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小学生文笔,慎入!!!慎入!!!#
#2017表白喻文州#
#OOC严重#
#魔法使与勇者设定#
#我也不知道题目是什么鬼#

喻文州想他可能在做梦,于是他扭头看了一下周围,觉得果然还是在做梦。
座落在他周围的是高耸入云的机械高塔,塔顶宛如一叶之秋的长枪般刺入深蓝的穹顶,塔身上挂满了正在吱吱作响地工作着的齿轮——怎么说,有种很科幻的感觉。
果然是在做梦吗?喻文州捏了捏自己的手背,有点痛,这梦很真实啊。
现在的喻文州,被告知来到了什么魔法大陆——就是人人都会魔法的大陆。喻文州不是很记得住这些外国名字,这个岛好像叫什么斯德哥尔摩?而这块大陆,目前面领着崩溃的危机,主要还是因为这块大陆是个浮岛,一直以来都被倒转的重力吸在半空中——哦,在这块大陆上,重力方向是反的,也就是说,现在他们都站在天花板上,原本铺盖地砖的地方空空如也,直接连接着青空——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重力逐渐减弱了,据估计,不出三年这块大陆就要被喻文州常识中的那个重力拉着摔下去了,这样下面那个正常的也是喻文州常识中的世界也要一起被粉碎了。
简而言之,世界要毁灭了。而他,电竞选手,蓝雨队长,众大神口中的手残,就是拯救世界的关键。
“快上路吧魔法使,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来路不明的NPC一脸慈祥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这让喻文州想起了老家看大院的门卫大叔。
与他同行还有一位勇者,当然,勇者与魔法使本就是互相绑定的关系。勇者黄少天,除了穿着都与现实中的黄少天并无区别,依然活泼,依然阳光,依然爱笑,依然话痨,一路一边欺负小怪一边发散思维天马行空地为自己配音。
“欸我说看见那边那只怪没有?就那只啊,长得奇形怪状有个像翅膀一样的角的那只!长得特有迷惑性,本剑圣这么厉害的眼力硬是分不清它的脑袋和屁股!嚯别跑!就是说你呢!跑什么跑什么!看你也是公的吧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逃跑呢?就应该先跟对手大战三百回合看清形势再说嘛!不过遇到本剑圣这么厉害的对手你的选择也是没有一点错的!等一下!哈,被追上了吧?看剑!嘿嘿嘿哈哈哈!搞定!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
黄少天追着一只不明生物唠唠叨叨,不出两分钟就胜利而返,一手将冰雨收入鞘中,一手抓着那只生物的四肢把它提了过来。
“晚餐就吃这个吧?你是不知道,当年本剑圣在这片林子里练剑时,吃的就是这个。嘿我跟你说,这玩意的肉的味道真是绝了!保准吃过它你这辈子就只吃这么一种肉了!”
坐下后,黄少天一直洋洋得意地夸赞着自己的猎物,手臂环在胸前,鼻子翘得都要上天了。
“嗯,是。”
喻文州探了探火,觉得温度差不多了,就撕下一条腿递给了黄少天,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吃饭吧?”
在现实中,他和黄少天本就是默契无比的搭档,剑走偏锋的剑客和运筹帷幄的术士,蓝雨的剑与诅咒,没想到到了梦里这一点也没能被改变。
魔法使和勇者,那不就是他们两个吗?
貌似被困在了梦中的喻文州本来还有些迷茫的,但自从这个自称勇者的人在城门口拦住了他并强制要求同行的时候起,他就又变回那个一如既往地镇定冷静、能够给予他人以安全感与希望的喻文州了。
不就是拯救世界吗,有什么能比赢得比赛更为艰难的呢?喻文州想。

喻文州没有想到,这个重力的消失居然是因为被一条龙吃了。
吃了?就是这么无聊又莫名其妙的原因?而且还是因为这条龙因为最近频频失眠心情不好,就想要毁了这个世界。
就算是喻文州这样沉稳的人,在得知真相时也是淡定不了。
  接着在与最终BOSS地狱大魔龙战斗时,喻文州受了伤,黄少天为了保护他也受了不少伤。两人一前一后摔在地上,喻文州想真挺疼的,明明是梦居然没有修改痛感系统,果然副本还是不要两人双刷吗?
但他还不想输。刚才黄少天保护他的背影让他想起了那次全明星联赛时,为了让他释放出死亡之门,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操纵着夜雨声烦冲上来帮他抗伤害,当时他就觉得有这个人在真是太好了,很多自己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有了他的存在都能够迎刃而解。
“尾巴,它的弱点在尾巴距离末端三厘米那。”
喻文州重新站起,拍了拍袖子弄脏的地方,对黄少天说道。。他神色镇定一如往常,眼神中丝毫不见痛色或是退意。
他在梦里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很,远比不上黄少天厉害,但他怎么说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最基本的心理素质都没有怎么行。那些攻击他都避不开,但他就算避开了也没什么用,所以他就无视了那些伤害,借着被攻击时飞出的各种视角观察这什么地狱大魔龙的弱点。黄少天的攻击无处不在,所以他只要观察出哪次攻击哪里让它最痛苦就行了。
“那个位置是它的视野死角,旁边还有岩壁遮挡,很难被发现。我帮你制造机会,你去攻击。”
他飞快地下好了布置,随后两人就凭借着几乎等同于心灵感知的默契成功逆袭,杀掉了地狱大魔龙。
快醒了吧?喻文州想。
但是没有,因为地狱大魔龙已经吃了重力,吐不出来了,所以世界还是要毁灭。
真是够了。喻文州扶额。

回到城市后,他和黄少天尽量委婉地和大家表达了一下这个意思,一城的人听到消息后立刻哭得昏天暗地,地上跟刚下了暴雨后的样子差不多。
喻文州实在是没办法了,装着样子吐了一口气,想安慰一下这城人说重力跑到他肚子里了,现在他吐出来了,所以没事了。还有两年呢,死那么快做什么。结果他没想到的是,一城的人突然智商上线,看穿了他的把戏,让他再去试图拯救世界。
让我回去!面对着一地的泪水,喻文州在内心里咆哮道。

然后他就回来了。
早晨的阳光打在脸上,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点恍然,就这么回来了?
那自己还何必那么辛苦去打什么地狱大魔龙啊?
“队长队长!你起来了?一起去吃早餐吗?”
刚好推门而入的黄少天立刻嚷嚷了起来。他愣了愣,也跟着去了。
餐厅被布置得花花绿绿,一见他迈了进来,几位战队成员就拿出礼花喷了他一身。
“喻文州,生日快乐!”
一餐厅的人同时喊道。
对喔,今天他生日。喻文州想起来了。
“谢谢。”
他微笑着走近那张摆满礼物和蛋糕的桌子,坐下。
“队长,先拆礼物吧!猜猜哪个是我的?嗯猜不到吧?”
黄少天跳出,兴冲冲地开始分蛋糕。
其实,什么礼物都好,都比那个梦好。喻文州在心里说道。

评论(2)
热度(3)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