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Online(喻黄

#普普通通成年人的喻黄#
#梗源于突然发病的我#
#OOC预警!#

 今年份的喻黄!献给今年的喻队!不要吐槽为什么会打错电话,我就是试过这样……

 “老叶我卡文了!新一章说好在今晚更的!但我卡文了!!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快发挥你教科书级别的技术帮帮我!”
 黄少天对着写了一半的文章发呆良久,热血浪漫玄幻科技几条发展线晃过脑海中,正想努力一把整理一下,就发现它们已经顽固无比地缠成一团毛线球了,不知道月老理红线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崩溃。
 他又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果断放弃,拿起手机想找叶修求助,找了找通讯录发现没加叶修——对啊那家伙身为作家居然不用手机——QQ头像也是灰色,只好凭借记忆播了一串好像是苏沐橙的号码发了短信过去。
 “老叶啊,我相信你应该是靠得住的!”
 黄少天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屏幕,随时监视叶修的回信。
 他等得久了,不由得开始用指尖敲击桌面,刚敲完一小段,屏幕上就弹出了“新信息”的字样。
YES!他飞快地划开页面查看新信息,却见到一条根本不像是叶修风格的短信。
 “不好意思,我不姓叶,我想你大概是发错人了。”
 ——啊?什么?!
 黄少天看到这条短信后的下一秒就又揉揉眼睛确认了一边号码,发现真是发错了。
 “啊啊啊抱歉抱歉,我朋友手机号和你就差最后一位我一急就输错了!打扰你了啊!”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有些懊悔地发出这条道歉短信后就甩甩头打算再给叶修发一次,号码背到一半就又收到了短信。黄少天退出这个页面点开来看了看,诧异地发现竟然是刚才那个人的短信。他其实道完歉后就没期望再收到这位的短信,毕竟大家只是萍水相逢谁也不认识谁,小误会解开后哪还有聊天的心情,没想到这位倒是特别的很。
 “没关系,没有什么好在意的。这样也能聊上两句也是缘分。”
 缘分?黄少天挑挑眉,这种说法让他吃了一惊。虽说写小说的时候经常会写到“每一次陌生的相遇都是缘分的牵引”什么的,但实际生活中听到还是第一次。
 ——唔,这个人很有意思啊。思考事情的角度好有趣的。
 “是啊的确,我也觉得我们很有缘呢!在这种平常的夜晚还能有个人陪着一起聊天什么的!”
 他想了想,回复道,果不其然,那个人很快也回了信。
 “不过,这么晚了还不睡对身体不好吧?”
 被关心了?黄少天愣了愣。
 ——怎么说……感觉好奇妙……
 “啊我也这么觉得,那就睡了吧,你也是哦,晚安啦!”
 “嗯,晚安。”
 黄少天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想了想,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真的去睡了。
 其实他抵抗了一下的。起初只是把笔记本电脑搬到床上去更新,结果没打几句,头一歪,就睡着了。
 睡之前还没忘把昨天更新的动态给删了。
 于是今天就没有更新了。

 本来这段只建立在那人口中的“缘分”上的对话应该就到此为止了的。

 “老叶求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卡文了!主角因为暴风雨被困在山上之后要干什么啊?!总不能降妖除魔吧这可是纪实小说啊!”
 几个月后的黄少天再次面临着每周几次比女生大姨妈来得还要频繁的卡文状况,再次挣扎无果之后拿起了新买的,老人机。

 他几天前在家赶稿,好不容易在死线前交了这月份的稿子就发现手机找不到了。叶修来他家找他时听了这件事笑得烟都掉了,捂着肚子说什么“少天大大真是有才人在家里手机都能丢了”,气得他话都说不出了,直接想一脚把这个仗着自己会做饭为了逃避方便面天天来蹭饭的不要脸的家伙踢出门去。
 叶修笑够了,直起身子问他:“你那手机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比如写到一半的稿子?”
 “稿子倒是没有的……”黄少天歪着脑袋想了想。
 “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赶紧地去买个新的吧。你那三年前买的手机早该换了。”叶修闻言,一手支着脸坐到了黄少天家客厅的桌子上。
 “是没稿子啊!可那个《总之先认真地打一场游戏吧!》已经写到十九章了啊!我没有备份所以全部都还在那个手机上啊!”黄少天崩溃地仰头看向天花板,一边双手疯狂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边自言自语什么“富豪干妈还没开始带着魔法使干女儿招摇撞骗呢”“黑猫魔女还没骗到龙骑士的饭呢”“枪炮师还没火力轰炸长城呢”。
 “哦,是你那个自娱自乐的产物啊。”叶修睁开了眼看向黄少天,“早让你传网上去你又在那里捂着脸扭扭捏捏的样子,都说了信哥得永生,你偏不信,遭报应了吧。”
 “可那个是轻小说啊!太羞耻了吧?!要是让粉丝们以为他们厨的少天大大竟然是个有妄想症的死宅怎么办啊?!”黄少天更加疯狂地揉起头发,在叶修眼里有点像只二不拉几的柯基,一时之间开始担心黄少天再这样下去会不会有青年秃顶的危机来。
 “先不说这个了,快去做饭吧……哥要死了……”叶修晃晃悠悠地朝黄少天摆摆手。
 “哇老叶你这黑眼圈可以啊!工作几天没吃顿正常的饭了?”黄少天才注意到叶修眼眶下挂着的黑眼圈——这几天没见好像又多了一圈——惊讶道。
 “三天……”叶修已经爬在桌子上不想起来了,“所以快去做饭吧少天大大,知名作家饿死在你家你可是要上头条的……”
 “说话都没力气了还想着嘲讽我呢,老叶你还能不能行啊!”黄少天撇撇嘴嫌弃地围上围裙走进厨房,在系围裙上的蝴蝶结的时候还不忘朝外面吼一句,“饿也不准叫,给我等着!做饭不要时间的吗?!等着少天大大来拯救你吧!”
 然后就忘了去找手机了。
 后来黄少天拒绝接受叶修“换台新手机”的建议,坚定地认为在家里丢的手机一定会找到的,于是翻箱倒柜找出一台老人机先用着了。

 老人机屏幕和按键都大得不可思议,黄少天皱着眉头开始回忆苏沐橙的手机号码——他之前好不容易存上了苏妹子的号码,现在手机又丢了——噼里啪啦地敲着按键,老人机一个号没报完黄少天就又按下一个号,机械的女声断断续续地念着号码,报号声不绝于耳。
 黄少天终于敲完了整串号码发了短信,哼着歌放下老人机,转过椅子打开网页看起了更新的动画,没过多久老人机自带的古老曲目就响了起来,黄少天被魔音轰炸得怕了,扑过去就打开了新短信。
 “嗯?等下?等下——”
 黄少天捂着脸倒在了椅子上,他简直想要对着自己大骂两句了。
 “我不姓叶哦,你是之前的那个人吗?换了新号码我都没认出来,不过‘老叶’这个称呼倒是很耳熟了。他是你朋友吧?”
 这熟悉的语气……神啊,是那个人啊!他又发错号码了!
 ——难道是连续赶稿两天脑子不灵光了?通宵没起到醒神的作用反而降智了?!
 黄少天双手盖在脸上自己跟自己嘟囔,就听见那个铃声又开始响了。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翻了下来打开屏幕,看见那个人又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
 “对了,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个朋友式的打招呼方式是怎么回事?诶他难道已经把我当成熟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四个字就让黄少天心头一动。
 “啊,我又打错号码了!不过也真是好久不见啊亏你还能记得我呢!”
 不管怎样,黄少天还是回了短信。老人机打起字来特不方便,选字的时候还要一个个划,黄少天被累得不行,总算是跟上了对方的智能手机的速度。
 “当然记得啦,光看短信的内容就感觉满满的活力扑面而来呢,让人想忘都忘不掉呐。你上次也说到‘卡文’……你是个作家吧?”
 ——被夸了……
 “是啊是啊,哎这么说虽然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其实我还是个蛮有名的作家呢!我粉丝可是很多的!”
 “作家啊,真是个好职业呢,像我就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了。”
 “上班族怎么了嘛,上班族也很厉害的好吧!经济增长都是上班族创造的!”
 “你这样说也没错呀。”
 “是吧?来来来我跟你说说当作家究竟有多累!连载的话一定要保证更新速度,又要质又要量,重要的是还不能断更!嘛虽然我也断更过几次比如几个月前那次……但说到底这还是不可以的!然后就是约稿!写完再找出版社约还好说那容易嘛,但是约好了稿子再写那就很完蛋啦!常常都是写到一半没灵感了!还有就是那个什么怠惰啦……但是,截稿日期这种东西真的是死期啊!一般我都是在死线前几天突发灵感,紧赶慢赶连续通宵才能交上一篇稿子的呢!更别说想要自己满意的话还要改改改到身心俱疲!”
 ——天啦噜这段话打得我也要身心俱疲了!
 “听起来……好像确实很累……”
 “对吧对吧?!而且啊作家这种工作很吃关系的,当然灵感也很重要。但是就算你写的再好出版社不知道也没有用的,你约不到稿子就很可怜啦,会吃不上饭交不上房租的!不过我就没有这种困扰啦!”
 “是是,你最厉害了。”
 “听起来好敷衍啊喂!”
 “没有,我是发自内心的。作家本来就很了不起啊,能够用文字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也许还会把自己的某一部分塞进里面去吧,那样我们在书中找到一些点点滴滴拼凑在一起就是一个人形了。如果我看过你的书的话,说不定也能猜猜你是个怎样的人呢,不过很有活力这点是已经可以确定的了。”
 “啊,是、是嘛,作家这么厉害的啊……”
 ——怎么办被这样子说了我有点害羞啊!虽然不知道点在哪里但就是很害羞诶!幸好那个人看不到……
 “是的呢,不管怎样我是这么认为的。”
 黄少天和这个人聊了一晚上,虽然只是通过这样偶然发生的事情接触到了,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样子,黄少天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什么的了。
 感觉很早以前就该认识了呢。黄少天恍恍惚惚想到。
 最后,还是黄少天率先结束了谈话。他感觉这样子下去会聊到明天的,而那个人说是上班族的话要早起,那可不能太晚睡啊,再说自己也有更新,好像又有灵感了……
 “那,我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那人也同意了黄少天的提议,只是问了一句话。
 “啊,可以啊,下次再聊吧,我也会留下你的!早睡早起哦上班族!”
 黄少天愣了一下,在回完短信准备更新前点了点右上角的键,添加了一个新的联系人。
 ——备注名么……
 黄少天仰起头苦恼地想了想,突然福至心灵地低下头敲下几个字。
 ——“Siri先生”

 ——唔,不知道那个人给我的备注是什么呢……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

 “哈哈哈哈我要说我一定要说!我今天没卡文哟!不用找那个烦人的老叶了!”
 完成了当天更新任务的黄少天抓起老人机就开始打短信,在发送前犹豫了一小下后还是狠狠地敲下了按键。
 “所以就来找我了,是吗?”
 回信里这样写到。
 ——是呀是呀跟你聊天太愉快了让人有事没事就会想起你呀!
 这句话在黄少天心里飞快地闪过,他晃了晃头,把肩上搭着的毛巾扯下来团成一团丢到了浴室的杆子上,然后边发短信边整个人倒在了床上,还被弹了一弹。
 “当然啦你可是我工作之余很重要的聊天对象啊!对了对了,我记得你跟我是同城的吧?我今晚去市图书馆那条街上吃的晚餐,就是那家卖粥粉面的隔壁,旁边还有一家麦当劳的!他家的芝士鸡腿饭真的好吃爆了强力推荐啊!不吃你会后悔的!”
 回复完短信后,黄少天放下手机仰躺在了床上,目光投向天花板,眼前似乎还有手机屏幕的光在闪烁。
 自从互相添加了联系人以来,他一直都有Siri先生聊天,每天都有。现在又是一个多月了,差不多都要成习惯了,感觉今天遇到了什么事不跟Siri先生说一说就不行。
 从第一次接触开始不知聊了多少句了,他们都在逐渐地了解彼此,就跟普通的网友差不多。但这种了解是有界限的。就像是面对网友不能轻易地透露个人信息一样,他们都在有意识地避免更深入地了解对方。他们只通过短信联系,不加QQ微信微博,聊天内容也不涉及人际关系——“老叶”这个是例外——生活信息。Siri先生知道黄少天是个作家,但不会主动询问、黄少天也不会透露具体来说是什么笔名、写了什么书、每天更新的连载是什么。黄少天知道Siri先生和自己是同城人,但不会知道“他”究竟住在哪个区哪条路。
 ——其实说到底,这些关于对方的信息都有可能是杜撰的,但是他们——最起码黄少天是愿意相信Siri先生的,相信“他”没有对自己说谎。
 他们都不完全了解对方,却像互相熟识的人一样信任着对方,依赖着对方。这种微妙的关系让黄少天感觉很神奇。
 “好啊,既然你这么努力地推荐了,我也去尝一下吧。”
 黄少天这边还在发呆,那边的回信就已经发过来了。他抓过手机看了看,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也打好了回信。
 “就是嘛我都这么积极推荐了你不去说不过去吧!真的真的很好吃的!对了你去吃的话别忘了点他家的柠檬西柚茶,那个真的特别好喝!酸和甜的两种味道在舌尖交织在一起又炸开,喝完了都要被感动得流泪了!还有就是你记得吃完发repo给我啊!记得要着重夸夸我给你的推荐是多么的及时有效!”
 发完回信,黄少天放开手机,整个人在床上摊开一个“大”字,伸了个懒腰。
 他现在突然有一个想法。
 他很想见见Siri先生。他想看看这个每天和自己聊天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不是外貌,他想知道他究竟是一个拥有怎样气质的人,是个怎样特别的人。但这好像越过了他们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界限。
 ——不过……
 黄少天咬着下唇考虑着计划。
 ——如果只是恰好去到同一家店遇上的话,还可以说是“巧合”吧。
 刚好Siri先生的回信也发过来了。
 “你推荐的话,当然会去的。”

 于是现在的黄少天一身简单的便装,抱着新换的笔记本电脑坐在了这家自己推荐的饭店里,还特意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小角落。电脑一立起来,稍微欠下身就能让脸被屏幕挡住。
 ——反正我是自由职业者嘛不用上班不用去公司,一整天都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闷了点……
 他缩在座位上,翻开电脑假装自己是在工作,眼睛却不时瞟向店门口。
 ——唔……没来!还没来!
 这倒不是说黄少天见过Siri先生本人,只是他自己推测出来了个大概。
 首先肯定是个男的,同为男同胞他一眼就能从短信中看出来。
 然后就应该是个温软的性子。平时话题基本上都是黄少天在主导,他说一大段话话题就转到他的方向去了。Siri先生对于这完全没有任何不快,也从没有试图让自己主导一次话题,一直都是顺着黄少天的性子来的。语气也和和气气的,感觉有点像友人的温柔。
 最后就是他是个上班族,那么肯定是工作日工作周末节假日休息的,全国的上班族都是这样。那在工作日的时候他要上班,就一定得穿西装,起码是工作服,然后从早上到晚上,午饭多半是在办公室吃了。
 所以,黄少天认为,Siri先生如果要来这家店吃饭的话,不是早上上班前就是晚上下班后,还一定是穿着工作服的,赌上写过推理小说的作家之名!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Siri先生没有说谎的情况上了,不过黄少天倒是很愿意下这个赌。但他又不能确定Siri先生到底是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来来回回又很麻烦,就干脆从开店等到关店算了。
 目前店里只有一些带着孩子吃饭的家庭妇女和几个貌似是店员的壮汉。黄少天四处瞄了几眼确定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人之后就略微放松了些,正好自己什么都没点就在这坐了半天,被店员看得如坐针毡,于是点了份早餐在座位上吃。
 一个鸡蛋饼他啃了半天,发现这么久了店里也没来新的客人,于是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文件夹,把表格里的第一行删掉了。
 吃完了鸡蛋饼,他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豆浆,掰着油条,吃着茶叶蛋……然而直到他吃完了桌上的全部东西后,他发现还是没来。
 “可恶……早上不来吗?啊也有可能是今天恰好而已,还不能排除嫌疑!没事,反正是第一天我能量满满等到晚上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就坐在这更新!很好我一定可以等到的黄少天加油!啊不过……撑死我了……嗝!”
 旁边桌的客人就看着这个小伙子对着屏幕眼冒精光,双手在桌子上蠢蠢欲动,还不停地在自言自语,每说完几句就突然打出一个饱嗝,抬手摸摸肚子。

 从早上等到中午也没看见想象中的人来,黄少天坐得都全身酸痛了,找空在店里店外伸懒腰走来走去也还是难受。而且他总是盯着屏幕,现在感觉头晕得不行,干脆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趴桌子上睡起午觉来。
 这个角落旁边有盆大盆景,姑且挡掉了点正午刺眼的阳光,黄少天在一片阴影里睡得还算舒服。但毕竟冬天还没过去,寒气无处不在,他睡着睡着又打了个哆嗦冷醒了。黄少天睡得有点懵,抬起头迷迷糊糊地看了一圈,揉揉眼睛缩成一团又睡了。
 他好像梦到了一个人,坐在他的对面。面容不甚清晰,五官都模糊得很,唯独看得清微微扬起的嘴角,似乎是在看着他。
 然后他突然就醒了。
 四处张望,还是没有看见那个他等着的人。
 “我还以为是那个人真来了或者什么预知梦的呢……连我的梦都骗我,这世道……”
 黄少天被气清醒了,对着电脑小声抱怨了几句,还是在位置上乖乖地等着。
 结果一直等到晚上关店那个人也没来。
 黄少天老是怕自己出去的一刹那就没看见路过的Siri先生,所以吃完晚餐就坐在那里,也不运动,最后抱着笔记本回家的时候,不得不摸着肚子承认自己又一次被撑到了。
 等了一天也没等到人,他肯定心情好不到哪里去,但也没那个想法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去,反正一切都是自作孽。黄少天一到家就打开老人机给那人发短信,旁敲侧击希望打听到一点情报,再不然变相提醒下他还没去自己介绍的店呢。
Siri先生却回复他说:“我去过了啊,你之前说的柠檬西柚茶也喝了,的确是很令人满足的口味。”
 “去过了?!什么时候?!”黄少天没忍住,对着手机屏幕惊叫道,“我从开店一直待到关店,没看见有我想的那副外表的人来啊!”
 “奇了怪了……”他坐在办公桌前撅着嘴思考,“难道是我猜错了?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子吗?”
 ——要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有可能诶……
 黄少天把手搭在了后颈上,扬起眉毛,有点尴尬地想自己可能是先入为主了。
 “你去吃了就对了!还有就是我最近几天都没什么好吃的饭店可去,你如果有推荐的介绍给我下呗!我去扫荡个遍!”
 “没问题。”
 回信很快就收到了,只有短短三个字,黄少天却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似的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道声晚安放下老人机。
 ——明天……
 他闭上眼睛想。
 ——明天再试试吧!

 依然是同样的情况,黄少天这回从开店一直盯梢到关店,每个人都审视了一遍,为了确定还特意给Siri先生不停地发短信,看看同一时间有谁也是刚好收到短信的。
 ——也没找出Siri先生的真人。
 他这下子真的有点生气了,一路狂奔回家,甚至公交都不坐了,边跑边给Siri先生发短信。
 “你今天去了那家店吗?”
 “去了,吃了芝士鸡腿饭,这是第二次点了,还是觉得很好吃,果然听你的是对的。”
 一副好像真的去过的样子。
 “对了,你不是让我推荐几家店给你。就在这家店附近有一家,街尾那里有家烧烤,肉很新鲜,烤起来口感也很好。”
 黄少天感觉自己要久违地咬牙切齿一番了。他冷冷地回复道。
 “说什么呢,你根本就没去这家店吧,别骗人了行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但和Siri先生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的时候,自己被骗的感知就变得更加敏感起来。
 如果没去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大家都是要工作的人,忙起来脚不沾地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但是为什么要撒谎?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来哄骗自己吗?
 这种行为,真的令人……失望透顶。
 他可能是钻牛角尖了。本来网友这个词说出来就是满嘴谎话,大家都图个开心而已,根本没有人在意是不是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二得天真,在纠结这种东西。
 但是,这可是Siri先生啊……
 他还在犹犹豫豫,对方就发了个问号过来。
 “我这两天都在那家店里坐着,从开店坐到关店,根本没看到大概是你的人进店。”
 “你怎么知道我长什么样?”
 “或者说,跟你一样穿着工作服的人都没有。”
 ——别骗人了你这家伙。
 黄少天捏着手机想。
 “那可不一定。”
 眼前却闪出这条短信。
 黄少天刚才神游天外了,老人机响亮的铃声突然炸响吓了他一跳。同时无法关闭的剧烈振动开始,抖动频率高得像是快要爆炸的炸弹,黄少天手一软,手机就从掌心滑向了地面。
 他连忙蹲下去想捡起来,手忙脚乱间还想着要回短信,却不小心拨了过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接通了,从老人机下部的说是音响其实只有一个小洞中传出陌生男人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从语气可以知道这个人现在一定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很是惊讶和疑惑。
 黄少天愣了愣,终于反应了过来,飞速把手机端了起来,却不贴到耳朵旁,听着那头的男人喂喂了两声后就陷入寂静。一段思考时间过后才拿起了手机,对着话筒也紧张地“喂”了一声。
 “哇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打过来了……”他有点慌乱地解释,“打扰你了,我现在就挂……”一时之间语气都不由得放缓了,一开始的气势也没了。
 “不用了。”
 电话那头的人却说道,从容地拒绝了他的决定。
 “这样说话方便点,我还需要解释一下。”
 黄少天听着呆呆的,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确实是去了,说起来我还记得那里的布置。一进门就有两盆招财竹放在两边,店面里左侧是圆桌,桌子椅子都是大理石的,右侧是方桌,木制的,桌与桌之间还有磨砂玻璃板隔开,后方是厨房。我说的没错吧?”
 黄少天差点又要对着电话点头,在下一秒又想起来就算点了头对方也看不见。
 “然后你说你没见到我,那可能是你坐在角落,被磨砂玻璃板挡住了,又或者你当时在干什么没注意到。”
 “可我一直都在啊。”黄少天忙说,“就算当时没有看见,你要是坐下来吃饭的话我不可能一直都看不见的啊。”
 “……算了”
 那个人好像是放弃解释了,小声叹了口气,呼气声就在黄少天耳旁响起,就像那口气吹到了他的耳朵似的。
 “隔着电话解释有点困难,我们去现场吧。明天是休息日,下午两点,就在这家店里见吧,我会说清楚的。”
 “嗯好,我会准时去的!”黄少天端正了一下坐姿,回答道。
 “等下……还有一件事。”
 “嗯?”
 “这是我们第一次用自己的声音交流,而不是透过文字。你的声音挺好听的。”
 “啊……是嘛……”黄少天突然收到夸奖有些羞赧,“我也没想到你的声音是这样的,也很好听。”
 “那先这样吧,晚安。”
 “……晚安。”

 第一次的语言交流让黄少天亢奋得不行,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和前两天一样早早到了店里的角落里坐下,点完早餐后才好不容易想起——我今天,约好的是下午两点啊!我来这么早为的啥!
 于是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对着顺手带来的笔记本开始今天的更新。等到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一贯有午睡好习惯的黄少天也抵挡不住睡意,趴在桌角睡了。
 这次没做梦,黄少天醒来的时候还很舒服地搓了搓脸,满脑子都是“我要把睡歪的五官揉成原本英俊的样子”。眼睛要睁不睁的样子,眼前像是曝光过度的相片,一大片白光之中有一个人的身影。
 ——嗯?!人?!
 黄少天瞬间清醒,睁大眼睛看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你是谁?”
 毕竟这也勉强算是隔间,不好好打招呼就坐过来的称得上是不速之客了。黄少天立刻双臂环住自己的笔记本,把它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一脸戒备地问。
 “约好的下午三点,来得真快呢。”那个人朝他晃了晃手上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赫然是黄少天昨晚和Siri 先生的聊天记录。
 “啊……”黄少天一下子就确定对方的身份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被打理的服服帖帖的短发,简单的棉衬衫牛仔裤和大衣,还有一条围巾。他试图想象这个人穿西装的样子——奇怪了,确实是没在店里见过。
 ——等下!刚才我睡醒的时候他好像是对我笑了下吧?!那不是说起码我睡醒的时候他就在了!
 “难道你……?!”
 “大概就是你想的那样了,我中午来的,每次都看到你在睡觉。”那个人朝黄少天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你太好认了,整个店里只有你面前一个笔记本鬼鬼祟祟缩在角落里睡觉的。”
 “所以你就直接坐在我对面看我睡觉了?!”黄少天一想到自己每天中午那乱七八糟的睡姿都被这个人看在眼里就觉得,太羞耻了吧。
 “你睡得很香,我都不忍心叫你起来了,就索性没叫。”
 “这样的吗?!”
 “嗯,是这样的。”那个人朝他耸起肩笑了笑,“那么,这算是我们的初次见面呢。好不容易见到了,我是喻文州。”
 ——喻文州……
 黄少天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喻文州递过来的手,招呼道:“虽说是初次见面但其实我们也聊过很多次天了呢!我是黄少天哦Si ……!”
 他差点脱口而出Siri先生这个称呼,幸好及时悬崖勒马收了回来。这个称呼本来就是他私底下给喻文州起的,人家还不一定接受呢,还是不说为好。
 “那叫你‘少天’可以吗?”喻文州把手收回来后支着下巴。
 “可以,那我就叫你‘文州’咯!”黄少天特别爽块地答应了。
 “对了,”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什么,眯起眼睛看向黄少天,“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给我的备注名是什么呢,可以跟我说说吗?”
 “诶?说、说就说吧……”黄少天这时才发现自己起的备注名听起来真的有点奇怪,顿时有些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是‘Siri先生 ’哦……”
 喻文州听到他的回答后,先是略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半晌后低下了头,双肩不停地抖动。黄少天疑惑地抬起头看过去,发现他竟然在笑。
 “抱歉……”喻文州抬起一只手捂住额头,“这个名字太可爱了,忍不住就……”
 ——可、可爱?!
 黄少天见他居然笑出来了,一时恼羞成怒地反驳道:“怎、怎么了嘛!哪里可爱了!话说你给我起的备注名是什么啦?!”
 喻文州放下手,目光回到了黄少天身上,脸上还是满到要溢出的笑意。他眨了眨眼睛,小声地说:
 “是‘小太阳’哦。”


 赶上啦!!虽然是很早之前写了一点的脑洞但是一直拖到今天!!放假真的怠惰……先说一句鱼鱼生快!!
 然后这个梗我真的试过一次,给朋友发短信发错人了,然后就跟那个妹子聊了一个晚上hhhh不过之后就没有联系了,我也没有勇气去找她,但这就是被称为“缘分”的东西啊。希望大家都能有这种奇妙的经历(其实应该没几个人想要……
 最后嚎哭一句——喻黄好棒!

评论
热度(19)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