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DAY 1:因为梦游穿越到异世界了,到底为什么这样也可以穿越啊

白果站在金碧辉煌的巴洛克式大门前,再次掐了掐自己的脸确认这不是幻觉。

这大门的材料,是纯金吧?!这真的是她那个连水费都要学生自己凑的穷酸学校吗?白果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三观又快要崩塌了啊!

回想昨天晚上,刚结束学校所谓“锻炼身体”的长途跋涉后,白果一扑到自己柔软的床上就忍不住奖励自己休息了一会,没想到就睡着了。

然后就到这里了。

眼前的学校简直高端霸气上档次,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正前方还有好几栋设计感超强的教学楼,从数量上就能完爆她之前的那个学校了。

问题是——

她是梦游到这里的,连澡都没洗啊!

“喂喂喂,有人吗有人吗?”

白果抽近校门,礼貌地问道。

但眼前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回应。

啊,也是,毕竟都没人。

白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她能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去吗?就算校门是敞开着的也不行吧?她也是有羞耻心的啊!即使平时会对一些可爱的孩子们想入非非,但也是个正常的十五岁少女啊!

就在白果陷入内心的交战时,一个人影从某个地方闪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

暗紫色的长直发,白皙的皮肤,在白果心中可以打上一百颗星的外貌和身材。

“新来的?学校欢迎你。”

女神怀里还抱着一牛皮袋的泡芙,嘴里也叼着一个,声音有些模糊。似乎是被打扰了享受美食,心情貌似不太好,声音完全没有平仄起伏,伸出表示迎接的一臂也软软地垂下,连白果的身份没有问一下,态度可以说是敷衍无比。

但白果还是看呆了。

天啊这孩子!有一米七几了吧?这腿长起码一米一啊!身材和样貌都超棒啊!竟然还为了方便叼着泡芙,像小狗一样呢!

天使啊!正中红心了!

“嗯?”

女神见她没有反应,疑惑地看了过来。

“女神你叫什么名字?请先跟白果从朋友做起吧!进度什么的不用担心,白果可是恋爱养成类游戏的大神级玩家,平均攻略一位美少女耗时三个小时,最快记录是两个小时二十分钟零六秒!”

白果冲上前握住了女神的手,两眼内是满满的爱心。

唔啊啊啊!白果控制不住自己啦!天啊噜好可爱啊!

女神被惊得抖了一下,用一种看着垃圾的眼神看向白果,嘴里的泡芙还在死死地叼着。

很快,嘴里的泡芙被吃完了,可白果热烈的眼神攻势还没有停止。她实在无法再被继续盯下去了,于是淡淡地开口。

“怜。”

“嗯?怜?什么怜?”

然而白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重新过了一下刚才的对话后又激动起来。

“女神你叫怜是吗?好好听的名字!”

怜此刻真想用一种悲伤的表情来表现她的难过,但无奈自己是个面瘫,最终只是动了动嘴唇算是个叹息,直接带领白果参观起校园。

“这里是电影院,有时候,学校会发电影票,或者可以用学分买;这里是中央大道,车辆很多,过马路时务必要小心;这里是后山,据说有很多不明生物,很危险,所以平时都没什么人......”

怜一边吃着泡芙一边介绍道,完全是在背学校宣传册上的内容,敷衍得过分。

本来只是在专注于怜美好侧颜的白果听着听着就懵逼了。

等下,有电影院已经够奇怪了吧,为什么会有中央大道啊?!这学校是有大马路的吗?!还有那个后山是怎么回事啊?!不明生物?!为什么在建校的时候会对于这么重要的一点毫不在意啊!你们是有多放心你们的学生啊!这学校的高层脑子里是有个地球那么大的肿瘤吗?!

——槽点太多以至于不知该从何而起了。

然而怜看上去也对于这个后山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这个学校的学生心理承受力真好啊。

一路走了过来,怜又带白果走到了一个位于一号教学区的角落的教室,等到白果走进教室东看西看的时候转身就要走。

“Wait!Wait!小怜你怎么忍心把白果丢在这里呢?!白果可能是有点吵没错啦!但热情不是七原罪之一啊!”

白果大叫着跑出教室。

“我没有要丢下你,这是你的课室。”

怜捂起耳朵回答。

“不用去见校长的吗?”

怎么回事?正常发展不应该是在去见校长的途中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吗?!

“不用。”

“那、把白果调去和怜一个教室好不好?你看这里也没有老师,白果也上不了课啊。”

白果做无辜状。

“不行。你还没有觉醒,必须和其他学生,区分开来,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不然会出事故。直到你觉醒之前,都要在这里自习。”

怜解释道,然后为了不继续受白果的纠缠转出走廊跑掉了。

“等一下!现在是怎么回事啊?!觉醒?难道这里是什么异能者聚集的学院都市?!”

白果朝怜的背影大声喊道,然而话没说完怜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了。

白果只好走回课室,再度观察了一下将成为自己接下来学习之地的课室。

围墙都开始掉漆了,窗户也老旧得灰蒙蒙的,教室里摆放的课桌椅乱七八糟,黑板上画满了涂鸦,感觉就像不良少年聚集的地方。

这间教室经历了多少个年头了啊,这看起来明显就会闹鬼的吧?!

教室的窗户也不知道是朝着哪里,不远处的枯树枝上还有一只乌鸦停在上面。

乌鸦......居然还有乌鸦,这里是日本吗......

白果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整个人瘫在了上面,像是一条脱水的咸鱼。

“这所学校......有毒啊......”

这是白果发出的、充满怨念的遗言。

啊,那个,遗言的话请刻在墓碑的正中间,上下左右的距离要一样,白果有一点强迫症。

谢谢,这样就能安息了。

评论
热度(1)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