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奇迹商人(Leo杏

#OOC预警!!#

#Leo杏这么好吃为什么粮这么少?!#

 

    虽说是原著向,但杏也是个人爱好了……不能接受的话请停下?

    leo生日快乐!!永远喜欢你哦my  lord!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周游列国,自称是“奇迹商人”,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他们追求的“奇迹”。他为灵感枯竭的作家添上最后一句话;给予苦病而善良的匠人一袋在破旧的马灯下熠熠生辉的红宝石;帮因懊恼而愁眉苦脸的大小姐缝补了那条巴洛克长裙,金子捻成的线穿行在绀色的天鹅绒上编织出万千星辰的模样;也曾魔术般地从身后变出一把沾着露水的小野花,让停止哭泣的孩子惊喜地鼓起掌来。

一次,他轻轻地走到作曲家的身后,拿出对方手中的羽毛笔沾了沾墨水,在眼前的乐谱上画下一个音符。不料离开时却惊醒了浅睡的作曲家。那个刚醒来还一头雾水的男人在看见乐谱上新添的一段旋律后突然落下泪来,转过来看向他问道:

“您会作曲吗?即使会也没关系,请让我将我的一切有关音乐的知识献给您吧。除此之外面对着降临在自己身上的神迹,我也无以为报了。”

 

    春季在两个星期前就来到了,街道两旁的樱花开得洋洋洒洒,远远看去像是一团团浅粉色的雾气被锁在了吐芽的枝头上,重重叠叠之间还被随意的画家涂上了几笔茜色和紫色,在暗处悠悠的好比夏日祭上的小型烟花;走近了又能够看清一片又一片缎角似的花瓣,互相触碰着,稍有一点动静颤抖便会从这头传到那头,娇柔的同时又让人感到有一小丝的洋洋得意。

    杏走过仿佛刚被油彩泼洒过的街道,捻起那片飘着飞到肩头的樱花花瓣,看了一眼后抬头忽然看见一个穿着梦之咲校服的男生蹲在路边,背对着她在一棵樱花树下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做什么。她一看见那头完全可以说是“随便”扎起一小束的橙发就确定这个人地身份了,心想他多半是再上学途中突然涌现Inspiration了吧,于是为了不惊扰到他,她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看了一眼:树皮上被小石子划出一道道痕迹,弯弯曲曲地组合成音符排列在一起——果然。

    杏在心里叹了口气,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起来。她从书包里找出那本一直随身携带着的笔记本,翻到了夹了支笔的那一页,轻轻地递到了那人面前。

    背对着她的人看见突然出现的笔记本居然一点也不吃惊,抬手接过来,用牙咬开笔盖,就维持着最初的姿势开始飞快地动笔。杏就听着笔尖擦过纸张的沙沙声,看见那支笔晃啊晃啊,只是一愣神的工夫音符就已经填满了几页原本还是雪白色的纸。

    “噗哈哈哈哈哈!写完啦!Inspiration被完美地记录下来了!莫扎特你给我赶快痛哭流涕吧,因为传世的巨作以及世界遗产什么的又要增加了!”

    写完之后,那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拿着笔和本子的两手在半空中用力地挥来挥去,高兴得像是得到极大满足的小孩子一样。他笑了一会儿又一下子沉默下来,看侧脸似乎是有些苦恼地盯着手中的乐谱在考虑什么。但没过多久他又露出了笑脸,拿起笔在本子上唰唰地写下一行字。

    “有了!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做《在樱花树下写的曲子》吧!这就是极简的艺术!”

    “月永前辈。”

    杏终于能够开口了。她向斜前方迈出一步,声音不大不小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那个人——也就是月永雷欧——“呜哇”地一声大叫,猛地回头,在看见是杏后才呼出一口气,放松地拍了拍胸口。

    “原来是杏啊,吓死我了。宇宙人要是被吓死的话会直接遣送回宇宙的哦!”

    “前辈是在夸张吧?刚才我递笔记本过去的时候前辈完全没有反应啊……是在夸张吧?难道不是因为发现是我了吗?!”

    “啊,那个啊,我还以为是跟我有心灵感应的宇宙人知道我处于困境之中,从遥远的外太空千里迢迢赶来帮我呢!啊哈哈哈哈☆”

    杏看着叉着腰笑的月永雷欧,早就习惯得不像初次见面时的满脸困惑了,只有些无奈地说。

    “前辈毕竟也是个偶像,请以后少做……不,别做这种破坏花花草草的行为了。我觉得,樱花树先生也会对前辈的这种行为感到困扰的。”

    “是吗,我觉得不会呀?”

    雷欧有些疑惑地问道。

    “会的!”

    “杏说会那就会吧!”

    雷欧这么说着,转过身抱了抱那棵樱花树。

    “Mr.樱先生,虽然我一开始觉得你的树皮上能留下天才的乐曲是你的荣幸,但既然我的女王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道歉好了。对不起!……等下,这可真有趣啊!我最喜欢有趣的东西了!哈哈哈哈!杏,我感觉得到,Inspiration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要再借你几张纸了☆”

    他一边喊着,一边又把额头抵在树上动起笔来。

    杏在后面看着他自顾自地又沉浸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了,禁不住想笑,然而最后却放空了双目,视线漫无目的地四散开来。眼前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一束橙发跳来跳去,像是傍晚的阳光照进磨砂的窗子里。

    太好了,真的是……很耀眼呢……

 

    杏一直都知道的,自己对于月永雷欧这个前辈的憧憬。憧憬着他的才能、外表、性格,甚至是“不怎么”全是光明的过去。

    有一次,她留在Knights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整理资料,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条绿色的领带落在凛月的床边,想起目送着大家临走时的情景,心想某个人当时一定又是作曲到忘我了吧。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杏也说不清楚,但她却这样做了:鬼使神差地解下自己的领带换上这条,鬼使神差地在脑后扎起一束马尾,再鬼使神差地将它绕到锁骨前。

    站在镜子前,杏看见镜中自己的模样吃了一惊。她学着那个人的样子抬起嘴角,愣了好一会儿,才粗暴地扯下头绳,贴着镜子蹲了下去。

    她把手搭在镜子上,整个人蜷成一团,双肩一抖一抖的,脸慢慢地埋在那条领带里,拼尽全力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对不起,月永前辈……我果然……不可能成为你啊……”

 

    那样特别的人,那样让人难以忘却的偶像啊,平庸得只能表现出自己的努力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成为那样的人呢?

 

    不是无缘无故的,不是突如其来的,不是什么少女般的感情,而是更为深厚,更为沉重的期待。杏从踏入这个校园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它的存在,用尽各种方法掩藏,甚至卑鄙地利用了自己的制作人身份,不让任何人发觉它的存在,但它终于被迫显现了,就像是阴影注定无法在阳光下藏匿身形一样。

在那个国王大人戴着王冠,大笑着出现的时候。

 

    “杏,你怎么了?最近好像总是很困的样子,是工作太多了吗?”

    耳边突然想起班长冰鹰北斗的声音,杏猛地回过神来,满脸茫然地看向对方。

    “呃……北斗君,难道说我睡了一节课吗?”

    “也没有那么严重啦。”

    游木真思索着走过来。

    “大概也就一动不动地坐了半节课吧,门老师喊你都没反应。”

    “什么……!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你去好好道个歉就好了,门老师不是那种爱生气的老师。”

    衣更真绪叹了口气,皱起眉头。

    “话说你是不是又熬夜了?黑眼圈又重了啊。最近的压力太大了吗?”

    “哪里哪里,压力明明一直都在的……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吧。”

    明星昴流终于挤开那三人凑到了杏的桌旁,对她活力十足地扬起笑脸。

    “杏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呀,总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哦!神采奕奕的杏才最闪闪发亮了!毕竟杏可是我们的胜利女神啊!”

    “嗯。”

 

    胜利女神什么的……

    因为下节课要换课室,杏在明星的催促下急急忙忙地收好了课本走出教室。她像往常一样走在四人稍后一点的地方,看着明星和真两个人相互配合着讲起笑话,被北斗一本正经地训话说要有身为偶像的自觉,而真绪就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样子唉声叹气。她下意识地迈出一步想扯住他们的袖子说点什么,脑海中却突然闪过明星刚才说过的话,那句被Trickstar的大家提起过无数遍的话。

    胜利女神、女王大人、救世主……她真的有资格拥有这些称号吗?

    她清楚自己从未有过那样的能力,强行担负只有徒增压力的份,但想要放下的时候却总会犹豫。因为这么几个字听起来真的太耀眼了啊,耀眼到让人无法舍弃。

    像不肯离开好不容易寻找到的光亮的灰蛾一样,与之相对的是拼上了性命的决绝。

    所以——杏对自己说——努力吧,继续努力吧,将所有的压力都扛在背上,那样的话,总有一天也能够成为耀眼的人吧。

 

    春天还没有结束,樱花花瓣还在漫天地飞舞,像是永远也不会低下头凋谢一样。浅棕色的飞鸟悠然自得地在稀薄的云海中上下穿梭,偶尔与同伴在蓝天下上演一出你追我赶的闹剧。而预备着在夏天登场的蝉还在泥土中沉睡,自在得很。

    然而杏的心中却没有一丝放纵自己的念头,她的行程安排得都可以说是密不透风了——或者说即使幸运地得到了自由活动的机会,她也不会让自己就此放松下来的。

   Knights近期接了一组以春之樱为主题的外景拍摄工作,委托方希望他们能够表现出那种在花雨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也算是符合了骑士之道。原本濑名泉还打算对这个少女心泛滥的主题发表一番评论再来取舍,但雷欧完全没给他思考的机会,从不知哪个角落突然冲了出来,嘴里说着“樱花吗听起来好有趣啊”,然后在下一秒以队长的身份接下了委托。

且不论当时场面的混乱,例如泉维持着完美的笑颜手却捏上了雷欧的肩膀,而雷欧大叫着“濑名好恐怖”不停地挣扎,其余的队员——除了打着哈欠几乎要睡着的朔间凛月的两人——都赶紧上前阻止内战的发生,杏的工作内容又增多了。白天在拍摄现场帮忙布置道具,顺便拿着那本从不离身的小笔记本学习业内知识,晚上回到家里还要整理当天的资料,在文档里总结工作经验,睡前再看着杂志改进自己的服装设计稿和演出的策划。她两点一线地穿梭在拍摄现场和家中,忙得团团转也不肯停下休息,心里总悬着一口气放不下拎不起。

连泉都开始担心起她来,多次委婉地提出让她过几天就不用跟来了,但她只是假装没听见,然后继续跟在其他工作人员的身后做这做那,完全无视泉因为好意被无声拒绝的愤怒。

她不敢跟前辈解释自己这样做的缘由,害怕如此懦弱无能的理由被无情的嘲笑。但她能怎么办呢,自己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懦弱又无能的人啊。

她不敢休息,生怕就是在那放轻松的几分钟里错失了什么提升自己的机会,她不能错过的啊,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啊,就被一点一点拉开距离地抛下了啊。

平凡的人类面对着相隔几千亿米外的太阳,如果不踮起脚尖将身体拉成紧绷的直线再伸出手的话,就永远也触碰不到跳跃的光了啊。

 

几天的忙忙碌碌过后,拍摄工作总算是接近尾声了,整个拍摄现场的人都颇有种如释重负的快乐。杏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只好少有地扎堆在一群摄影师中看着Knights的五人在樱花树下准备最后的拍摄。泉与岚这两个本就是专业模特的队员的表现无可挑剔,司也一如既往地认真配合着拍摄工作,连凛月也收起了平日里无精打采的表情,双目炯炯有神起来,而雷欧则是气质上变化最大的一个人,饶是自诩能够平等地对待每一位负责的偶像的杏也忍不住将视线长时间地投在他的身上。

面对着摄像机的雷欧换上了为最后一场的拍摄准备的服装,那是一套十分时尚、却又保留着优雅的骑士风格的春季便服,边角处的铁灰色线条因为灯光的照射在他的脖颈和手腕处闪着银光,衬得身姿挺拔而英气。镜头下的雷欧淡化了那种时常大喊着“Inspiration”的跳脱,而是多了几分成熟,即使虎牙在唇角若隐若现也只能显得他像是小豹子一样充满了野性的魅力。他什么也不做站在那里,目光就锁定着每一个人,带着捕食者的高傲,青色的瞳孔像是碧玉一样熠熠生辉,亮得灼人。这时他就再次拥有身为“王”应有的姿态了。

杏看着看着,想起了自己的执念,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但她还是很快地调整好了心情,站在摄像机后看完了最后的拍摄过程。

 

“可以收工了!”

负责人在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照片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朝Knights还穿着拍摄用服装的五人招了招手。

“真不愧是Knights啊,真让人放心。”

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在听到这句话后都动起身来准备收尾工作,而杏则一个个地找到他们道谢说各位辛苦了,再递出几瓶矿泉水。这些都是身为制作人应尽的礼节。她跑完一圈后拿起事先预留下来的几瓶递给已经换下了衣服的泉、岚、司和凛月,然而在四人都接过后,她发现她找不到剩下的雷欧了。

对于雷欧这种神出鬼没特点心知肚明的杏拒绝了刚刚结束拍摄工作的队员们的好意,自己抱着那瓶矿泉水开始寻找起雷欧的踪影。

最后找到他是在一颗樱花树下,就是在拍摄中出现的最大的那棵,雷欧就蹲在树下哼着歌收集落在地上的花瓣,身上的服装还没换下,依然是那套比起校服好看得过分的便服。

“......月永前辈,难道说你很喜欢这套衣服吗?”

“是杏啊,宇宙~☆”

雷欧抬头看着她笑了一下,没说到底是喜欢这套衣服还是单纯地忘了换,只是很快又将视线移回到手上的一捧花瓣上。

“前辈!”

“等下等下!对了我忘了说了,杏你闭下眼哦,我有一份特地为你准备的惊喜来着!”

他一开口就又恢复了平常的活泼,仰起头笑的时候露出了小小的虎牙。

“不是,那个......月永前辈......”

“总之先快点闭上眼睛啦!”

“好、好的吧......”

杏面对着他气鼓鼓的脸实在说不出准备好了的提醒的话,只好依言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看不见的话实在会让人稍微失去安全感,杏有些惶恐不安地站在原地,听着一阵窸窸窣窣过后,有什么东西从头顶上方落了下来,伴随着令人怜爱的淡香。

“月永前辈,你在做什么呀,这不会就是刚才你手里的花瓣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睁开了眼睛。手在头顶一摸,摸下来的几片花瓣证实了她刚才的猜想。她不解地转头看向雷欧,却再次被花瓣落了一脸。

“送给杏的哦。怎么样,樱花是不是很棒!简直让我只是看着都像有乐曲在耳边响起呢!”

“对不起,说实在的我刚才看见了......”

“啊,是吗?对啊,我刚才完全没想到杏会突然出现,简直就像无处不在一样呢!”

雷欧听到她这么说也看不出有什么懊恼的情绪,只是继续摇晃着食指接下去说道。

“刚好!和宇宙的电波连上了,恢复通讯了!哇哈哈哈真是太棒了!所以我现在要跟杏说的是——国王大人的另一个身份!”

 

——奇迹商人继续着他的旅程,只不过这次多了些陪伴着他的东西。那些画满了音符的乐谱轻飘飘地总像是要被风吹走,他就一直抱在怀里,抱着走过山丘,走过海滩,走过雪原,走过一条条为人们带去奇迹的路上。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的存在,平民,甚至是国王。

很快,他就被国王奉为上宾,请到了皇宫内。在盛大的晚宴上,国王问他,先生,您给每个人的奇迹都不一样吗?

他说,也有一样的,毕竟活在世上的人都有共同之处。

国王又问,那您给他们的奇迹是哪里来的呢?

他说,因为他们的心愿而产生的呀。

国王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问出了早就想说的话,先生,您可以给我比任何人都要多的奇迹吗?

他摇了摇头,抱起身侧椅子上的乐谱准备离席。

 

——国王说,请等下,先生,请把您所有的奇迹都给我吧,我会给您所有您想要的,宫殿、金银珠宝,所有,请您将所有的奇迹都给我吧。

他说,不可以哦。

国王问,为什么,先生,难道您什么都不想要吗?

他想了想,说,我想要的......就只有大家的笑脸,你给的那种不算啦。

国王不死心地追问,怎样都不行吗?

他说,不可以哦。

于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国王将他关押在了无名的高塔上。

 

月永雷欧也经历过痛苦吗?

杏知道这是肯定的,和所有的人一样,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免俗。

他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又温柔,对身边的人一个个说我好喜欢你,却遭受了背叛。Checkmate发起的时候杏还不在这所学校里,一切都是从泉那里听说的,可只是这种程度的了解就让她当场落下泪来了。

为什么这个人会如此温柔呢?为什么这个人还是如此温柔呢?

温柔的人,在他人眼中一定是闪闪发亮的。因为他经历过痛苦,了解过痛苦,所以能够理解他人的痛苦。像是来自宇宙的另一头一样,不只是银河,整个宇宙的光都被披了在身上。杏从以前就这么觉得了。

所以月永雷欧说他是宇宙人的话,她是真的相信了的。毕竟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啊,不惜失去一切也会保护自己珍视的东西的人。

 

——几天后,他逃了出来,从圆形的漆木窗子中飞跃而出之后被塔下的几棵树稍稍接了下,却还是摔伤了双腿,只剩下一双还能够拿起笔的手,在雪白的纸上、深棕的树皮上、米黄的岩石上没日没夜地写下音符,那些作曲家们的奇迹。

他只剩下脑海中的一段段旋律了,但这些仍然会成为奇迹。

 

“奇迹商人?”

杏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

“没错!奇迹商人哦!”

雷欧在对面得意地歪着头。

“所以啊,杏,我知道你想要的奇迹哦。让国王大人来赐予你吧!”

 

——国王是得不到全部的奇迹的,连一个也得不到,因为他不知道奇迹商人要求的回报。其实没有人知道,他也从来不说,但人们却总是能轻松地将回报交到他的手里。

是很简单又平凡的东西。他在一开始这么想着,偷偷在心里拟定了这个回报。

 

雷欧说着,突然张开双臂,猛地抱住了杏,手落下的时候却刻意收住了力道,轻得像是羽毛。

“虽然我只懂得作曲,但杏的努力我有看到哦。杏很温柔,Knights的大家很信赖你,你已经是一个很出色的制作人了呢。”

那束脖颈边的头发就在脸庞,杏可以闻到他头上的洗发水味,是恰到好处的香混着一点清凉的薄荷,单单闻到这种味道就让她放松下来了。她想起当时站在镜子前的自己,就觉得说不定从这一步起就已经错了。

“如果有需要尽管来依靠我吧,这点小事我还是做得到的!因为杏每次都会用‘宇宙~☆’跟我打招呼,所以我最喜欢你了!以后一起去外太空看星星吧?女王大人啊。”

没错了。这就是那个......她想要的奇迹了。不愧是宇宙人......奇迹商人啊。

她想成为月永雷欧这样的人。温柔而强大,即使有过惨痛的经历还是能够发自内心地爱上身边的一切,笑容像阳光一样。但他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又一样遥远,有时候杏看着他都感觉两人之间隔了一个小小的宇宙。所以她只好不停地努力,学习作曲,学习当一个好的制作人,那样的话最起码能够站在他的身边,总有一天也能触碰到阳光的。

“嗯......一起去看星星吧,去外太空。”

外太空那里,离太阳更近呢。

 

——是一颗因善意而靠近的“心”哦。奇迹的商人小声地说。

 

 

看到最后真的很感谢包容我的破烂文笔了,对不起这个破结尾真的对不起!!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这次写的杏的心理,简单来说就是“想成为这样的人”,复杂点来说就是“想站在这个人身边”,是介于这两个之间的,我好像没有写出来,对不起......

其实在我看来Leo真的是太阳一样的人呢(追忆四血虐我死了),非常的耀眼,闪烁着光芒,很容易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篇其实是Leo生贺但我一天都在咖啡厅那边什么都没干就没赶上......不是很好意思说是贺文了......

这篇的恋爱因素貌似挺少的,其实我本来也不太擅长写恋爱的情节。然后中间穿插的那个东西是想写追忆四的Leo来着,好像非常的突兀,但其实全都是为了写Leo的那一段啊!(虽然只有几行了)

最后——Leo杏太好吃了!我想吃粮(不想产粮)!


评论(3)
热度(41)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