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Ruby Roses

#马修x戴安娜#

——D——

“我闻起来像什么?”

我曾经问过马修很多次这个问题,这都要归结于他过于敏锐的嗅觉。他能像个老道的品酒师一样,只需深吸一口气就能说出这瓶酒的来历——品种、年份、产地,甚至品牌——这还不算什么,更厉害的是,他还能嗅出那些外表相似的红通通的牛羊肉的年龄和品种。在我第一次邀他到我住的地方共进晚餐的时候,他就向我显露过这一神技,虽然这对所有吸血鬼来说都不成问题。

在享用我亲手烹饪的晚餐的间隙,我假装不经意地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困扰我够久了,真不知道他平时都在嗅些什么。

总不会是我身上的酸味吧?我突然想到,然后急忙抬起手闻了下袖口——是连我这种温血动物都闻得到的、淡淡的薰衣草香,我一直以来都偏爱的洗衣液香味——总算放下心来。幸好不是这样。

当时他迟疑了一下,我以为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跳过这个话题。一时之间我们俩都没出声,气氛尴尬得似乎空气都凝结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当他终于把目光从高脚玻璃杯中他声称是“Côte-Rôtie2003年份以及他最喜欢的酒之一”的葡萄酒移到我身上的时候,那种皮肤下结成冰块的感觉又出现了,紧接着他就说了那段话。就是这段话,让我在晚餐结束后鬼迷心窍地踮起脚尖亲了他的脸,也让我一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你闻起来像是柳树的汁液。一朵在脚下踩碎的甘菊花。还有金银花和坠落的橡叶。以及金缕梅的花朵和春天绽放的第一株水仙。还有古老的东西——苦薄荷,乳香,羽衣草。我一度以为我已经忘却的气味。”


在这之后,我又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问过他这个问题,有时是在康乃狭克州的雪原上,有时是在牛津图书馆的书架前,有时是在巴黎铁塔的脚下,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他的回答千差万别。有“埋在积雪下的杉树皮”,有“浓厚馥郁的松香”,也有“向阳绽放的波斯菊”,总之各不相同。我一度以为他完全是凭心情来信口胡诌,遭到我的指责后还要板着脸说什么“我讨厌谎言”。我当然知道他讨厌谎言,可这不是谎言的一种,这只是敷衍。我为此还和他争辩过——没错,我们从不吵架,只是争辩——我从历史学的角度批评他这种态度会带来的后果,而他也陡然幼稚起来,非要从生物学的角度试图让我明白他那完全有理有据。最后我们没分出输赢,但我释然了,和一个一千多岁的吸血鬼讲什么大道理,不管怎么说他那些形容还挺让我心动的。



——M——

“闻起来像什么”——马修回答过这个问题很多次,戴安娜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眯起眼睛看向他,迫不及待地期待着他的答案。这非常符合吸血鬼的虚荣心。她与爱琳娜、席西利亚都不一样,她没有几百年前的女人都有的温柔顺从,但她有一头彩虹一般的金发,还有一双第一次与吸血鬼相遇时直直看来的蓝宝石眼镜。

她在他心中的形象从春天绽放的第一株水仙到冬天凋落的最后一朵梅花,几乎变换了四个季节,但他觉得戴安娜就该是一座中世纪的大花园,囊括全世界的花种。因此每当他回答,他的思维就会以吸血鬼独有的超高级运动速度跳跃,结合肾上腺素散发出的甜味刺激着他的感觉,结合她的情绪,外面的天气,结合所有与他们有关的一切,答案总是有所变化。

但是戴安娜不懂吸血鬼的思考方式——她就算作为巫族也太过直来直去了——她觉得一个超自然生物的气味不会变来变去,还因此跟他争辩了一场。这场争辩最后以他把她压到床上吻下去结束,没有结果。但马修还是不得不承认,吸血鬼的思考方式的确要奇怪上一点。他忍不住不这么去思考。

最近好像有点儿不同。随着他们相处时间的不断增长,戴安娜花园中的各种花朵聪东南角开始,一朵朵地变成了带着清香露珠的红玫瑰——比起鲜血更像红酒,或者红宝石——然后突发奇想,想要送她一捧红玫瑰。

活了一千多年的吸血鬼在某些方面古板得很,大概是几百年前受了法国人的影响。马修准备今晚就送,以他的速度,两分钟内应该能去附近的花店里走个来回。

“希望你能喜欢,我的爱。”他对着房间另一头的背影,轻轻地说道。



——D——

收拾旧东西总能让人陷入回忆,这好像哪位女巫对我下了咒似的。我盖上纸盒,对着门口大喊了一声“马修”,他就立刻下一秒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像一直以来的那样。我打量着他,他似乎是出门了一趟,穿着应付人们奇怪眼光的大衣。但这黑色的大衣衬得他的皮肤更加苍白了,再加上夜晚路灯的照耀,很容易就能有人看出他是个吸血鬼。

“怎么了?”他低下头问我。

这个诸多习惯像极了法国本地人的吸血鬼走到我面前,背在身后的手露出来的时候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送给你的。”他弯着腰将它递到我的面前。

那是多大的一捧花啊,每一朵都鲜亮美丽,花瓣尖滚动着水珠。我接过它的时候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天哪!你什么时候买的?”

“就在刚才。外面的天气很不错。”他说,“喜欢吗?”

“当然!这些花朵真是太美了,像红宝石一样!”这可能是我长这么大收到过最大的红玫瑰花束了。

马修的表情一下子亮了起来,笑得快乐又得意。他脱下风衣,大跨步走到我的身后拥住我,脸埋在我后颈的头发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喉咙间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他这个动作勾起了刚刚翻到我脑子里的回忆,我努力地扭过头直视着他灰绿色的眼睛,问道:“我闻起来像什么?”这显然是个老问题了。

我等待着他的回答。从前他总会迟疑着思考一下,但这一次他没有,他毫不犹豫地用有点轻快的声音说:“红玫瑰。”

“为什么?”我吃惊地问。他甚至都没像以前那样嗅几下。

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很快那种奇异的感觉又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在我的头顶、肩上。上下打量完我几遍,他接着说道:“没什么,因为我爱你。”


    企划之间久违的更新!虽然不是es相关x

    我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是太甜了……我看的书是同学自己打印的,繁体,竖排,大字号,单面印刷,厚厚一本,我看得眼睛痛……但还是很有趣的,世界观非常有意思!

评论
热度(14)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