命之情,却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停在了校医室门口。

“请问您有看见什么可疑的学生经过吗?”

那三位老师中的一位敲门询问道。

“哇哇哇哇白果要完蛋了!”

白果大叫着往被窝深处钻去,却从另一头掉了出来,咚的一声撞在床头。

“痛啊......”

白果捂着头呲牙咧嘴地坐在病床上,完全忘了要躲藏。

“你这家伙真是......”

校医也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她。

“老师,刚才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位可疑的学生?”

那位老师闻声把门敲得砰砰响,但听得出来他还是保留了不少力道的。

“这里只是校医室,哪来的可疑学生啊?何况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只有几只小动物罢了。”

校医一手掩在嘴边朝门外应道,转身还真从病床底下揪出一只小猫,抱在怀里顺着毛。

“这这这猫是怎么回事?刚才床底下明明没有猫的。而且这耳朵上的羽毛是怎么回事啊?!瞳孔里的又是什么玩意?魔法阵?!这还是一只有异能的猫吗?!”

虽然不能大声讲话,白果还是忍不住用轻微的声线吐槽道。

“哦呀,你想象力真丰富,刚才你根本就没有往床底下看吧?这只不过是后山上的小猫罢了。”

校医却好像毫不在意地用着正常的声音回答。

“后、后山?!就是那个传说有很多不明生物的后山?!”

“不是传说是事实来着。”

听到这话,白果不知该做何回应了。

“老师,老师,真的没有可疑的学生吗?要知道,知情不报和包庇在校规里都是要接受处罚的!”

门外已经开始威胁了,只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进来。

“都说了没有了。”

校医还是好脾气地答道。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丢下一句“收到”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欸这是走了吗?老师你几句话就把他们赶走了?!”

白果惊讶地在病床上站了起来。

“那是因为老师厉害呀★”

校医朝她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可爱得就差吐个舌头眨个眼睛了。

“他们连门都不敢进耶!超解气的!”

白果现在拼命地在大脑中搜索着永久保存记忆的方法——不行啊,这个校医好可爱啊!

觉醒能力什么的如果是超强的记忆能力也不错啊,那样就可以永远记住可爱的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了!即使不能青春地上战场也可以青春地快乐着啊!沉溺于美色之中到底有什么不对?!

“哦呀,这么一说,白果同学还没有觉醒异能对吧?”

校医好像猛然醒悟似的看向白果。

“要不然......”

话还没说完,就被握住了自己双手还热切地看着自己的白果吓到了。

“拜托了!请先跟白果介绍一下怜的异能!从一开始就很在意了,只是控制火啊水啊什么的异能怎么会那么漂亮?!还有那到底是什么元素啊?!”

“嗯嗯?”

一瞬间思路有些转不过来的校医呆了一下。

“你这个学生怎么回事啊......已经奇怪得不像人类了吧?”

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嘻嘻嘻,谢谢夸奖!白果其实已经心碎了的事实才不会说出来呢!要勇敢面对现实!白果不会再逃避了!”

“哇......我真是输给你了......我说好了。怜的异能,叫做霜月星尘。”

“霜月星尘?好美的名字!”

“那是,那可是......最美的异能啊。”

最美的异能......?那就是怜的异能吗?怜啊,果然很厉害呢!

白果一脸的向往。

“异能啊,白果也想要呢!什么都可以请把异能向白果砸过来吧!且不论强不强好歹能当个正常的学生啊!白果想好好地吃饭洗澡睡觉已经很久了!”

“还真是个耿直的学生啊,真少见......”

校医看着她叹了一口气,毫无对付办法的样子。

“那个,老师,白果可以叫你软软或者绵绵吗?虽然可能有些没礼貌但这样子亲近很多啊,毕竟老师你就像那种毛茸茸的绵羊一样。”

白果举起手再次提出了要求。

“哦呀?可以啊,软软老师叫起来蛮好听的。”

出人意料地被一下子接受了!白果出生以来第一次在给别人取名字这件事上得到肯定!在这之前可是连双亲都嫌弃她的艺术天赋啊!

果、果然,帅哥都是好人啊。

“软软老师,by the way,白果还有一个请求——请给白果展示一下老师的异能吧!谢谢!”

“这个,没问题啊。”

校医点点头答应了。

“哦呀,忘了说,老师的名字是以泽,互相赠以恩泽的以泽。”

没有姓氏?

白果还来不及提出这个疑问,就见以泽开始发动异能了。一圈圈的碧绿色光芒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带着点点荧光飞向他的掌心。这种极富生命力的颜色映照在以泽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温柔慈悲得像创造这片土地的神袛一样。

这些光芒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块通透如水的晶体,形状不断变化,最终成了一根小巧玲珑的针,只有发丝粗细,却精致得像有了灵性。

“我的异能,摇光,可以炼化天地间的灵气,将其变化为我想要的形状,只是有点难修炼。”

以泽对目瞪口呆的白果解释道。

“哇,好厉害!天地灵气这种小说里的东西居然还能被炼化耶!太厉害了!感觉跟奥特曼一样厉害啊!”

白果还想再说点什么来表达她的佩服,但话没出口就被一大群从校医室的窗口涌进来的奇怪生物惊得说不下去了。

“软软老师!这些是什么啊?!白果被monster包围了,救命啊!Help!Help!”

淹没在怪堆中的白果惊恐地大声呼救,却发现那些怪根本就不理她,径直向以泽靠近。

“软软老师,你把仇恨吸走了?!可你什么也没干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脸T?!”

“白果同学,这只是因为老师用了异能啊。天地灵气对于这些后山的小动物来说可是很有吸引力的。”

又是后山的不明生物?!老师你跟它们是绑定了吗?!可白果已经不想见到它们了!

白果就见那块刚刚炼化出的天地灵气被以泽化成雾气的形态,然后那些怪在一瞬间把它“吃”完了。

“软软老师,你这是在投喂吗......?可你不是说这个很难修炼吗?好不容易炼化出的一块就这么给分了?!”

“哦呀,这个嘛......”

以泽为难地挠了挠头,撇起嘴。

“是很难炼没错啦,但这些小动物不吃东西会饿啊。”

好朴实的回答!但这些生物真不是小动物啊!一看它们就是经常吃人或者吃同类哪里会饿啊?!它们又不是什么家养的小宠物,老师你也不是驯兽师!你的异能是拿来战斗或者救人的,以“给小动物喂食”这个缘由把武器用光什么的连白果也无法接受啊!

“还有,它们很可爱啊。你看,这个是大白,很可爱对吧?”

以泽举起一只白色的不明生物给白果看。

卧槽?!这是什么生物啊?!长的好鬼畜啊?!它还对我笑了?!天啊那是怎样的一个笑容啊,死神的微笑啊!只是因为是白色就擅自取了大白这个令人误解的名字吗?!还有,老师拜托你了请不要再对那玩意报以宠溺的笑容了好吗?!辣眼睛啊!

此时白果的内心是崩溃的。本以为遇到了一个正常一点的帅哥老师,没想到竟然是个审美扭曲的人,对于后山的那些生物竟然是真爱。竟•然•是•真•爱?!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到了需要白果先把这个世界毁灭了再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的时候了吗?!

“哦呀,对了,白果同学,作为这个学校的校医,老师是很闲的,有事情可以来找老师的哦。”

以泽这么说道,目光却转向了另一只黑色的不明生物,把它抱在怀里兴奋地转着圈。

“哇!大黑你也来了啊!又变帅气了呢!”

白果想说,软软老师你到底是怎么看出这只怪鸟变帅气了的?!白果连它的脸都找不到在哪里啊!

“知道!没有事情的时候也可以来找老师玩的对吧?!那么以后就请多关照了软软老师!”

说完这话,白果就飞一般地跑出了校医室。

看着软软老师跟这些黑暗的产物卿卿我我,“老师你其实就是寂寞想找白果聊天吧?诶嘿★”什么的白果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那么,又一个半天结束了,午餐大概也是没有肉的三明治一类的东西吧?简直像要坐着连防护罩都没有的木头椅子飞向星辰大海一样令人无可奈何呢!诶嘿★



然后下午,在跑回那间偏僻的旧教室的路上,白果遇到了怜。怜轻靠在走廊边上,见到她来时懒懒地抬起头看了过来。

“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句‘来了’是什么意思,但果然怜是在等白果吧?!是吧是吧?!白果就知道会有和怜的心连在一起的这一天!白果就是为了爱上怜而存在的!噗咻!轰隆!白果的心正因为与怜的邂逅而剧烈地跳动着啊♥”

白果大叫着表达出自己此时的幸福,同时飞扑向了怜。

而怜则早已了解了白果的疯狂,只是在两人快要接近的时候伸长了手臂,将白果像小鸡仔一样拎在了半空中。

“别闹,我有话要说。”

“说吧说吧,只要是怜讲出的话白果都会听的!什么话都是哦!等一下,不会是要对白果告白吧?!哇塞这个剧情走得比白果想象的要快啊!还以为会先跟怜牵手约会什么的呢!哦对了!最不能缺的——A kiss of love♥”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无法阻止白果手舞足蹈地畅想着一些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然后毫无顾忌地凑上前去。

“你是不是觉得,没有异能就要被区别——或者你认为是隔离——这件事很过分?”

然而怜根本不理会她的举动,直接开口问道。

“欸?”

半空中的白果愣住。

“回答我。”

怜毫不退让地直视着她的眼睛,完全不给她有任何敷衍过去的机会。

“好吧......这个当然有啦。怜是怎么知道的?”

白果最终还是在眼神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垂下头沮丧地问道。

“猜的,猜都猜的到。”

怜毫不思索地给出了答案。

“刚来到学校,就被这样对待,当然会认为是过分的。”

“是啊,怎么说白果还什么情况都搞不懂。自己是为何而来?怎样来的?来了之后要怎样?这些问题白果一个都没懂,还想念着父母朋友什么的,连下一步要怎么做都不清楚,只是在一瞬间就被告知‘因为特殊所以被和其他同学分开了’,是个人都会有点情绪的吧?”

白果此时终于表露出了压抑已久的负面情绪,用着无气力的声音慢慢说道。

刚得知自己穿越了的时候白果是真的激动,想着轻小说里经常出现的桥段终于出现在自己身上了,那感觉就像吃卤肉味的方便面有一天真的吃到了卤肉一样,然后还有加量的鸡蛋。

但很快她就想到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了。那个世界少了自己,会不会有了什么变化?爸爸还会天天因她而生气吗?妈妈还会天天想着扣她的零花钱吗?朋友还会天天打游戏少个辅助吗?

有点想念。她突然觉得这件事没有发生也挺不错的,她还能按部就班地活下去,只是只能天天对着手机羡慕了。

仿佛知道了她的心中所想,怜适时地开了口。

“那个世界那边,你不用担心,校长安排好了的。在你还没毕业以前,那边世界的时间,都会是停止的,等你毕业了,走出校门后就会回去,这里的事情对你来说,是真实发生过的,但对于那个世界的其他人,只是你的一场梦而已。”

怜面无表情地解释着,只是她话语中流露出的一些信息让白果很在意。

“等一下,怜你的断句怎么回事?都不超过十个字啊?”

结果还是被转移了注意力,整个人再也严肃不起来了。

“这个......这个,跟你无关”

怜的脸可疑地一红。

“嚯嚯,越是被这么说白果越是想知道答案呢!”

大喘粗气的白果总能让不知情的人以为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啊,算了,这种情况你也不会,回答我的问题的吧?”

怜却恢复了冷静,无奈地叹道。

“我下次再问好了。”

说完这话,她就直接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下,怜啊,你不会是特意跑到这种地方来问白果的吧?”

听到这话,怜走出的脚步一顿。

“真的啊?!只是认识了不过两天就对白果关心至此 ,怜是天使吗?是的吧?!白果被怜关心了啊!完全治愈了啊!此生无憾了啊!”

白果捂着脸幸福地大喊大叫起来。

“怜怜怜!和白果在一起吧!和白果结婚吧!带上戒指永远属于白果吧!”

怜闻言一愣,随后慌乱地逃跑了,离开时还丢下了一句话。

“总而言之,就算是为了我,白果也要好好学习,好好觉醒。”

天啊!为了激励这样的白果竟然说出这种话了吗?!竟然承认白果对她的爱了吗?!

妈妈,白果好幸福啊!白果被您生出来就是为了这一刻吧?!

“既然怜都做出这样的牺牲了,白果不努力也不行了呢!”

发出这样的宣言后,白果斗志满满地去自习了。



晚上睡前,白果在睡袋里贴了一张不知是哪里搞来的怜的照片。画面两端是层层叠叠的树叶,中间的空隙中隐约露出怜的身影——总之是张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时候偷拍的照片——怜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白果真是越看越上瘾。

对着女神的尊荣膜拜加幻想一番后,白果十分满足地准备进入梦乡了。

“为了可爱的怜,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觉醒异能,然后住进女生宿舍,和怜一间房!白果加油!呼哇!”

明天又是崭新而未知的一天了呢!




评论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