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轮回众人的国王游戏!(感叹号真可爱

#轮回众人无CP欢乐向#
#我就是想写写国王游戏而已#
#OOC预警!#

小周生日快乐!!尽管在考试前后我还是很努力地赶上啦!!
这篇可能会比较幼稚,文笔和剧情都是………毕竟我不太会写日常……挑战一下?


S市的冬季总是阴冷阴冷的,不时就会有一小缕风夹着过度的凉意偷偷地绕过围巾钻进衣领里,冰得人身子猛地一颤。这两天还下起了雪,不大,一朵一朵小小的,飘在空中像被风吹起的棉絮一样,看着软乎乎挺好玩的,摇摇晃晃地落到衣服上时又一下子化成一小滩水渍,濡湿了原本还温暖着的帽子和围巾,使得街上很多的人不得不打起了伞,这点就非常不可爱了。
训练室里尚未结束手上练习的周泽楷也被这天气害得罕见地走起了神。他的座位就在窗边不远处,即使俱乐部担心选手受凉关上了窗,从屏幕上的反光中也能看见窗外的飞雪,隔着一面玻璃也看得意外清晰。他原本在看的是一只鸟——那只鸟就停在一棵几乎掉光了叶子的树上,灰白的羽毛光亮顺滑,还有海蓝色的尾羽,一对小小的眼睛,黑的深邃,却又闪着星星般细碎的光芒,倒是和周泽楷很像——但不久它就抖了抖身上落了一层的积雪,扇起翅膀扑腾几下飞走了。周泽楷耸拉着好看的眉毛看着那只鸟尾羽末端的最后一抹深蓝从屏幕边缘消失,也只好收拾起自己满心的遗憾,把注意力放到纷飞的雪上。他看雪从屏幕的一头晃晃悠悠地飘到另一头,不禁又好奇这些玩意怎么会有这么多,简直源源不断。
轮回的冬装队服足够保暖,何况周泽楷还乖乖地系了围巾,此时暖和得像处在夏天,额头都沁出了薄汗。他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解下围巾搭到了椅背上,然后继续盯着屏幕看。
与之前别无二致的雪花在荣耀的背景上画出一条白线,周泽楷看着看着心神一动,突然把食指按到了屏幕上,忽视它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而渐高的温度,他适当放空了下自己,似乎真的感受到了那一点莹白拼尽全力传达到指尖的些许冰冷。
“小周?训练已经结束了哦。”
声音从背后传来的同时,江波涛的身影也出现在屏幕中。周泽楷听见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手,还因为自己身为战队队长却在训练时间发呆一事有些愧疚地看了江副队一眼。江波涛看见周泽楷投来的目光还有之前的小动作,也是大概知道队长又在自我放空了,并没有很在意,更别说有责备的意思了。他只是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笑着说:“明天就是平安夜了,经理让我们轻松一下提前结束了训练。去我房间吧,大家都在。”
周泽楷不是很理解怎么今晚大家都跑去江波涛房间了,但他觉得也没什么问的必要,于是点点头“嗯”了一声,关了电脑,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围巾就跟上了江波涛的脚步。

视频17-11-23-1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轮回战队平安夜前的特别节目,我是摄影师江波涛。今晚战队那边破例允许我们提前结束训练,于是大家就都跑到我房间来玩了。啊,还有小周。小周来打个招呼?”
“大家好。”
“好的人员就介绍到这里,今晚我们要玩的是国王游戏,不过因为没去买游戏卡,就先用扑克牌代替了。我们有七个人,就是一二三四五六点和K,K就是国王牌。”
“副队你太偏心了!完全不介绍我们的!鸡妈妈护崽也没有你这样的啊,更何况我们都是你的蛋仔!”
“杜明你这比喻句……”
“哪里,小周好看啊,大家都喜欢看他啊。”
“啧啧啧,杜明你看看你没有颜就别说话了,更何况你坐地上,录不到你是正常的啦。”
“吴启都是你个罪魁祸首提议什么石头剪刀布决定座位的!我跟你拼了!”
“啊,我说明一下。听说杜明剪刀石头布从没赢过,然后刚好座位不够要有个人坐地上,所以大家就六对一投票通过这个方法了。”
“你们都针对我!”

“就说我猜拳从来没赢过喽……”杜明哭丧着脸蜷缩在床边。
“对啊,那正好啊。”吴启一条腿缩着坐在床上头也不抬地洗牌,只是手法一点也说不上纯熟,牌从手上散落下来的次数多得杜明都替他尴尬。最后吴启也放弃用什么花式洗牌了,就七张牌塞在手里混了下,然后摆开在床上,自己先抽了一张。
“牌洗好了!自己抽啊。哎我没抽到K。”
“我去我也没有!”杜明叫了一声。
“鬼叫什么,哪那么容易抽到啊。”吕泊远对两人表示鄙视后自己也抽了一张,瞄了一眼, “啊,我也。”
“我的话就不指望了,命令时别抽到我就好了。”方明华看了一眼自己的牌,看起来十分淡泊名利地说道,“翔翔,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加油!”
“哎呦我去!”孙翔刚摸出一张牌,就被他善意的一掌拍得又把牌给丢了回去,然后他干脆就又摸了一下,“吓死人了……切。”
“孙翔也没抽到吗?我也没有。”江波涛晃了晃手上的牌,一下子把众人的目光聚集到了周泽楷身上。
“嗯……我抽到了。”周泽楷把手里的牌正面朝上放在了床上,唯一一个有人像的黑桃K在其它六张背面朝上的牌中格外显眼。
“小周来点人吧。”江波涛又说。
“……”回应他的是周泽楷的沉默。
点几号呢?命令什么好呢?周泽楷拄着下巴认真地想。他对国王游戏的认知还停留在初中时期,班里的过半男女生在KTV包厢里玩的、刻意制造暧昧的游戏,如今要跟自己一帮纯爷们队友玩,他倒是有些不会了。点号他是可以,但怎么命令呢?用初中的那一套显然不行,那要怎样好呢?
江波涛见周泽楷想得发了愁,也是颇体谅自家队长,说实在突然让人给个命令这件事本来就挺难想的,更何况面对它的是不怎么擅长这一方面的周泽楷,想来这种游戏他也玩的少。
让周泽楷继续烧脑下去未免不厚道,于是江波涛又提议道:“要不大家来写指令卡吧?每个人都写几张,这样命令的时候也就不怕想不到了。”
他从书柜里拿出几张白纸,抽出一张递给周泽楷,笑笑:“小周也来写吧?”
“好。”周泽楷停止了烧脑,点点头接过了纸,几下撕成大小相当的纸片后他咬着笔末想了想,划拉着写了几个字。其他人也觉得这实在是个好主意,纷纷动起手来。众人都是手速飞快,三两下床上就摞起了一叠纸片。
第一轮还未结束,国王依旧是周泽楷,他拿了最上面的一张纸片,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队长笑了!大方你看队长笑了啊!”杜明扯着方明华的袖子叫道,“到底是谁写的——”
“三号。”周泽楷随便叫了一个号码。
“——啊?我?”杜明闻言一愣。
周泽楷将指令卡亮在床上,众人都凑了过来,在看到内容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吴启拍着腿笑得得瑟:“哎呀妈呀没想到用在你头上了啊小杜明!哈哈哈哈快去吧!”
“‘抱着垃圾桶傻笑20秒’……这谁写的?!有毒吧?!”杜明对着那张指令卡端详良久,凄然一笑,“我好凄凉哦……”
“杜明快去吧,违背国王命令受到惩罚的话……可能就追不到女神了?”方明华在一旁煽风点火。
“大方你说什么?还有这种惩罚的吗?!”杜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也没什么,你可以放弃啊,反正也不一定会有惩罚。只不过还是有可能就是了。”
“我去!我立马就去!垃圾桶在哪里?!”杜明一跃而起,顺着吴启的指引跑到了垃圾桶前蹲了下来,颤抖着伸出了两只手,“啊我的妈……我可以的……谁来计时?”
“我吧。”方明华说着挽起袖子露出手表,“等几秒到整啊。”
杜明正点着头答应,视线却扫到方明华旁边正在打开便携式摄像机的江波涛,不禁大惊失色:“副队你在干什么?!”
“拍你啊。”江波涛将手套进带子里,举起摄像机微笑道。
“然后放到网上你就火了啊。”一旁的吕泊远补充,“标题就是‘轮回战队某杜姓队员夜深人静时竟与垃圾桶相拥傻笑,这究竟是一人的狂欢还是两人的孤独?’不过是我的话会觉得你傻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
“队长你……”杜明发现周泽楷也混进来了之后,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哭了。
“别废话了你,快笑,大方要开始计时了。”吴启催促道。
“我、我……准备好了!”杜明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为了女神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视频17-11-23-2
“大方!20秒到了没有?!”
“没那么快,你继续在那傻笑吧,别急。”
“还别急,换你来对垃圾桶傻笑啊!我都闻出副队早上吃了麦片了!”
“你不会憋气啊。”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憋气憋不过20秒……时间绝对超了吧?!”
“没有没有,莫急莫急。”
“我哭出来了……真的……”
“啊,到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起来了啊!”
“大家也看到了,国王游戏的第一轮结束了,让我们来看一下这段视频的长度……两分十秒刚好。”
“两分十秒?!大方你……”
“我就不说什么了,深藏功与名。”

“我现在还感觉自己的脸前有麦芽的香气在飘荡……”杜明捂着脸十分难过。
“好的,要开始第二轮了。”吴启理都不理独自委屈的杜明,收回众人手里的牌后胡乱混了两把就假装自己洗好牌了。
大家两秒拿好牌后,发现K依然在周泽楷手中。
“巧合。”面对队员们投来的惊讶目光,周泽楷满脸都写着委屈。
“那小周再抽一次吧。”江波涛从善如流地递来了那一叠纸片。
周泽楷还是直接拿了最上面的那一张,看了看,又笑了。
“噫。”吕泊远抖了抖,“经过第一轮后,我发现队长在这个时候笑,并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好事。”
“这个……”周泽楷把纸片平放在床上,“很好笑。”
纸上明明白白写着的是“脱掉对方的裤子”。
他又眨眨眼,诚恳无比地开始点人:“四号和……七号吧。”
“啊???”吴启和孙翔本来都混在众人间大笑,一时之间听到自己被点名还反应不过来,愣愣地应了一声。
“哈哈哈哈报应啊!”杜明率先指着吴启大笑起来,“叫你让我对着垃圾桶傻笑!跟你的翔翔相亲相爱吧!”
“哈哈哈哈哈脱裤子这谁写的啊?太有才了!”吕泊远拍着大腿,笑得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
“大方,你……”江波涛像是猜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方明华,就见对方也一脸邪笑地看了过来,然后两个志同道合思想处于一条水平线上的人一秒连上了机对彼此微笑。
“你懂的,副队,大家都是道上的人。”方明华笑得越发狡诈,说完这话,他又转过头去处于风尖浪口的两人比了个大拇指,换上了那个不二家式标准笑容,“相信自己,轮回boy!”
“我才不要啊!Gay里gay气的!”孙翔被吓得整个人一抖,但随即又咬牙下定决心道,“不过一定要的话,要我先脱吴启的!”
“你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啊?!”吴启怒道,“还有那话是我要说的!要脱也是我先脱你的好吗?!”
“不行,我先!你们在战队待久了说不定天天有这种活动!我还是第一次呢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第一次是指什么……还危险,你是怕我趁机上了你吗?!怎么可能天天有这种脱裤子的活动啊你傻了吗?!在战队呆得再久我也是个直成地轴的直男好吗?!”
“我先!我是后辈啊年纪比较小!”
“少来!尊老爱幼四个字是尊老先的!”
“诶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啊……我先!”
“你不是都赞同我的话了吗?!我先!”
“既然分不出先后的话,”孙翔大喊,“那就在床上分出胜负吧!”
“好啊乐意奉陪!”吴启也跳上了床,“比床上功夫我是不会输的!”

视频17-11-23-3
“我来给各位观众解释一下,孙翔和吴启在发出了‘在床上我是不会输的’的宣言后,双双滚上了床。”
“副队,观众们听到这种解释后只会以为这是什么R级片吧……”
“好吧,那我再补充一下,他们现在隔着一张床单折腾得厉害。”
“副队……这样误会更大了……”
“真好啊我的队友们,作为队里唯一一位已婚人士,我感到很欣慰。”
“副队和大方!请你们不要忽略眼前的现实!孙翔和吴启只是在床上打架而已!”
“床上功夫……?”
“队长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咱们联盟第一门面必须保持正直,不然在别人看来联盟就只剩下基佬了啊!”
“唔……好的。”
“哇哦强势围观!哈哈哈……等下!等下?!”
“砰!咚!哐!”
“好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好不容易挤上床坐坐,是谁把我踹下来的?!”
“杜明,所以你为什么要离两个荷尔蒙乱飙的人那么近?难道你想……加入他们……哦天呐可你不是直的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有女神这点是真的!我是直的啊副队你听我解释!”
“别解释了杜明,该懂得我们都懂,不该懂的就……”
“大方别说了!听我解……啊痛!谁又照着我头脑勺踢了一脚!谁?!”

在一场把所有人都卷入其中的混战过后,孙翔和吴启终于骂骂咧咧地脱掉了对方的裤子,虽然两人现在都盖上了江波涛的被子,但看上去心理阴影面积都挺大的。孙翔是在吴启粗鲁地一下扯掉他的裤子时不小心被带着拽下去半边内裤,这会儿还吓得有点魂不守舍。吴启则好像脑子不怎么清醒,坐在床边喃喃“我生平第一次脱了男人的裤子我是个基佬我找不到女朋友爸爸妈妈对不起我不能带儿媳妇回家过年了……”
看来那一瞬间带来的视觉冲击感很强。周泽楷默默地猜想道,他刚才捂住了眼睛。还有精神方面的。
“吴启,回神了。”方明华伸出手在吴启眼前晃了晃,“该洗牌了啊。”
吴启愣了一下,也算回过了神,上前收回众人的牌后就一边开始规规矩矩地洗起了牌,一边用充满怨念的目光注视着方明华。
哪怕吴启那边所散发出的怨念都快要实体化了,方明华依然背对着他继续风雨不动安如山。
“三二一洗完了。”吴启几乎牌刚洗完还没离手,手上就被抢得只剩一张牌了,“哇你们维京海盗吗……”
众人看过自己手上的牌后,齐刷刷地盯上了周泽楷。
于是周泽楷亮出了自己的K。
于是众人又沉默了。
“队长你这……是欧皇吧?”吕泊远呆滞地问。
“一直盯着。”这次周泽楷给出了原因。他从吴启开始洗牌时,就一直视线锁定自己放过去的那张K。吴启虽然手速不慢,但洗牌技术实在也就是那样,还没什么花样,要盯死一张牌也不难,更何况是周泽楷。
神枪手的操作重在瞄准,瞄准目标的各个击破点,然后精准射击。对于荣耀的枪王来说,只是盯着一堆变化并不多端的牌中的一张,就像让老鹰捕猎一只兔子一样,真是没有多少难度。
他可是与外表不相符,意外地胜负欲很强的呢。周泽楷眨眨眼。
他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再次摸了一张指令卡——这次倒是没让自己先看上一眼——然后摆在了视线的中心。
赫然的几个方正的大字:“句尾加上‘酸黄瓜’,保持三个回合”
“一号。”周泽楷点名。
“啊,真可惜呢,”江波涛摊摊手,“我写这个本来是想对小周用的酸黄瓜。”
“副队你写的吗?!酸黄瓜什么鬼啊,副队你喜欢吃?”杜明不解其意地问。
“也不是很爱吃。”江波涛坦然道,“只是刚好想起下午食堂配饭的咸菜里有而已酸黄瓜。”
“我记得还有豆豉青椒……”孙翔回忆了一下,突然接话,“那个咸得不行!还有那个腐乳怎么是甜的?!”
“S市地方口味嘛,习惯了就好。”方明华慈祥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可我还觉得咸的好吃……”孙翔碎碎念道,抱着双臂十分不甘。
“那就……下一轮了?”吴启问。
“嗯,下一轮。”周泽楷交出了自己手上的K。
“好平淡啊这一轮。”杜明搓着手掌,“突然不闹腾了有点不适应。”
“这次怪我没考虑周全。”江波涛主动认错,“不过很快就有你闹腾的了杜明酸黄瓜。”
“副队,可以不要把我的名字和你的句尾词连在一起吗?”杜明诚恳地建议道。
“好的,杜明酸黄瓜。”
“我……”

在这一次的洗牌过程中,周泽楷也依然盯着那张K看,只是最后抽牌的时候却拿了另外一张。
“小周?你不是……酸黄瓜?”江波涛看见牌面上的人像时愣了一下。他之前发觉周泽楷在盯着牌堆看的时候,就觉得他想并且会抽到国王,自己也没什么指望,因此真正抽到后不由得开始自我怀疑。但当他看见周泽楷弯弯的笑眼后,又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图。
小周也想被命令,想真正参与进游戏啊酸黄瓜。他低头笑了笑。我们都忘了,只当过国王的人是没有机会好好玩的啊酸黄瓜。
“江,你来抽。”周泽楷笑着对他说。
“好,那就我抽酸黄瓜。”江波涛一边想他刚才在心里说话带了句尾的酸黄瓜应该没问题,一边答应着抽了张指令卡,“啊?又有一张,真好。小周你几号酸黄瓜?”
“七号,怎么?”周泽楷老实地应了一声。
“好那我点七号了酸黄瓜。”江波涛微笑着亮出手上的卡——“句尾加上‘多毛的’,保持三个回合”
“副队你这太阴险了吧?!还带问的!队长都被坑了!”孙翔为周泽楷鸣不平。
“哈哈哈哈我的天啊这怎么还有一张!”吕泊远大笑,“副队又是你写的?!”
周泽楷却一副很沮丧的样子。
“小周怎么了?”方明华关切道。
“那张,是我写的……”他写的时候可没想到会用到自己头上啊。
“队长你写的吗?!”杜明显然吃了一惊,“多毛的是什么啊怎么跟副队的这么像?!”
“当时想不出,看了江的……”周泽楷慢吞吞地解释,“多毛的是……下午吃的荔枝。”
“哈哈哈哈那个毛荔枝吗确实好像是啊!哈哈哈多毛的!”吴启笑完又看向周泽楷,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严肃地问他,“队长你说一个试试看?”
“好的,多毛的。”
“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队长说了!联盟一脸的嘴里吐出了‘多毛的’这三个字!哈哈哈救命啊!”
“别笑,多毛的。”
“哈哈哈哈……嗯好的队长,不过你这是在叫我‘多毛的’吗?”
“没有,多毛的。”

视频17-11-23-4
“这也算是愿望实现了酸黄瓜。虽然我写的用到了自己身上,但没想到小周也学我写了一张酸黄瓜。”
“而且队长那张更劲爆啊哈哈哈哈!”
“说实在,我觉得随便来个人听到‘多毛的’这三个字,都不会想到是毛荔枝吧?”
“大方你居然在认真想这个吗?!”
“江,心脏,多毛的。”
“哈哈哈哈副队队长批评你了哦!还用多毛的来形容你哦!”
“我好受伤酸黄瓜。”
“副队,无论你说什么,带上这个句尾都像是搞笑了……”
“哈哈哈哈副队你可以和队长带着这两个句尾说相声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吴启你是要队长说相声吗大胆狂徒哈哈哈哈哈!”
“这两个人停不下来了……”
“那什么,我……能穿上裤子了吗?”

……
“终于轮到我了吗……”吕泊远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方明华点的号码,低头悲伤地看着自己眼前的那张指令卡,“先不说我,翔翔你今年多少岁了啊?还丑照五连这么幼稚的吗?!”
“哪里幼稚了?我不觉得啊!”孙翔瞪了回来。
这两个人还在争执幼不幼稚的问题时,另一边的五个人安静地观战。
“我感觉……有点冷啊……”缩在被窝里的杜明抖着说,“‘脱下自己的上衣’这个命令,不一定要连秋衣都脱了吧……?”
“不用啊。”方明华怜悯地投去目光。
“什么?!”杜明猛地掀开被子跳起来,又被冷得缩了回去,只探出半张脸看向方明华,“大方帮我拿下衣服谢谢!”
“好啊,”方明华伸手捞过杜明的里衣,却不给他,抓着衣服在上方晃来晃去,“不过要你自己来拿。”
刚伸出半条手臂想抢过衣服的杜明遭受寒冷的拷打又缩回了手。他将脸转向方明华,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大方……”
“别看了,没用的,你一点也不可爱。”方明华微笑着看着他,手上还晃着杜明的衣服,“也不帅。”
“……大方,你给我衣服呗?”
“自己拿呀小明。”
最后还是杜明狠下心嗷嗷叫着冲出被窝扑向方明华,吓得对方一下子扔了衣服,他就又跳下床抓起衣服然后火速钻了回去,在被窝里猥猥琐琐地穿衣服。
最后的三人在床边研究摄像机。
“江,这个。”周泽楷指了指其中一个视频,“要看。”
“小周?这可是那个吴启跳舞的视频哦,你要看吗?”江波涛诧异地看了一眼被周泽楷点出的视频,善良地劝告道,“对眼睛不好的。”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吴启从一角扑了过来,挡在两人之间,两只手按在摄像机上,“我不想再听一遍当时的音乐了!太洗脑了!”
江波涛看了眼吴启挡在摄像机镜头上的手,又看了眼吴启,最后还是决定手抖一下,打开了视频。
然后在下一刻,极具广场舞风格的音乐响了起来,不知名大妈的声音环绕在房间里,余音绕梁,吓得在场的所有人都静止了。
“啊……我又要忍不住抖腿了……”吴启强忍住泪水开始颠腿,“希望广大人民都再也看不到那个视频……希望我妈妈看不到我现在的样子……等下!你们都走开!以为忍笑我还看不到吗?!”
“噗哈哈哈哈!吴启你这个舞蹈很有风格啊!”杜明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看到视频后又差点把自己笑得滑回去。
“还说是……如蛇般妩媚吗?”方明华憋气憋得脸都紫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
“哈哈哈哈你那腰怎么扭成那样的啊哈哈哈哈哈!”孙翔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手指了下厕所的门,又说,“啊对了,吕泊远刚进去,现在应该快出来了……”
“我出来了。”话音刚落,吕泊远就有气无力地应了声,从厕所门的门缝中晃了出来,“孙翔,手机还你……”
“挺快的啊,我看下哈。”孙翔接过手机打开相册,翻了两下又开始笑,“哈哈哈哈我去这什么啊!”
“我也要看!”杜明挥了下手凑了过来,看了两眼也抱着被子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吕泊远你当自己是总裁的小娇妻吗皮都要磨没反光了哈哈哈哈哈!”
“还有这张!小美人鱼吗哈哈哈哈!”
“那这个就是长发公主喽哈哈哈!”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笑声,手机传到了江波涛手上,他看了两眼,严肃地评价道:“这不算丑照吧……”吕泊远顿时紧张地耸起了肩膀,就听见他继续说,“不过介于照片的搞笑程度,也算是过关了。”
吕泊远又一下子放松下来,他抬头想表示下什么,就看见江波涛虽然满脸严肃,两肩却在可疑地抖动。他指了指,“副队……你的肩膀……”
“哦,我太兴奋了。”江波涛镇定地按了把肩膀,“不要在意。”他又看了看表,“快到十二点了呢。”
“吧是吗是吗?快到了吗?”除周泽楷以外的人闻言都在下一刻扑到了江波涛身边,杜明还闪着星星眼不停地问“是不是快到二十四号了我的天啊好激动啊”。
周泽楷刚觉得自己可能要猜到发生什么了,就听见房间墙上挂着的时钟的时针“咔哒”一声移了一格,同时有烟花炸开的声音从身后的窗外传来。他转过身去看,却被满窗的色彩晃了眼。
“这是……”他有些激动地又转回来问,就看见他的队友们每人手上都拿着个互不相似的礼物盒,乱哄哄地挤到他面前。
“我当时就说一定要放烟花啦,不然没有气氛嘛。”吕泊远非常自豪地扬起下巴。
“你不说,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在庆祝平安夜了啊。”吴启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问题是我们不是不能提前说嘛。”
“那什么,我要申请下次换人提礼物。”方明华举起手投诉道,“我是老年人,差点累死我。”
“你还累!”孙翔跳脚了,“当时几乎所有礼物都是我提的好吗?!你就拎了个小袋子!”
“还有,礼物下次能不能换个地方藏……两秒拿出来我腰都要断了……”杜明虚弱地扶着腰。
江波涛顺手关了灯,让烟火炸开的光能够更明亮地落到房间里。他一手也把自己的礼物挤上了前,一手举着摄像机,在把此时整个房间里的烟火和人都摄了下来后,还转了镜头照了下自己,对着镜头笑着说:“在最后幕后人也要露下脸啦。”
然后他把镜头转向了周泽楷。屏幕里,不同颜色的烟火闪烁在背景的墙上,一层淡在空气中就又有一层覆盖上来,交交错错叠了一层又一层。缤纷的光在他的眼中扭曲变形,闪出了一个彩色的光圈,环绕在他漆黑如鸦羽又落满碎星的瞳孔外。他对着镜头想了下,最后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又很深切的笑容。

视频17-11-23-5
“队长,生日快乐!”
“队长,生日快乐啦!”
“生日快乐队长!”
“吴启你挤到我了……队长生日快乐啊!要开心地过生日啊!”
“队、队长,生日快乐!”
“翔翔你这也太僵硬了。队长生日快乐!”
“小周生日快乐呀。来看看镜头,生日了,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谢谢大家。还有……祝我生日快乐。”


哦哦哦我写完了!上上周就是期中考我还是写完了!
梗是来自毕业后我们宿舍在云南历经磨难后晚上在酒店玩的真心话大冒险,说是真心话大冒险其实没有真心话于是就改成国王游戏了……写之前还觉得很有趣的,写成这样我好羞愧……现在毕业了,我很想她们,如果她们能看到的话我就跟幸福了。
然后!这篇是全员向小周生贺,本来刚准备动笔是就想小周不怎么爱讲话戏份说不定很少……结果真的很少啊!明明是小周生贺却不是小周中心对不起!
其实我写全员是因为很喜欢轮回大家的相处氛围。原文里虫爹说大家心态好到可以拿首发席位来开玩笑,我就觉得这样的一帮人私底下关系一定很好,所以从那时候就心心念念轮回的日常啦!只是写出来是这样无趣我想都没想过……不过轮回的大家都那么可爱真好!
最后要说——我爱日常!虽然我不会写!
(每次都写这么长一段话根本没人看的啦笨蛋)

评论(1)
热度(22)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