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2:有异能的人都是大佬,没有异能的人即使现在不是以后也迟早会是咸鱼

在漫长的、长达一个上午的自习课中,前三个小时白果都还有在认认真真地看什么“觉醒指南”,然后在把觉醒指南通读到已经可以背的地步后她就完全坚持不下去了。

拜托!不能和可爱的女孩子聊天的课堂算什么课堂?只不过是读书训练罢了!

——这么想道。

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白果直接开始折纸飞机了。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折纸飞机,用各种各样的花纸折各种各样的纸飞机,然后把它们从课室的窗口飞出去,看着纸飞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被乌鸦叼走。

——这就不能忍了!飞出的纸飞机的宿命就是砸中一个美少女,然后成为把它折出的主人和美少女之间的红线,见证她们的幸福啊!被乌鸦叼走了它们的责任怎么办啊?!那可是身为主人的白果的沉甸甸的梦想啊!

“就是因为身上承载着这么恶心的梦想它们才会心甘情愿地被叼走啊,为了逃避主人给予它们的恶心的责任,恶•心•的。”

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窗外响起,吓得白果一不小心扔掉了一个还没成型的纸飞机。

“太过分了吧,居然用了三个恶心的来形容花季少女的美好愿望,真的太过分了吧?!”

刚才口吐人声的乌鸦停在窗口,闻言罕见地沉默了一会。

“......比起我是谁更关心我的用词吗......嗯,听起来很特别的样子......嗯,记下来......”

它取下挂在脖子上只有巴掌大的活页笔记本,用一根羽毛笔沙沙地写了起来。

为什么身为乌鸦却随身带着笔记本啊?!还有羽毛笔什么的,不会是他自己的吧?......好血腥。

白果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哆嗦了一下。

写完笔记的乌鸦注意到了她的异常。

“痛还是会有一点的。”

还真是自己的啊......

白果表示自己其实一点都不心疼这只乌鸦,真诚的。

“好吧,等下——你谁啊?!”

刚欲坐下却又一下子惊起,想起刚才自己所遗忘的事了。

“啊呀呀,才想起来问?傻吗?不过这也是惊讶时的表现之一吗?记一下记一下......”

乌鸦又开始写些什么。直到终于停笔,才准备回答白果的问题。

“我叫乌鸦,是目前被派来负责你这个没有觉醒的废柴的导师,快喊老师吧。”

白果发现,这个老师......是个奇怪的人哪......感觉,有点像昨天看见的那只乌鸦。

——但她的那个小♂爱♀好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消失。

“老师,为了增进我们之间的革命友谊,我可以叫您黑杂毛吗?”

白果简单粗暴地直接问道。

乌鸦嘛,黑色的杂毛动物。

“我劝你想都别想哦,最好在心里也不要喊出来^_^”

黑模式的导师朝她歪歪头,眯眼说道。

“那大黑二黑小黑您选一个吧,不然就只能叫黑杂毛了。啊,其实黑黑黑也不错嘛。”

“我选择让你叫我老师,白果同学。如果再这样做的话就扣你学分哦。”

“好吧好吧,黑老师行不?你看,又有黑又有老师,折中了嘛。”

“你就不能直接叫老师吗,白果同学?”

“老师,跟学生搞好关系也是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

乌鸦愣了一下,再次取下笔记本来回翻找,一段时间过去后才合上笔记本并挂好,皱着眉头一脸为难。

“好吧,既然基尔上面也有记录的话就不得不认同你了。”

呜哇!这个老师有幻想症啊!他还给他的笔记本取了名字!白果都没到这种地步啊!

“那......你同意就最好了,黑老师......”

算了,他开心就好。

“嗯,好的,白果同学。作为回敬,老师就叫你废柴同学吧。”

“谢谢老师......”

“然后现在也是放学时间了,开心吧废柴?终于不用无聊了。”

“哦——是吗是吗?!放学了吗?!”

然而白果的激动程度却是让乌鸦始料未及的。

“那该去女生宿舍休息了吧?!是吧?!老师我们赶快出发吧!白果的体力已经全部回复了哦!请快点让白果去女生宿舍休息吧!”

女生宿舍!天堂一般的地方!白果因为不是住宿生所以对此只是听说过。但是,女生宿舍啊——!那可是个聚集了美少女的地方啊!哪怕是矜持,不,甚至禁欲的女孩子,到了宿舍里面也都是一样的爱•玩•闹•啊!

而且,即使是对女孩子们伸出罪恶之手,也会因为是同性而且是在宿舍里而被原谅啊!简直就是实现白果梦想的地方啊!哦,白果的抹♀大♂拉!

如果恰巧住的离小怜很近,说不定还能对小怜......

只是想到这里,白果就已经感觉鼻血要喷出来了。

“黑老师!黑老师我准备好了!我们赶快出发吧!快一点!一秒钟都不能耽误,说不定会因错过什么剧情而后悔终身呢!”

但乌鸦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缓缓开口。

“废柴同学,你知不知道,作为目前学校里唯一没有觉醒的普通人,你必须被与其他同学区别开来?这些怜都跟你说了吧?”

白果因为一下子被打断了动作而呆了一会儿,然后愣愣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不仅要一个人在这间课室里自习,还必须住宿在这里。换句话说,这间课室就是你的宿舍。懂了吗,废柴学生^_^”

乌鸦幸灾乐祸得句尾音都上升了两阶。

“什......么?”

白果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了。

是说,她要住在这里了吗?就在这间有闹鬼嫌疑的老旧课室里?不能去女生宿舍调戏女孩子们了?连看上一眼都变得困难了?

“所以,加油吧,我的废柴学生。”

乌鸦背对着白果,临走前侧过头瞥了一眼,确定白果不会出现什么过激性行为后才振翅飞走。

白果失魂落魄地坐在座位上,满脑子都是甩开她的手向女生宿舍跑去的女孩子们。

别啊!别跑啊!白果还没有女生宿舍重要吗?!请不要离开白果的怀抱啊!

她愤恨地锤了锤桌子,认命地铺好刚才被乌鸦扔下的睡袋,拿出里面卷着的其它生活用品、学习用品,抱着枕头钻了进去。

其实这所学校还是有点良心的,起码还知道白果什么都没有。看在这个的份上,只不过是一个中午罢了,先忍着,忍着。



然后到了下午,白果就发现她忍不了了。

不过是要被区别开来嘛,为什么连晚餐都和其他人的不一样!首先大家都是坐在餐厅里,只有她一个坐在餐厅后门的台阶上!其次就是,为什么大家吃的都是正宗的“餐厅食品”,而她吃的是绿茶泡饭团啊?!拜托,这个连肉都没有好吗?!况且她还没吃早午餐耶!

然后啊,除了少数住着豪华宿舍的同学,大家都是在澡堂洗澡的,这很正常对吧?再正常不过了对吧?!

但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她要在游泳池更衣室中的小水池里洗澡啊?!水还是她自己一桶桶倒掉的,用着清洁工阿姨的拖把桶!

“就算是为白果好也太过分了吧......这已经是隔离了啊......”

晚上重新倒回睡袋里的白果叹息道,她已经疲惫到语速都放慢了的地步了。

“校园生活怎么能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呢?女孩子们啊......白果在这里一个人度过夜晚好孤独啊......”

梦想破碎的声音就像鸡蛋壳被打碎时发出的声响。可白果一点也不想要这种经验啊!

Ka......!

评论
热度(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