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处敏感又脆弱,握紧的时候像是抓着一根草茎。我猛然醒悟——
啊,这就是幸福了吧?

恋爱的语言(周黄(起名真难,真的

#收银员小周×花店店主天天#

#我怕是只能写写生贺了#

#OOC预警!!#


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他一辈子!!(其实并没有跟小周抢x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趴在收银台旁,斜眼看着一旁的周泽楷面无表情重复着输密码取钱数钱记录的过程,直到把一叠钱数完,才如释重负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收好手上的钱,再继续数起剩下的钱。
真的不懂记账这么无聊的事他是怎么做得这么严肃认真的。黄少天换了个趴着的姿势,再次抬头看过去。
无聊又怎样,就凭周泽楷那张完美的侧颜就足以支撑起黄少天继续观赏的兴致。
空调房外七月的虫子因为燥热躲在树丛里不断地发出嗡鸣声,声声砸在耳膜上,令人心头不免有些瘙痒。一扇透明玻璃门之隔,黄少天趁周泽楷不备,猛地靠上对方肩头,蜻蜓点水地索取了个吻。

他和周泽楷都是在第十三赛季退役的,自那以后确定了恋人关系的他们就十分自然地在G市买了间房,开始了名正言顺的同居生活。
其实周泽楷那时完全没必要退役的,他的状态还没到下滑的时候,但周泽楷执意退役,黄少天也不好拦着。
这中间是有轮回内部的原因的,周泽楷没说,但黄少天怎么会猜不出来。轮回之前被称为“一人战队”,就是因为周泽楷过于华丽的技术,他如今这番举动,只不过是为了让轮回更快地培养起一枪穿云的下一代继承者,而不是一昧地寻找什么另一个周泽楷。
队长都不好当啊。当时推理出这些的黄少天是这么感叹过的。
两人倚仗着之前作为电竞选手时赚下的大笔存款悠悠闲闲地过了一年多,不习惯如此老年生活的黄少天就闷不住想自己创业什么的了。然后兜兜转转半年多,由周泽楷提议的一家小花店就慢慢操办起来了。
由于剑圣枪王的名气太过响亮,即使退役了也有大把人惦记着他们,每天都有些来膜拜他们的人来买上几枝花带回家供着,所以花店的生意倒也不差。
但其实来的最多的还是与两人相识的电竞选手们,几人一张桌子,看见黄少天一副想赶人走又不想在粉丝面前败坏形象的郁闷样就拍桌嘲笑,或是拽着周泽楷说些他不知道的黄少天的黑历史。
说实话,还挺热闹。

最近黄少天迷上了花语,每天都百度百科出各种花的各种花语,然后再拉着周泽楷一起看一些有关的故事传说。周泽楷也不好拒绝他的热情,只好陪着他有事没事讨论一下,尽他所能地保护好黄少天的小心灵。
“来来来周泽楷你看看这个!向日葵的故事,说是有个叫克丽泰的水泽仙女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结果阿波罗看都不看她一眼诶!她就每天看着阿波罗在天上飞来飞去,日渐憔悴,然后众神因为怜悯把她变成了向日葵,永远朝着太阳。所以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
黄少天十分有感情地向周泽楷转述完了故事,然后啧啧着看了看手机,转头对周泽楷感慨。
“那个阿波罗真是太过分啦怎么能这么不怜香惜玉呢?!还有那些众神我也无法理解诶!为什么一定要把克丽泰变成向日葵呢?为什么不是其他的什么花呢?你说呢?”
“因为,是向日葵吧?”
周泽楷抬起头想了想,答道。
“对哦阿波罗是太阳神来着!我居然忘了!绝对是因为最近PK的次数少了所以脑袋不灵活了吧?”
黄少天猛然醒悟过来后愤愤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却因为正在说话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疼得嘶嘶地倒吸起凉气。
周泽楷在一旁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到了,看黄少天眼泪都出来了,一下子心急如焚,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帮什么忙,好看的眉毛都快拧成一个死结了。
黄少天其实咬得也不是很大力,血都没出,见周泽楷这样不免有些感动加好笑。他深吸几口气,轻轻地抱了抱周泽楷安慰安慰他,就又开口说道。
“我觉得你就像是向日葵一样啊,明明是和本剑圣喜欢你一样喜欢着本剑圣的吧?但就没听你怎么说过啊!”
他有些不甘心地鼓起了腮帮子。
周泽楷被他的可爱打动得笑了起来,手指一下下地戳起黄少天鼓得圆圆的脸颊,惹得黄少天一阵面红耳赤。
“喜欢。”
他俯下身子,嘴唇紧贴着黄少天的耳朵低低地说了句。
“卧槽周泽楷你!我,我警告你,不要乱放电啊!”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垂边,果然黄少天又不免一阵赧然,捂着耳朵退开一大步,防范着周泽楷二次放电。
见他这副模样,周泽楷忍不住眉眼弯弯,笑得越发温柔。
他觉得自己就是向日葵啊,不善言谈,却这样爱着这个名叫黄少天,像太阳一样明媚耀眼的人。
要把这种感情,说出来的吧?说出来的话,这个人会不会露出那个和太阳一样明亮的笑容呢?

其实黄少天是很苦恼的。
他知道周泽楷很爱自己,非常确定,但他就是想多听听周泽楷这样对自己说。毕竟,哪个人不想听自己的爱人多对自己告白几次呢?
但周泽楷这个性格,就注定做不到这一点。而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像小女生一样扯着周泽楷的袖子可怜兮兮地要他多说几次。
想象了一下自己以那副样子说着“楷楷你说说你爱我嘛,多说几次,我想听”,就觉得堂堂剑圣还是拉不下这个脸,太酸了——
不是说周泽楷从没说过,他在和黄少天告白的那一天就有说过类似的话,但他终究是个行动派,更习惯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他这爱人做得称职无比,端茶送水面面俱到,只不过这还是无法满足黄少天的小小私欲。
这样果然太勉强周泽楷了吧?我可真是个自私的爱人啊。
黄少天想。
只不过......真想多听听周泽楷说喜欢我啊。
七月份的太阳公公十分卖力地在高空中四散着热量,空气都被热得颤抖出了鱼鳞般的波浪。
黄少天一手撑着脸,歪着头看着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一时看的出了神。

在这样悠闲的生活状态下,时光也是流逝得飞快,不知不觉就离黄少天的生日还只差一个星期了。
周泽楷还在纠结自己的表达方式,他想趁着这个机会让黄少天安心点,但左右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只能转紧时间偷偷准备些东西。
而黄少天比他更纠结。他觉得这个生日是个很好的机会,让他更了解些周泽楷对他的感情,以此来安慰自己他只是不会表达。但——要是周泽楷不懂他的想法要怎么办?不也不能让他知道吧?那样不就没意义了吗?
啊啊……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决定还是顺其自然。
于是两人各怀心事地度过了黄少天生日前的几天,但都感觉好像毫无进展。
真是苦恼。号称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大大也不由得苦闷起来。对于情感这东西,两人都是小新手,面对着名为“恋爱”的副本BOSS,只能一点点地摸索着对方的活动规律,然后一起面对。

一直到黄少天生日那天,周泽楷好像也没能做出什么举动,黄少天只好怀着一颗等待惊喜的心忐忑地等待着。
现在店里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周泽楷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无所事事地在店里闲逛,手里拿着个蓝色铁皮的喷壶晃晃悠悠地浇水。
周泽楷在干什么呢?他忍不住想。
事实证明人的想象总是有魔力的,当心中所想的事物出现的那一刻,总是带着奇迹的色彩的,一瞬间福至心灵。
所以当黄少天在看到玻璃柜台映射出的周泽楷推开门走进店里的身影时,总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城市中霓虹灯的光都集中在了这个人的身后,闪烁出眼花缭乱的光华。
他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就见周泽楷径直朝自己走了过来,在两人即将接触到的前一刻展开了双臂,将他结结实实地拥进了怀里。
黄少天一下子回过神来,放下喷壶,将两只手都搭在了周泽楷在自己身前交叠的手臂上,翘起嘴角调笑道。
“喂喂喂我说,我们的枪王大大什么时候这么孩子气了,一进门就要抱抱。好的正好本剑圣心情好,就勉为其难地允许你吧!”
他艰难地转了下身,打算给周泽楷一个回抱,结果刚转过头就看见一大束生机勃勃的黄色郁金香在眼前盛放着,花蕊上还有玲珑的小水珠。
“生日礼物。”
周泽楷的脸还埋在黄少天的颈窝里,声音闷闷地传出,说话间嘴唇蹭到了黄少天的脖子,他惊得抖了抖,连忙把周泽楷推开,换来枪王大大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
“周泽楷你别这样欺负人啊!你让让,挡着我看花了……噢噢很好看嘛!”
他低下头去看周泽楷手上的花:用缀满金线的蓝色丝带扎成了一束,中间还穿插着些小小的满天星,看上去非常用心。
“黄色郁金香是,你的笑容里盛满阳光。满天星……思恋。”
周泽楷把花束拿高了些,好让黄少天不用看的太麻烦。他有些紧张地看着黄少天,解释道。
黄少天知道他是在向自己解释这两种花的花语,但听到那两个饱含着送礼者爱意的花语被用周泽楷低沉磁性的声音说出,他就忍不住红了脸,心脏也在胸腔里上下乱跳。
“我喜欢你,喜欢。”
然后周泽楷又补充了一句。
——啊,我真是中了这个人的邪了。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认真又有点羞涩的神情,这么想到。
像是被困在了一个蜜糖做的小盒子里,一个小小的动作也会碰到盒壁,然后被甜到心里一颤。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脸上的表情一点点亮起来,觉得自己的思恋,应该毫无保留地传递出去了吧?
眼前这个人的笑容里,真的盛满了温暖而灼目的阳光啊。

“我喜欢你。”
“嗯。”
“喜欢你。”
“我知道。”
“周泽楷我真的喜欢你哦!”
“我也是。”

会因为一个人的各种举动在意得不行,被对方的感情甜腻到心惊,不期而至的表白分沓到来,胸腔里的那颗心在爱意酿成的糖浆中上下起浮,有什么东西在其中肆意生长,无需言明。
这就是,恋爱了吧。


我居然写完啦!!
看到百度百科上向日葵和黄色郁金香的花语时就觉得真的就是用来小周和少天的啊!!完全就是为了他们而存在的吧?!
于是就写了这个,希望能把周黄二人在恋爱中的各自的小小想法表现出来,就是小周虽然不常言爱但想到用花语来表达,然后少天被一下子甜到啦(•̀ᴗ•́)و ̑̑他们两个真是太好啦(*´ω`)o
本来是想九号再发的,但我要军训赶不上了……就提前发啦!祝天天生日快乐⸂⸂⸜(രᴗര๑)⸝⸃⸃
写完看了看,我果然,还差的远呢……根本看不懂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9)
热度(40)

© 十七十七穗诶嘿嘿 | Powered by LOFTER